基督教絕非壓抑女權的信仰

NEW17


【本報主筆】在教會,往往強調「才德女子」比鼓吹「女權主義」來得積極頻繁;即使教會沒把女權的議題視為禁忌,但大張旗鼓難免受到異樣眼光。

說來令人訝異,根據女權主義的歷史紀錄發現,最早的代表人物還是位墨西哥修女─瓊安娜‧英那思。從她寫的拉丁美洲史詩裡可以看出,她對當時男性要求女性遵守三從四德,卻毫不反省自身浪蕩荒淫的行為深表唾棄。

對聖經的普遍誤解

使徒保羅在兩千年前女性地位普遍低落的時代,就倡導「丈夫要像基督愛教會一樣愛妻子,夫妻要彼此喜悅」等石破天驚的觀念,證明把教會與輕蔑女性相提並論,根本是很大的謬誤。可惜的是,教會長年在夫妻相處的教導上太過強調女性要「順服」,以至在斷章取義的扭曲下被視為遏殺女權。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其實,女權主義在西方興起,有其特殊的背景。早期在男權主導的世界,女性被教育成男性的附屬品,只能取悅男人。她們沒有思考能力,也沒有受教育、工作及參政的機會。在十七世紀前,歐洲女性的地位仍然相當卑微,那時在英國的已婚婦女,除非丈夫給她權利,否則她的財產和人身完全屬於丈夫;甚至在某些國家,如果丈夫死後沒有遺囑,妻子的財產要給丈夫的親戚,自己和孩子則一文不取。

這種發展顯然和保羅強調「夫妻要彼此相愛」的教導背道而馳,也與箴言「才德的婦人」描述的景況天差地別。從該段經文看出,文中深受丈夫、旁人敬重的才德婦人,不但有工作、管理、社交的機會與能力,還能經濟自主、懂得應對,兼備智慧與仁慈,絕不是受到丈夫壓抑或只能對男性言聽計從的附屬品。而她展現出來的能力和權力,不正是女性主義最早的基本訴求嗎?

女性要先有健全心靈

對於絕大多數的女性而言,她們主張的權益絕不是排斥婚姻,而是認為男女在婚姻中都要協力付出,反對一味認為女性必須在婚姻中犧牲自我,成全丈夫與兒女。她們也不是拒絕成為母親,而是希望夫妻雙方將扶養兒女視為共同承擔的使命。

她們也絕不是非要工作、執著經濟獨立,而是期待在家庭與社會中有價值存在感,能持續關注家庭之外的社會活動,也可以持續成長、發展專長,與丈夫可以彈性地協調分工。她們更非想在職場與男性為敵,而是期望在公平的原則下,同工同酬,展現專業,奉獻能力。

平心而論,「才德婦人」和「女權」並不衝突。兩者都強調女性要先有健全、自重的心理與心靈,才能發揮個人的特質與專長,以健康的態度來服事教會、家庭或貢獻社會。在聖經中也明文記載多位聰明、自主、獨立的女先知、女士師和影響信仰至深的女性。她們的表現在在證明基督教決非壓抑女權的信仰。

勿墮入社會偏頗價值陷阱

需要審慎的是,談論女權(或人權)則要時時檢視是否因為過度計較、高舉,而忽略以「愛」為軸心的信仰真諦。因為無論男女,只要太在乎自我、太以本我為中心,就容易落入自私自利的人性枷鎖,失去「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九個聖靈強調的德行;甚至輕易被私心蒙蔽,陷於爭競、忌恨、惱怒、結黨、分爭、異端、嫉妒、醉酒、荒宴、姦淫、污穢、邪蕩、拜偶像、邪術、仇恨等血氣情慾。

再說夫妻相處,很容易涉及個人原生家庭的價值判斷,難有明顯的道德或是非對錯的界線;若一味要求平權,恐怕會讓家庭紛爭不斷。所以,按照聖經強調彼此相愛、忍耐、饒恕等教導,以聖靈的九個德行來化解無可避免的紛爭,絕對遠勝於為了平等,造成永無休止的爭吵!

另外,太多教會女性因為自我的要求過高,總覺得比不上別人或做得不夠好,或因覺得處於破碎的關係,而陷於痛苦的自責與自卑中。其實,女性爭取教育權、工作權與參政權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從自尊、自省中,學習自愛、自覺、自理、自治,而不要墮入社會偏頗文化的價值陷阱,總覺得自己不夠美麗、做的不夠多、總是少了什麼?最重要的是基於信仰,女性應該更坦然接受自己是上帝完全的創造,時時靠主「心意更新而變化」,不斷地學習成長和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見識。

男女相互欣賞彼此合作

放眼未來,隨著教育的普及與時代的轉變,女性無可避免地將擔負更舉足輕重的角色,所以,在婚姻家庭與職場上的女性角色問題,勢必需要教會更多的討論和釐清。

最重要的是,因為尊重女性權力,進而讓教會的男性女性,在以聖經為主的指導原則下,更能在互相尊重、相互欣賞、彼此合作、同心協力的氛圍中,成為社會美好的榜樣與模範。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