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約看家庭》亞居拉與百基拉這一家

3692_亞居拉與百基拉這一家

◎劉幸枝(衛理神學院教師)

經文:「問百基拉和亞居拉安。他們在基督耶穌裡與我同工,也為我的命將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不但我感謝他們,就是外邦的眾教會也感謝他們。又問在他們家中的教會安。」(羅馬書十六章3-5節)

保羅選擇獨身事奉主,但他看重夫妻之間的友愛敬重,在書信中不乏這類教導。筆者相信,在他身旁確有一對現成的模範夫妻,可以成為他在教導上的美好典範。

有關這對夫妻的描述,分別出現在六段經文的記載當中,兩人常一起被相提並論(參使徒行傳十八章2、18、26節;羅馬書十六章3節;哥林多前書十六章19節;提摩太後書四章19節)。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不管是夫唱婦隨或婦唱夫隨,我們常看到他們同心事奉的雙雙儷影。他們生前一起編織帳棚,建造主的教會,連死時都偕同殉道相隨;他們是屬天比翼鳥,地上連理枝。這對堪稱神國俠侶的就是亞居拉與百基拉夫婦。

神國俠侶同心建造主教會

公元四十九年左右,羅馬凱撒革老丟(Claudius)下令驅逐羅馬城的猶太人。有關這項禁令,史學家眾說紛紜。有一說是革老丟禁止人口暴增的羅馬猶太教徒公開集會;但更有可能的是,一些激進的猶太教徒對歸信基督的猶太人產生反感,以惹事生非的手段反對基督徒的宣教行動,迫使革老丟下令一視同仁地驅逐羅馬的猶太人。

這個禁令表面看來並不公道,卻成就了一段神國將才之間的友情。使徒行傳十八章2-3節談到了保羅離開雅典後,進到了同是亞該亞省的哥林多港都。在那裡,保羅「遇見一個猶太人,名叫亞居拉,他生在本都;因為克勞第命猶太人都離開羅馬,新近帶著妻百基拉,從意大利來。保羅就投奔了他們。他們本是製造帳棚為業。保羅因與他們同業,就和他們同住做工。」

亞居拉來自黑海附近的本都城,後來移居羅馬。他對基督的信仰是否根源於五旬節聖靈大澆灌的那次空前盛會,我們不得而知。但可確認的是,參與那劃時代一刻的人當中,有來自本都及羅馬的猶太僑民(參使徒行傳二章9-10節)。

使徒行傳十八章2節提到,保羅「遇見」亞居拉與百基拉之後,就「投奔」他們。「投奔」之意原指「主動的找上門」。可見亞居拉及百基拉在遇到保羅之前,已經是信仰穩固、靈命成熟的基督徒。他們是保羅主動邀請的同工,在日後形成合作無間的事奉團隊。

夫妻同為帶職事奉者典範

亞居拉與保羅都是以製造帳棚為業,織帳棚的主要原料來自皮革或是山羊毛。當時的猶太社群有慣例,教導律法的拉比對受教者不收分文。因此,他們必須培養一技之長賴以維生。保羅就是在這種背景下,選擇以織帳棚為業,成為「帶職事奉者」的典範!

保羅與亞居拉、百基拉夫婦,不僅信仰契合,連職業性質都一樣。身為異鄉同路人,他們一起寄居哥林多城一年半的時間,邊織帳棚、邊傳福音(使徒行傳第十八章11節)。

保羅在哥林多城期間,屢屢進入猶太會堂辯論,勸化猶太人及希臘人(參使徒行傳十八章4-5節)。想必這個過程,亞居拉及百基拉常參與其中,間接成為保羅潛移默化的「神學生」,奠定他們日後可以進一步向善於教導的亞波羅闡釋真理的基礎。

爾後,基於宣教的需要,保羅決定離開哥林多前往以弗所。使徒行傳十八章18節提到,亞居拉及百基拉一同陪伴保羅移居以弗所。以弗所是小亞細亞省份的重要城市,保羅移居之舉諒必有福音策略的考量。

以弗所與哥林多城同樣是重要的商港,今日遺址早因淤積而廢棄,但昔日曾是小亞細亞一帶最繁華的都會,而且城裡有數座香火鼎盛的神廟,尤以亞底米神廟最為知名,此廟當時已被冠上「世界七大奇景」的稱譽。

具備教導恩賜的女性

保羅在以弗所的宣教取得空前榮景。他分別在猶太會堂與推喇奴學房辯明真道,「這樣有兩年之久,叫一切住在亞細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都聽見主的道。」(使徒行傳十九章10節)。然而當地販售亞底米女神銀龕的店家與製作的工匠,因愈來愈多人信耶穌而生意蕭條。他們懷恨在心,策動一場暴動,幾乎要致保羅於死地。

保羅在以弗所長達三年多的宣教生涯中(參使徒行傳廿章31節),與他一起同工的亞居拉及百基拉必定是跟他同甘苦、共患難。他們不僅參與在保羅興旺福音的時刻,同時也有份於保羅在遭受逼迫的景況之中。

保羅在成為亞底米信徒的公敵之後,離開了以弗所,亞居拉夫婦正是他委以重任的同工,協助他在以弗所完成後續的工作,堅固當地教會。亞居拉與百基拉受人稱道的事奉,從亞波羅謙卑接受他們夫妻指教的事上也顯明出來。

一位來自北非亞歷山大的猶太人亞波羅,素來以口齒便給、講解聖經聞名。這麼一號傑出的人物,竟然願意謙然接受亞居拉及百基拉信仰的指導,幫助他在教導的事奉上更加有根有基。

根據使徒行傳十八章26節的記載,我們發現百基拉的名字竟然被放在亞居拉的前面。教父屈梭多模認為她是因靈性更優於其夫,而被放在丈夫名字的前面。但更有可能的是:在福音廣傳初期,百基拉因善於教導而博得早期教會基督徒的信任與敬重。

保羅在私人問候時,特別把百基拉的名字擺在前面,可知他肯定百基拉的事奉。百基拉是新約聖經明載,具備教導恩賜的女性。保羅在寫給提摩太書信,警戒婦女閉口一事,應該不是禁止婦女教導的事奉,而是杜絕似是而非的異端散播(提摩太前書二章12-14節;提摩太後書三章6-8節)。

亞居拉及百基拉大約在公元五十四年羅馬凱撒革拉丟過世後重返羅馬。公元五十六年左右,保羅在哥林多城寫信給羅馬教會時,舉薦了女執事菲比。隨後,他在25位問候名單當中,首先提名百基拉和亞居拉。可見當時這對夫婦是羅馬教會受人敬重的核心領袖,也有可能是保羅派駐羅馬教會的重要代表。

保羅信中提到:「問百基拉和亞居拉安。他們在基督耶穌裡與我同工,也為我的命將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不但我感謝他們,就是外邦的眾教會也感謝他們。又問在他們家中的教會安。」(羅馬書十六章3-5節)

初代教會時期,信徒的家庭往往成為福音生養的搖籃。我們從保羅的問安中得知,亞居拉與百基拉當時在羅馬已經開放家庭、設立教會,藉由他們牽線,保羅雖然還沒有機會接觸羅馬教會的信徒,卻可以在信仰的請益上,成為他們的幫助者。

保羅在寫給羅馬教會的信件中,特別強調亞居拉及亞基拉是「為我的命將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確實,從他們在哥林多同工時期到以弗所宣教階段,保羅不止遇到一次被暴民強拉公堂或是動用私刑的險境(使徒行傳十八章12節,十九章29節)。

面臨凶險 付上生命代價

即使記錄保羅行蹤的路加醫生將此事焦點集中在保羅身上,但我們不難想像在這些兇險的過程中,亞居拉及百基拉夫婦絕對不會缺席。或許正因如此,保羅稱兩人是為了他將自己生命置之度外的好同工,甚至無論是猶太基督徒或外邦基督徒的教會都因他們夫妻而蒙福!

亞居拉與百基拉跟保羅一樣,應該皆是巡迴各地的大公教會領袖。從保羅在殉道前夕,寫給提摩太的書信當中,我們得知這對夫婦後來又重返以弗所,成為年輕傳道人提摩太的同工(提摩太後書四章19節)。保羅寫提摩太後書時,已接近生命倒數計時的階段,他身陷囹圄等候發落。

不知是否亞居拉及百基拉在接獲此信之後不久,馬上離開以弗所而火速趕到羅馬?因為羅馬凱撒革老丟的繼任者尼祿天性殘暴,恣性荼毒基督徒。公元六十四至六十七年之間,尼祿焚城後不久,便展開大肆搜捕基督徒的行動,保羅與彼得都在他統治期間殉難。

教會傳統流傳一個說法:擁有羅馬公民身份的亞居拉及百基拉在從以弗所返回羅馬時殉道,時間跟保羅殉道的時間相似,同樣是被處以斬刑。若此說屬實,那麼亞居拉與百基拉可謂神國俠侶、比翼雙飛;生前同心同行,死時同歇同息。新約聖經僅有的六處記載亞居拉及百基拉夫婦的經文,讓我們看到這對夫妻是看重真理教導的人。他們主動邀約亞波羅,補足他在真理上的缺塊;他們也期待保羅訪問羅馬教會,堅固弟兄姊妹的信仰與倫理實踐(參羅馬書十六章17-19節)。

這對夫妻不辭勞苦,願為福音在世上過一個帳棚人生;他們帶職事奉,各處遷移,曾經鞏固哥林多、以弗所及羅馬這三處國際都市的教會;他們開放家庭,成為眾聖徒聚會敬拜之處(參哥林多前書十六章19節;羅馬書十六章5節)。

他們同時也是保羅信任委託的同工,是年輕傳道的靈性導師;他們深化了亞波羅的信仰,並扶持年輕牧者提摩太在以弗所的事奉。這對神國俠侶,即使側身在宣教扉頁中,仍不失晶瑩閃亮,所發出的歷史跫音何等清澈。雖儷人日已遠,典型卻在夙昔!(全文完)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