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勸得動自己嗎?

3698_你能勸得動自己嗎?


◎殷穎(牧師)

有人說,勸別人容易,勸自己難,此言頗值深思;舉例說:有一位防自殺辦公室主任,曾多次勸導自殺者放棄自殺成功,但他自己後來卻自殺了。

八○年代,美國有兩位風靡一時,各擁有數百萬粉絲的電視佈道家,皆為牧師,後來也都在財、色上跌倒,二人所犯的罪,正是他們天天在佈道大會中警示聽眾不要犯的大罪,他們自己卻都犯了,皆導致身敗名裂,有一位還蹲入大獄。應為牧者之鑑戒。

思維敗壞造成禮的崩壞
保羅所說的「克己」也是中國儒家最重視的人生修養;《大學》中的三綱、八目凝聚成一個「誠」字,而這許多意識皆集中於修身;「自天子乃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大學〉一章)而修身首重「慎獨」,再進而為「克己」。

「顏淵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顏淵問仁。」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這就是「克己」的四非。將人的視、聽、言、行都捆綁起來,這樣才能合乎「禮」,否則便動輒得咎了。而這一切意識與行為都指向一個目標,便是要復「禮」。而「禮」當然是指「周禮」。孔子當時便指出,周之「禮樂」已經崩壞,故一生立志要復「禮」,而禮的崩壞,便是由人思維與行為的敗壞所致,所以才要提倡修身,慎獨以「克己」。

「己」豈是容易克的?
而孔子的「克己」是溫和的,不是激烈的,是要以道德勸說,勸導人要自我探討以慎獨「修身」,使之「復禮」。但孔子的「克己」卻一腳踢到鐵板上,因「己」豈是容易克的?人可以很輕鬆的勸說別人,但勸自己則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了。因人的最大仇敵正是自己。人可以輕鬆的攻訐他人,或勸誡他人,但如反過來對付自己,便無能了。

許多道德家對別人講道理,佈道家向他人傳道,都能收放自如,妙語如珠,但一旦要勸自己,便立刻瞠目結舌,語為之塞了。

儒家這個最高道德標準─「禮」已失落與崩壞,所以儒家才要動員三綱八目以努力校正思維意識,使之回復「禮」,但自古至今,卻皆未見奏效。

克己復禮為仁,所以要以「仁」的內涵來約束內心,克制人欲之衝動,使之符合「禮」的要求。以「四非」限制人外在的行為,這樣會達到「禮」之要求嗎?如然,中國早已成為禮義之邦,但實際呢?國人在世界各處旅行,處處都顯示出「禮」之相反榜樣,所以用溫、良、恭、儉、讓的方式勸導是行不通的。

法家以嚴刑峻法規範人欲
於是法家便上場了;荀子為法家的創始者,法家主張人性為惡,天性有常;「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意謂天體運行,有其常規,其規律早已客觀存在。非人可以變更。故主張「制天命而用之」,其系列邏輯思想,乃集先秦諸子之大成。韓非子則為法家之集大成者,他與李斯系出同門。秦國持其主張而能兼併天下,但韓非子卻死於同門李斯之手。

荀子之「禮論」,認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求之無度,便會發生爭奪,而爭則亂,亂斯窮。所以要規範人欲,必以刑與法度,禮才不會崩壞。要嚴格規範人欲以「禮」,只靠道德勸說,是無益的。必施以嚴刑峻法,節制人欲才能奏效。故「禮」即「法」。但嚴刑峻法,能挽回人的「禮儀」嗎?雖可行於一時,但卻無法長久。儒家與法家都要將人性納入禮儀規範,但最後也都無法避免「禮」的崩壞。

佛說無己 道說寡欲
對「克己」,佛家也下足了功夫,但佛家不僅是消極的「非己」,而是再進一步的「無己」:「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中國道家則主張清心寡慾,清靜無為,作「克己」的功夫。其極端行為則採取了辟穀與絕食,以抑壓肉身的欲求,當然也無效。而這種方式不正是基督教中世紀修道院中修士們以繩索自鞭,以禁食尋求「克己」的方法相若嗎?

人無論以道德勸說的方式,或苦待肢體的方式,都無法達到「克己」的目的,故以上這些意識與行為便都失敗了。「己」這個老我,正是保羅在羅馬書第七章中對人身體內存在的二律(肉體的律與神的律)提出之最有力的證據,也說明「克己」之無奈。

以主的寶血贖回「新我」
人對這個老我的「己」,既無法以道德勸說,也難以鞭策奏功,原本已經絕望了,但保羅卻篤定地發表了他對「克己」名言:「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哥林多前書九章27節)但這更將人弄糊塗了,他是如何攻克己身的呢?且聽保羅的陳述。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我不廢掉神的恩;義若是藉著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拉太書二章20-21節)哈利路亞!阿們。

原來保羅「克己」的鋪陳,正說明人用盡一切方法;無論是軟的,還是硬的,都克服不了這個「己」。因自己本來就是自己最大、最可怕的仇敵,因人的那個老我,早已完全歸順撒但,人的遺傳基因,都已為撒但充滿且宰制了。

所以哲學家、宗教家都奈何不了這個「己」(老我),只有將這個「己」與基督一同釘死在十字架上,讓它徹底滅絕了,再以主的寶血贖回「新我」,在人的身心中活過來,才可以「克己」。

所以人雖能用客觀的道德去勸說他人,但卻無法勸說自己。如保羅所最擔心的,人可以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如未以主的十架克服,悔改認罪,成為新我)反會被棄絕了。保羅這句話,是說給他自己聽的,也是說給一切奉主名傳福音者聽的。所以許多主的使者、牧人,其所宣講之道,可以拯救別人,有時候反倒救不了自己,所以被棄絕便是必然的結果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