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講堂三》在外邦人中傳講什麼?

3706_傳講什麼?


節譯:顧美芬(中華信義神學院兼任老師)

經文:「然而,那把我從母腹裏分別出來、又施恩召我的上帝,既然樂意將他兒子啟示在我心裏,叫我把他傳在外邦人中,我就沒有與屬血氣的人商量。」(加拉太書一章15-16節)

保羅在此表明:當他蒙了上帝恩召,上帝囑咐他去外邦人中傳講基督;保羅沒有與任何人商議就馬上前往阿拉伯,做他被召來做的工作!這段經文告訴我們,他是蒙了誰的教導,透過甚麼管道而得了關於恩典的知識以及受了使徒的職分。

熱血暴徒得恩典赦免
保羅說:「上帝既然樂意…」(加拉太書一章16節)。他像是在說:「這本是我所不配得的,因我為上帝的律法發熱心,卻不識好歹;事實上,我愚昧邪惡的熱心讓我瞎了眼,竟在上帝容許之下,一頭栽進無法無天的狂暴罪行中。我逼迫上帝的教會,作基督的仇敵,褻瀆基督的福音;最後,我還流了許多無辜人的血。我所當得的,是對於這些行徑的回報。

我卻在這樣狂暴的行為中,蒙了如此的恩召。理由是因為我這些狂暴的行為嗎?當然不是!而是發呼召、施憐憫的上帝,祂豐富的恩典寬恕赦免了我這一切褻瀆、狂暴的行為。並且對於我當時以為是最討上帝喜悅之事奉的那些可怕的罪,祂以賜我恩典、呼召我作使徒,做為回報。」

就是說:「只因上帝無量的恩惠,讓我這只能說是無賴、惡棍、褻瀆上帝、干犯上帝的人不僅僅得了赦免,還蒙祂賜予得救的知識、聖靈、祂兒子基督、使徒職分、以及永生。」照樣,當上帝見我們陷在同樣的罪過中,祂不僅完全出於自己的憐憫、因基督的緣故饒恕了我們的邪行與褻瀆,還更將極大的福分與屬靈恩賜沛然澆灌、淹沒我們。

福音是上帝從天降之道
注意使徒保羅多麼殷殷不懈地講論這件事。保羅說:「祂召我!」是根據甚麼呢?是由於他做為一名法利賽人嗎?還是由於他的生活聖潔無可指摘?或由於他的禱告、禁食、善工嗎?都不是。更不是由於他褻瀆、逼迫人、暴虐的行為!那麼是根據甚麼呢?單單只由於上帝的恩典。

這裡,你聽到上帝所交託給保羅的是怎樣的教義,就是福音的教義「將他兒子啟示在我心裡」,是關於上帝兒子的啟示。好,如果福音是關於上帝兒子的啟示(它的確就是),它就一定不會要求善工、不會以死亡威脅人、不會使人良心驚怕,而會把上帝的兒子彰顯出來—祂既不是律法也不是善工。

這種啟示上帝兒子的教義,不是任何屬於人的智慧或是藉著律法本身所能夠學到、教導、或指明的;它乃是來自上帝的啟示,先透過外在的道,再透過聖靈內在的工作。

因此福音是從天降下的上帝之道,也是聖靈的啟示,而聖靈也正是為了這個目的而被差來;然而這其中外在的道必須先來。就像保羅自己原先並沒有內在的啟示,直到聽見從天上來的外在的道,就是:「掃羅!掃羅!你為甚麼逼迫我?」(使徒行傳九章4節)。因此,他是先聽見外在的道,在那之後才有啟示、關於聖道的知識、信心和聖靈的恩賜。

勸人得著出於信心的義
看,保羅的遣詞用句多麼適切!

他說:「上帝樂意將祂兒子啟示在我心裡。」為了甚麼?「不僅為了要我自己可以相信祂的兒子,也要我將祂顯明在外邦人中。」那麼為甚麼不是啟示在猶太人中?你從這裡就看到保羅確切的身分是外邦人的使徒,雖然他也在猶太人中傳講基督。

保羅在此就如他所常做的,用極其精簡的文字,總括了他的神學:把基督傳在外邦人中。他像是在說:「我不把律法的擔子加在外邦人身上,因為我是外邦人的使徒。是傳福音給他們的人,不是傳律法給他們的人。」

所以,保羅全部的話都針對著假使徒;他像是在說:「加拉太人哪,你們沒聽我教導過律法的義或善工的義,因為那屬乎摩西,不屬我這外邦人的使徒保羅。我的職分與事工是把福音帶給你們,把我自己所得到的啟示同樣報給你們知道。所以你們不該聽任何教導律法的教師的話;因為在外邦人中,該傳的不是律法而是福音,不是摩西而是上帝的兒子,不是善工的義而是信心的義,這些才是該對外邦人宣講的東西。」(取材自馬丁路德1531年所講,1535出版的《加拉太書講義》(Lectures on Galatians),Luther’s Works Vol. 26,27。)

回應與思考
1.上帝樂意啟示給保羅什麼重要的信息?
2.保羅強調在外邦人中該傳的和不該傳的,我們是否讓慕道友認為信基督教很不自由?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