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界限 「武」出恩典

左起為學習輪椅武術的李志雄、開辦輪椅武術的李安東、因學跆拳道改變性格的周樹榮。


文字/Elaine 攝影/Chun Yiu

拳來腳往,是最普通不過的跆拳道訓練。對於不良於行的傷健人士而言,用腳踢出一招半式卻是無能為力。

李安東(Anthony,上圖中)在香港開辦輪椅武術,本只想為傷健人士出一份力,豈料輪椅武術不單改變了傷健學生,亦扭轉了健全學生的生命。而從跆拳道改掉依賴性格的周樹榮(Louis,圖右),以及因一通電話重回社會的李志雄(圖左),上帝皆以輪椅武術改變了他們的人生,讓他們勇於面對人生每個挑戰。

Louis:逃脫靈界枷鎖
Louis的父母學歷雖然不高,但他們對獨生子相當愛護,卻又同時讓孩子陷入無助與惶恐。

「由於我自小身體弱,學業成績又不太理想,他們很擔心我的未來,相信唯有靠鬼神才能幫助我。」Louis的父親將自己大部份的收入孤注一擲,讓他從小便接觸水晶、密宗、氣功等不同的靈界事物,純真的心境對靈界完全開放,奇怪的影像及聲音時常進入腦海,加上後天訓練及自個兒的幻想,Louis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到中學時期,我都是神憎鬼厭的,因為時常處於虛浮的狀態,專注力差又滿口靈異話語,到了會考自然考了零分。」

會考失敗讓Louis的父親更努力將兒子推入靈界圈子,以金錢找靈媒打通關係,為求讓Louis能成為靈媒的入室弟子。每天打坐、通靈、交鬼的生活讓Louis意識到自己被一股如黑洞的力量拉扯進去,「當看清力量的真面目,我不禁質疑,那種力量不是應該美好而滿足的嗎?為何會如此?」

滿腹疑問讓Louis想起身為傳道的姑姑曾向自己傳福音,「她跟我說過,世界是由上帝所造,世界是因愛而生。這跟我所見到的力量是完全兩碼子事,我所認知的世界是由情慾而生。我不斷思考,直到有天我通靈時,突然在虛空中聽見很多聲音在呼喚耶穌的名字。」

以往通靈時,Louis總會變得暴躁,認為周遭的人都是壞人,然而當他聽到那些聲音呼喚耶穌時,心裏從未感受過的平安油然而生。他開始對一直持守的信念產生懷疑,與此同時,父親因與靈媒打交道而傾家蕩產,家裏陷入嚴重的經濟困難,Louis遂向姑姑求助。

「其實姑姑一直有為我與父親能夠脫離迷信的囚牢禱告。她一口答應要幫我,亦要我到她家裏暫住,以脫離父親的束縛及靈媒的圈子。」

基督信仰帶來轉機
Louis離家後,開始與姑姑一起去教會,但踏入教會並非馬上能讓他與靈界一刀兩斷。過去的影像不時闖入Louis的思緒,腦中會出現靈異聲音及畫面,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差不多一年,逼著他需要尋求心理醫生的協助。

「檢查過後發現腦部一切正常,我才意識到這是一場屬靈爭戰,透過不斷禱告、靈修、呼求上帝,經過兩年多才慢慢好轉。」姑姑一直陪伴Louis,更為Louis重建價值觀,學習待人接物。十九歲那年,Louis決志信主,同時聽了姑姑的建議,找尋自己的興趣,最後他選擇了跆拳道。

「選擇跆拳道多少是受到父親影響,因為他自學武術。但我想接受正式的訓練。」參加過人數較多的興趣班後,Louis在一個同事介紹下認識了Anthony,自此跟他繼續學習。

Anthony安排學習跆拳道與輪椅武術的學生一同上課,這讓Louis找到堅持學習的力量。

「有時很多動作完成不了,不禁萌生放棄念頭,但見到學習輪椅武術的同學,身體縱然受到更多限制,卻不輕言放棄、享受過程,讓我沒理由放棄,激勵我堅持下去。」

轉化家庭的大能
跆拳道亦為Louis帶來性格的轉變,從過往依靠他人的學生,到現在能夠協助輪椅武術事務及解決問題,讓他學習成為領袖;同時也帶來工作上的突破,轉向從未接觸過的新行業。「在武術界我猶如白紙一般,不禁感到膽怯,但我向上帝禱告,祂將我放在這個位置,想必是讓我有能力去學習及跨過限制,就如學習輪椅武術的同學一樣。」

上帝的力量不只是為Louis提供學習跆拳道的機會,祂的大能足以轉化整個家庭。

Louis的父親在他信主後不久罹癌,並在病榻上回轉歸向上帝。「父親一直很愛我,雖然是扭曲的愛。起初姑姑帶走我的時候,父親有點不情願,因為我一離開,他多年的付出便化為烏有。而在病榻上,他抱持的心態就是多求一個神明的保佑。然而,以往父親相信靠一己之力能改變一切,到頭來發現並非如此,意識到唯有上帝才是出路,耶穌才是盼望。」最後Louis的父親在眾人面前認罪,並宣告自己是屬上帝的兒子,便領受到這份平安回天家。

以往Louis的母親一向順從父親,但看見他的轉變後,也決志信主,到處講述見證。「母親將我曾跟她說的一席話放在心上,『以往我們尋找了這麼長時間的神就是耶和華上帝。我們再不用跪拜、儀式來換取平安,只是單靠著祂,就能白白得到救恩。』上帝救了我們一家。」

3709_跨越界限  武出恩典1

Anthony安排學習輪椅武術的學生與跆拳道的學生一同上課,輪椅武術同學的努力讓其他學生深受鼓勵,更加勇於突破自己的界限。

志雄:輪椅武術使我走出陰霾
嬰兒時期患上大腦麻痺,讓志雄腳部受影響,自此不良於行。「回顧整個求學時期,自己都是受保護的。小時候我總是抱著一個觀念:這世界只有我一個是這麼可憐的跛子,不會有其他人像我一樣。」

曾就讀基督教小學的志雄,早已聽過耶穌的名字,對聖經故事也毫不陌生,然而他對聽到與信仰有關的一切都心存懷疑,總覺得是虛構的故事。中學二年級時,他遇到有人在街頭佈道,出於好奇心態,加上父親曾對自己說:「不良於行也不要緊,起碼要找一個倚靠,不論中國或是西方宗教也好。」志雄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去教會,並在聚會一段時間後受感動決志信主。

同一時期,志雄開始與不同的復康機構接觸,過往本以為世上只有自己那麼可憐,卻在復康機構遇到不少同路人,讓他開始想接觸更多。「為了不讓別人看不起,我會參與很多義務工作,卻得罪了許多人而不自知。」

中學畢業後,志雄面對世界的挑戰並沒想過會失敗,「那時自以為了不起,總將自己想得很高,其實能力根本不及所想像的水準。」失敗重挫志雄的生命,讓他跌入黑暗的幽谷,將自己關在家裏四年。

「那時每天都被爸爸用粗言穢語罵醒,起床後只是吃、睡、打電腦遊戲。」日復一日的頹廢生活,持續到志雄有天突然收到一通復康機構的來電,才宣告終結。那正是一個邀請志雄參與輪椅武術的電話。

「對方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輪椅武術,我問那是什麼,對方說是類似跆拳道的活動。我不期然吐出自己的心聲:『什麼?我是跛的,我怎樣踢腳?』」志雄抱著緊張又玩票的心態,離開家門參與輪椅武術班,成為Anthony第一批輪椅武術的學生。教學過程中,Anthony不斷提點及教導志雄待人處事之道,也讓志雄開始學習肩負師兄的責任。

磨平性格稜角
學習輪椅武術的過程需要與其他同學磨合,志雄的自大感又開始作祟,讓他有時會與同學產生磨擦。「那時曾有個念頭:『我是第一批拿紅帶的學生,師父看得起我呢!你們也不是很受師父重用,沒有權利管事。』那個念頭最後讓我想控制整個輪椅武術班。」

身體的限制也為志雄的學習添了不少阻礙,先前使用手動輪椅已為他的雙手帶來損傷,得到腕管綜合症,更要接受手術。「那時出院一星期便要考黑帶,本只想抱著試試的心態去考,後來想起師父曾說過,考黑帶也是一種認同,便決定認真看待考試。」

當志雄將不足和軟弱交託給上帝,上帝便為志雄補足所缺乏的,最後志雄一次就考獲黑帶,2007年時更被香港再生會選為十大再生勇士。「再生勇士只是一個頭銜,我最希望讓其他人知道,身體限制讓我無法完成某些動作,但靠著自己的意志及上帝給我的智慧,讓我克服很多做不到的事。」

輪椅武術不但將志雄從谷底拉出來,他更因Anthony的緣故重拾教會的生活。「師父是基督徒,在他身上我會想重新找回信仰上的倚靠。」上帝不單感動志雄重新回到教會,更讓他有所感動為上帝參與事奉。「有弟兄告訴我,他是因為曾見我在崇拜時,坐著輪椅協助收奉獻袋,令他問自己:『坐輪椅的也願意為主事奉,為何我這個有手有腳的不去做呢?』我沒想過一個微不足道的舉動,原來會影響其他人的生命,這更激勵我積極投入為主作工。」

自言以往只是靠口呼喚其他人幫助自己的志雄,從輪椅武術體會到,唯有一手一腳盡力參與,才能活出上帝的樣式。

Anthony:與傷健學生共同成長
因中學時就讀一間校風不純樸的學校,Anthony為了保護自己,打從中二起便接受跆拳道訓練。Anthony坦言,自己並沒有任何學習跆拳道的資質或天賦,只是體會努力不懈也能達到目標的道理。

跆拳道背後的道理,為Anthony的人生信念打下基礎。「跆拳道不單為我建立自信,更讓我明白人生是輸贏並存。輸了才會有機會勝利,當身處低谷之時,要有能重踏高處的信心;當置身高處之時,也不忘提醒自己學懂收斂。」

完成學業後,Anthony到香港傷健協會任職活動工作員,開始與傷健人士接觸。「與他們接觸,發覺生活上自己輕易做到的動作,對他們來說其實相當艱難,讓我有感觸想幫助他們。」這樣的念頭不斷在Anthony的心裏蘊釀,直到他2004年訪韓時參與當地崇拜,才找到答案。

「講員講道時,有一群義工為聾啞聽眾做手語翻譯,我知道手語翻譯其實相當困難,他們不辭勞苦翻譯,給我很大的觸動,我問上帝:『到底我能做些什麼?』祂給我跆拳道這個答案,讓我決定開展輪椅武術教學。」

開展輪椅武術並非輕而易舉,為了讓不同的傷健人士參與,Anthony與其他師兄弟積極研究適合的武術,「我們為何不稱之為『輪椅跆拳道』?是因為我們不想讓跆拳道被侷限,因跆拳道很多招式都需要用到腳。我們設計的武術強調手部動作,到現在這套武術仍然不斷地調整,加入不同的新招式,讓學生可從中得到滿足感。」

Anthony更為傷健學生爭取到國際跆拳道聯盟亞洲會長的支持,讓他們能按跆拳道的制度去進行考核,獲得不同的段數資格,使能力獲得認同。

輪椅武術散發的光芒
廿多年的跆拳道生涯,為Anthony帶來許多磨練,他不諱言自己也曾迷失過。自2008年起,他決定薪火相傳,讓學生執教,2010年他接下香港跆拳道聯會總幹事一職後,便專注於行政工作。「2012年我領隊到江門探訪傷健人士,當中的互動讓我意識到自己並非想成為一個領導者,而是一個共同參與者,與學生一同成長。」2013年,Anthony正式辭任總幹事,專注發展輪椅武術。

對Anthony來說,傷健學生及健全學生並沒有任何的分別。「我希望輪椅武術成為學員生命的燈,帶領並培育他們成為正直的人,對社會及生命有承擔。」(香港影音使團提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