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人生》那婦人所尋求的…

Jesus


◎蔡忠梅(循理會全球華人事工中心主席)

經文:約翰福音四章1-42節

約翰福音第四章記載了一段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在井旁的對話,從耶穌一直繞著水、活水、喝了會渴與不渴的水…話題打轉中,我從心裡感受到的是:此婦人生命中最大的需要就是:滿足的愛。

撒瑪利亞婦人違反一般常理而選中午炎熱時走一哩左右的路出到城外打水,這反映出她受盡了鄰舍冷暖的待遇:她沒有朋友談心、她孤寂的過生活。主耶穌在耶路撒冷就看見了此婦人不見容於社會大眾、街坊鄰里。

聖潔的愛使人脫離挾制
按猶太人的生活慣例,當他們要前往加利利時,通常不會直接北上穿過撒瑪利亞,而多半選擇往東越過約但河後再北上、再往西轉入加利利境內。之所以會如此走法,純係猶太人視撒瑪利亞人如狗,並不願意與他們有所往來。

這是歷史的悲劇:使同胞手足的血親關係,硬是因狂妄的政治因素而形同陌路,甚而不如牲畜:當所羅門王駕崩後,約四十歲的兒子羅波安繼位,幼稚狂妄,親小人、遠賢臣,而以「我的小拇指都比你的腰粗」,使泱泱大國一分為二,北方擁有十個支派,定國名為以色列,建永久都城於撒瑪利亞;南方則沿用猶大國名,只管轄了兩個支派。從此兩國國勢每下愈況、一蹶不振。

北朝在紀元前722年亡於亞述帝國後,亞述遷走所有以色列國中的精壯俘虜於其他地域,留下的老弱餘民則與被亞述移入的戰敗國俘虜雜居,如此數百年後,在此地繁衍的多元人口中,自然就被稱為撒瑪利亞人了。而對自認為血統單純的猶太人,再自然不過的會輕視他們,猶太人不再認撒瑪利亞人為同宗同族之人,從此不相往來。南朝猶大雖亦於紀元前587年亡於巴比倫,但因被擄七十年後約五萬人自被擄地返回耶路撒冷家園,而保存了單純的血統。

主耶穌是愛,祂愛的對象是不分種族、膚色、地域、言語、宗教、國家的;主耶穌是為全人類釘死在十架上、為拯救全人類。所以,當時耶穌刻意北上,途經撒瑪利亞敘加城,因為祂知道該地有一婦人和她的同胞需要救恩。主怎麼挽回這面臨人生極度窘況的無助婦人呢?祂非常有智慧的藉著「喝水」這個話題突破並解決了撒瑪利亞婦人的人生困境,並且使人脫離得真愛的挾制。

耶穌破除種族主義
一、耶穌藉喝水拆毀種族間的藩籬:
所有種族的人都一樣,無論處境多麼艱困,在面對敵人、對頭時,仍會自然展現出警覺的防衛力、同仇敵愾感。撒瑪利亞婦人也不例外,面對耶穌的請求,在種族意識下她回道:「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馬利亞婦人要水喝呢?」這樣的反應對任何人都是難題,在今天這21世紀的文明世界裡,君不見「種族意識」就是許多人之間、國家中引起劍拔弩張的罪魁禍首嗎?但主耶穌巧妙的開啟另一個話題,並且避開此危機。

二、使永不渴的活水突破傳統桎梏:
在耶穌談活水時,婦人立刻用她非常實際的傳統公認是祖宗雅各打的井,作為反駁耶穌話的有力證據。她說:「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裏得活水呢?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裏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她的問題提醒耶穌:你沒有傳統有利的人、事、物作依靠,你憑什麼給人活水?

雅各這位以色列人老祖宗是一千六百年前的偉人,他喝過的這井水才是活水,它也湧流不絕了一千六百多年,所以,這井自然日益深邃了,必須要夠好的打水器皿才能打上水,這些回應都是又好又尖銳的陳述。但耶穌的目的已達:喝了它一直會渴,只有主給人的才會不渴—不需靠工具、有名的人物!

唯有神的兒子能賜下活水
三、耶穌藉活水斷開罪惡的鎖鍊:
主耶穌接續下來的話讓此婦人動了心:「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以致於撒瑪利亞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可惜這婦人的說詞,停留在表面,她想要的也只是暫時解渴的目標,逃避真正應該面對的問題。

緊接著,耶穌就切入問題的核心所在,並且保留了撒馬利亞婦人因淫亂罪而失去的尊嚴,主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裏來。」耶穌真是好輔導者,祂的愛不是為了羞辱人,而是讓人有機會可以真誠的面對自己,並可據實的說出現有的光景。如主所料的,婦人馬上說:「我沒有丈夫!」耶穌沒有讓她再迴避、退縮的機會,主直截了當的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

婦人此時終於明白:「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這話是不錯的,她和猶太人都知道,先知就是聖潔公義的神在地上的代表者;他除為神代言外,還要嚴責罪惡和與罪同流合污的人。使她受害的就是罪,只有斷開罪的鎖鍊,才能重新恢復光明磊落的一生。

生命坦然是因罪得赦免
四、耶穌闡明敬拜神的真諦:
人的通病是面對真理和自己的罪行劣跡時,不是推諉塞責就是找理由顧左右而言他,此婦人也不例外,她再次將話題轉移到有關宗教信仰的難題欲引起辯論:「…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宗教問題是世間另一讓人棘手不已的難題,而且常會使情況愈演愈烈。

耶穌仍然堅守他不變的原則:要挽回這位受創又世故的婦人,使她經歷完全改變的新生命並活在真愛的生活裡。主耶穌僅告訴她敬拜真神千古不變的真諦:敬拜神不限地方、方式、動作,祂要的是—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祂。心靈是指在靈裡和真理裡(誠實原文是真理);所以,不是感性、不是動作,而是用真理—聖經神的話是真理是生命。祂也說過:「無論在哪裏,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裏就有我在他們中間。」(馬太福音十八章20節)

最後這個婦人留下水罐子,往城裡去,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嗎?」撒瑪利亞婦人如何得到主的拯救,從這幾句話知道,讓她心悅誠服的不是種族、傳統、宗教答案,而是罪的問題得赦免,以至她坦然的告訴眾人,主耶穌了然她的一切,她從此可以不再懼怕眾人也不再在罪中活了,因為她得到真愛─讓她生命滿足、不再渴的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