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唱讚美詩的乞丐

屏幕快照 2018-09-27 上午10.51.42


◎一勤

他叫王正強,是個盲人,來北京是為了乞討。聽說這兒能賺不少錢,便跟著一個瘸腿老鄉過來了。他倆租了一間地下室,昏暗的屋子裡只有一組上下鋪,算是他們在北京的家。老鄉李喜跟他說,到時一起出去,裝作兄弟倆,因為這樣更讓人覺得可憐。

異鄉討錢難啟齒
頭一次來到北京地鐵裡,那喧鬧和擁擠讓王正強緊張又恐懼。這麼多年都在農村,過去耳邊傳來的是隻言片語的說話聲,更多的是鳥叫和犬吠,忽然兩耳灌滿了嘈雜,夾雜著地鐵開動的呼嘯,他一直顫抖,緊緊抓著老鄉的胳膊。

他不好意思伸手,更不敢開口,臉上一陣熱。聽老鄉一直說著:「可憐可憐我們兄弟倆…」他越加無地自容。那天回去,他們確實討了卅多塊錢,李喜雖然怨他不敢開口,還是分了十塊錢給他。

這之後的幾天裡,他依然不敢開口,再接老鄉分給他的錢,心裡也覺得羞愧。

那天他又空手出了地鐵,正要跟老鄉說,不料李喜先說:「他們可真有辦法,我想到該怎麼做了!你嫌是要飯,張不開口,唱歌不就行了嗎?大家聽了你唱的,覺得好聽給你錢,這就是賣藝了!你看他們有的是拿音響在放,咱們先不買那玩藝兒。你唱得好,這樣更容易感動人!」

他聽了有些不知所以,茫然地點頭。

3720_《短篇小說》唱讚美詩的乞丐

地鐵賣唱心開懷
老鄉特意為他選了一首很悲涼的歌,叫《四季流浪》。第一天賣唱時,他唱得結結巴巴,因為緊張,總是氣不足。他堅持著,唱得口乾舌燥,喉嚨啞的直走音。然而效果很好,那天他們要的錢是平時的兩倍,足足有一百廿塊。

打這天,正強賣起了唱,一天天過去,他越唱越好,甚至越來越投入,要來的錢也越來越多。這些天裡,他心情很好,每天錯開上下班的高峰期進入地鐵,好像正常人上班似的。

直到有一天,他正專注地唱,聽到身邊有人說一句:「騙子,假瞎子!」他立時唱不出聲來。打那天,他有些不願去了,但為了吃飯也不得不去,然而唱得不再那麼有感情,要到的錢也逐漸少了。

唱詩效果超乎想像
這天,正強找藉口說嗓子疼沒去,一個人在昏暗的地下室,坐在床頭發呆。

他想家了,輕聲唱著那首歌:「秋季流浪的人歸來,大雁飛成排,眼望處處五穀香,難把頭來抬…」唱著,他哭了。

忽然一陣下樓聲,他聽了出來,是李喜,趕緊擦著淚水,摸著帶上墨鏡。

李喜進門,又是一陣興奮的聲兒,說:

「正強,我找到一個新辦法。你聽這個!」

李喜拿出手機,一首歌曲放出來,正強聽著心頭一軟,覺得那歌兒好美,已經唱完了,他還在回味。

李喜滿臉都是笑,坐到正強一邊說:「這天我去地鐵裡,看到一個沒腿的傢伙拄著拐,拿著個小答錄機一直放這首歌。我就悄悄跟在他後面,你猜怎麼著?給錢的很多!」

「可能人家唱得好聽吧。」

「不是!」

「那為什麼?」

「你聽我說啊,後來我看他出地鐵休息了,就跟上去問他答錄機從哪買的,那小子不告訴我。我又問他那是首什麼歌,他才勉強告訴我是首讚美詩。我再問他,他就不說了,我等他進地鐵後,又跟在他後面,偷偷地錄了下來。他不是不說從哪買的嗎?我錄下來讓你學會不就行了?」

李喜說著又放一遍,正強細細聽著:

「這世界有個千年不變道理,那就是耶穌愛你。在世上沒有任何的逼迫患難,能使我們與神的愛隔絕…」

聽著,正強濕了眼睛,心裡一陣莫名的感動。

後來,正強學會了這首歌,再去地鐵裡賣唱時,果然得很多錢,足足是以前的一倍。他倆都驚奇,這到底是首什麼歌?

詩歌來源引人好奇
接下來幾天的收入,遠超過他們預期。後來,他們又遇到了那個斷腿的乞丐。李喜見那個乞丐要下車,拉著正強趕緊跟上去,攔住他說:「兄弟,又見面了,這個你拿著!」

李喜塞給他廿塊錢,那乞丐本不願理他,見有錢塞來便樂意收著,不像上次那麼排斥。

李喜和顏悅色地問:「兄弟,你放的這首歌是什麼來頭啊?」

那乞丐收了人家的錢,也只好說:「這是首基督教的歌,別的我也不知道。」

那乞丐丟下這句話,不管李喜再怎麼套話就是不肯說。李喜只好作罷。好歹問到了一句,之後李喜找著機會便問人什麼是基督教的歌,從哪可以學?後來終於有人給他指了一個地方。

那天,李喜特意休息一天,帶正強來到一個社區。李喜看著手心寫下的地址,找到一處樓下,面對著緊閉的門禁作難了,「這怎麼進去啊?」

李喜胡亂擺弄著門禁一邊的數位按鈕,正強指著上面說:「你聽!」

李喜抬頭望,兩人一齊聽著樓上傳來的歌聲,都靜了。

片時,李喜說:「應該就是這個,他們估計已經開始了,正好下面也能聽到,沒必要進去了。」

李喜拉著正強來到樓底下,兩人坐下,一個開心地錄,一個靜靜地聽,只聽上面唱著:「這裡有神的同在哦,這裡有神的言語…人生像黑暗內沉睡,人生像斷鳶經風吹…主是道路、真理、生命,祂為你背十架…使瞎眼看見…」

直到開始傳來說話聲,李喜滿足地關了手機,拉著正強站起來說:「大大超出我的預想,一下錄了四首,這下你有的學了!」

李喜拉著正強走了。正強不時回頭望,回望的淚眼似看到了什麼。

從天而來的感動
很快,正強把新聽到的四首歌全學會了,在地鐵裡輪流著唱,他們的收入也果然越來越多。後來他們起了爭執,起因是正強還想去那個社區裡學歌,可李喜認為夠了,不想再浪費時間。

正強一連說了幾次,李喜都不同意,他急了,便不再唱。李喜雖然老大不願意,還是把正強帶了過去,扔下一句:「我十點來接你。」

正強又坐在樓下,聽著聽著,眼裡便浸了淚。歌曲已唱完,他還在聽,似是從天上來的聲音,說著:「神愛世人,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是本無罪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祂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都如羊走迷…」

正強聽得呆了,恍然明白這些天來他唱的是什麼,一陣陣感動上湧,他哽咽吞聲。

直到上面靜了,正強又坐了很久,起身走了,彷彿眼前有一束光帶著他,是一種異樣的平安。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