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講堂七》義人必因信得生

3722_義人必因信得生
遵守律法就是去行律法所命令的事,不只是外表的,也是屬靈的,也就是真誠地、完美地去做。但我們到哪裡去找一個這樣遵守律法的人呢?


節譯:顧美芬(中華信義神學院兼任老師)

加拉太書三章10節:「凡以行律法為本的,都是被咒詛的。」行律法的人可分兩種。一種是以行律法為本的人;保羅在這整卷書中都在發議論反對他們,與他們對敵。另一種是以信為本的人,我們稍後會討論這種人。以行律法為本,是與以信為本完全相反,有如魔鬼與上帝、罪與義、死與生那樣相反。倚靠律法的人是想藉律法稱義的人,有信心的人是信靠上帝之人,他們相信惟獨因上帝的憐憫,人才被稱義。

世上無能完美遵守律法之人
凡思考「遵守律法是什麼意思?」的人,就很容易明白遵守律法就是去行律法所命令的事,不只是外表的,也是屬靈的,也就是真誠地、完美地去做。但我們到哪裡去找一個這樣遵守律法的人呢?

三章11節:「沒有一個人靠著律法在上帝面前稱義,這是明顯的;因為經上說:『義人必因信得生。』」這立論來自先知哈巴谷的見證。好像保羅這樣說:「為什麼需要很長的辯論?我在這裡建立一個先知很清楚的見證,這是沒有人可以找碴的:『義人必因信得生』。如果因信,就不因律法,因為律法不是因信。」保羅解釋「信心」一詞,是用信心獨有而對立的意識來解釋。

詭辯派一如往常準備好要規避聖經,對這段經文找碴:「『義人必因信得生』,也就是藉著一種主動的、有功效的、由愛『塑造』的信。但如果是一種沒有形式的信,就不能稱義。」面對三章12節:「律法原不本乎信…」詭辯派說:「如果義人的信是有形式的,就必得生。」保羅卻這樣說:「律法原不本乎信。」

稱義與生命的基礎是信
律法是什麼?不也是愛的誡命嗎?事實上,律法命令的無非就是愛,如經上說:「你要盡心、盡性等等,愛主─你的上帝」(馬太福音廿二章37節);又說:「愛我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申命記五章10節);再說:「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馬太福音廿二章40節)。因此,如果律法命令要去愛,與信心有衝突,那麼愛就不屬於信心。

保羅以這方式清楚地駁斥詭辯派捏造的「形式的信心」,保羅把律法放一邊,他只針對信心說話。一旦律法被放在一旁,愛也就被放在一旁,以及一切屬於律法的也被放在一旁,所留下的就是信心,信心使人稱義,使人活過來。

在上帝眼中,除了信徒沒有人可以得到稱義與生命,就是這麼簡單,信徒得到稱義與生命的基礎是信,不需要律法。

律法不是去相信什麼。律法的行為也不是信。應許不是用「行」抓住的,只能用「信」抓住。只說:「行這些事的,就必因此活著。」我把這段經文看為像基督所說的:「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路加福音十章28節),是一種諷刺或譏笑。「是啊,就去做吧!」

三章13節:「基督既為我們受了咒詛,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因為經上記著:『凡掛在木頭上都是被咒詛的。』」

基督背罪卻成為世人的安慰
保羅在文字的使用上非常謹慎,並且講起話來十分精準。他並沒有說耶穌是為了自己的緣故成為詛咒,而是說祂「為了我們」成為詛咒。因此整個重點是在「為了我們」。因為基督以祂自己的位格而言是無罪的;因此祂不應該被掛在木頭上。

但是按著律法,每個罪犯都應該被掛起來,因此,按摩西的律法,基督自己應該被掛起來;因為祂背負了罪人及罪犯的位格─而且還不只是一個,而是世上全部的罪人及罪犯。正如以賽亞所說的:「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五十三章12節)

這是我們最大的安慰,基督被包裹在我的罪、你的罪、全世界的罪中;看哪!祂就是以這種方式背負我們所有的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要頌揚「稱義」的教義,對抗那靠律法及行為稱義的教義:如果全世界的罪都在耶穌基督一人身上,那麼這些罪就不在世界上了。

相反的,如果這些罪不在祂的身上,那麼就應該仍在世界上。「感謝上帝,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7節)(取材自馬丁路德1531年所講(1535出版)的《加拉太書講義》(Lectures on Galatians),Luther’s Works Vol. 26,27)

思考與應用
1.愛與信有什麼區別?我們因什麼得救?
2.義人必因信得生,你常因為愛心不夠,覺得自己不是義人,這樣的思想正確嗎?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