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不悔》從軟弱到委身

Hands of young people close up on sunny nature background


◎穆淑媛(台南市新和教會會友)

還記得當年剛到台北,沒認識什麼朋友,抱著交朋友的心情,我忐忑的去了台北畢契。這個團契與我以前在教會的感覺完全不同,除了輔導蘇桂村哥哥帶領的查經堪稱一絕,總叫參與者欲罷不能外,還安排各類生活化的聚會,讓我這位從鄉下來的長老教會第四代信徒開了眼界。

曾視小組聚會為畏途
台北畢契不僅開啟我的信仰之門,更加深、加寬了我的生命境界。猶記得剛到畢契不久,輔導傅姊邀我參與服事,我誠惶誠恐的以各種理由一再推辭,但她要我回家禱告再決定。

老實說,那時的我幾乎不敢談屬靈光景,也不懂怎麼禱告尋求,最後,經傅姊苦口婆心的力邀,終於答應做我最熟悉的司庫工作,因為我在銀行工作,駕輕就熟。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剛進團契小組時,因為跟大家不熟,大都避重就輕的分享,不敢敞開自己,尤其是每次聚會後的禱告時間,真是不習慣與別人雙手緊握一起禱告。最令我感到沮喪的是,我的禱告總是詞不達意而草草結束,常在禱告結束後緊張到面紅耳赤,而恨不得有個地洞鑽進去。

因此,我常視小組聚會為畏途,常有想逃的念頭。但只要偶爾缺席,家長及小家員們會輪流打電話關心鼓勵,我從推託工作忙碌、臨時走不開,或是以回鄉探親等理由為說詞,不一而足,一直講到自己都不好意思缺席了,這才發現,我已經不知不覺習慣了小組員們的關心,漸漸把這個小家當成自己屬靈供應的家,也樂於與人分享自己的喜樂憂愁。我也慢慢的在彼此代禱中學習如何禱告,不單是為自己,也懂得為小家肢體們及他們的家人代求。

當我的信心漸漸在團契真理的教導中被建立,愛心不斷被契友們真誠無偽的關懷所激發時,我就願意委身在更深更廣的服事中,敢於接受小家長的服事,那是我加入台北畢契的第三年。

契友患病被愛網包圍
有一件事,至今仍難忘懷,就是我的小家員月雲姊,曾因腎結石而進入醫院治療。當時她的孩子還小,她的先生實在分身乏術,團契姊妹們就排班請假輪流照顧她,有空的姊妹也會在下班後帶些補品去探望她,讓她好生感動。

沒想到,月雲姊在治療過程中引發急性腎衰竭,進入加護病房治療,輔導施哥夫婦接獲消息之後,馬上發起廿四小時禱告網,由弟兄姊妹認領代禱時間,全體契友為她迫切守望禱告。而我,實在是捨不得我親愛的姊妹及她的家人受苦,就在她進入加護病房當晚,決定為她禁食禱告三天。

這是我第一次操練禁食禱告,原本我的體質是稍微覺得飢餓,就會全身顫抖,必須趕快進食才能緩解,但奇妙的是,除了禁食的第一天覺得有點虛弱難耐之外,竟然沒有顫抖的現象。中午同事們到餐廳吃飯,我則躲到會議室的角落沙發,為月雲姊切切求告神,求神憐憫醫治她。

月雲姊住院期間,醫院曾發了三次病危通知,然而我們卻愈發迫切代求,記得當時神給我一段經文,詩篇四十一篇3節:「他病重在榻,耶和華必扶持他;他在病中,你必給他鋪床。」因此我深信,神必醫治月雲姊。

神果然垂聽了眾人的禱告,月雲姊得著全然醫治而痊癒出院。她每逢想起那一段生病住院的日子,總是滿懷幸福的感謝上帝和弟兄姊妹的愛,至今仍津津樂道當時被愛網重重圍繞的甘甜,我們也一同感恩並歸榮耀給主。

我們原是「祂」的工作
如今,在經過廿幾年在台北及國外的工作,我申請回到我的故鄉服務,回到我信仰的發源地─我的母會,一個在台南偏僻鄉間137年之久的老教會。當教會牧長要推動小組,我在畢契的服事經驗用上了,我投入了教會小組的服事;教會推動五年芥菜種轉化計畫,我參與靈修禱文的撰寫,此外,也參與帶領敬拜讚美的服事。

回首來時路,我深深感覺,如同哥林多前書十五章10節所說的:「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並且祂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

那些年,在畢契聚會的溫暖一直流串到今日,當年曾經手牽手,心連心跪著流淚禱告的同工們,至今仍是在靈裡互相提攜的重要夥伴,輔導施淵泉牧師夫婦仍然持續透過LINE群組餵養我們。

「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二章10節)原來,真正使我們願意擺上自己為福音效力的,是那位全能神的膀臂;凝聚契友們在一起彼此建立、互相幫補的,是耶穌基督那全勝的愛。那些日子,依然活現在我的生命中,我的青春有幸參與了那些時光,至今仍不斷在反覆咀嚼那恩典的滋味。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