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蒙恩》祂拔掉了我的眼中釘

Objects on workplace


◎吳錡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廿三篇4節)

多年以前,偶然間發現我的右上眼瞼多了一層小小的半透明薄膜,起初以為是未清除的分泌物,後來發現它確實想賴著不走;因為不痛不癢不礙事,我就讓它暫時居留,咱們和平共處了好一陣子。直到發現它從薄膜壯大成了一公分左右俗稱「針眼」的瘜肉時,我才開始有拆除違章建築的念頭。

右眼瞼多了「違章建築」
那天早上,我例行前往醫院抽血,利用空檔看眼科門診,醫師檢查後輕鬆的說:「殺一下就好了。」乍聽之下令人吃驚,再想一下可真生動,好一個「殺」字,提高了瘜肉的身價,也擴大了手術的聲勢。

後來才明白,醫師說的「殺」字是英文Surgery, 手術的意思,畢竟我要被切除的,只是上不了檯面的小腫瘤,因此在門診時三兩下就清潔溜溜了。回到家還向妻子炫耀:「一個上午辦了兩件大事。」

不料沒幾個月,我發現違章建築有原地重建的跡象,懷疑第一次手術沒有趕盡「殺」絕,給餘孽留了活口,以至今日捲土重來。我決定另請高明、轉移陣地、擇日再戰,不相信擺不平這小小的「針眼」。為了方便,我就近在辦公室轉角以眼科出名的醫院看診。經過與上次相同的手術,我輕鬆的回了家。

年近古稀的人對於「事與願違」這事是不陌生的,但面對我的「針眼」一而再,再而三侵犯時,是令人難以忍受的。不能信,也得信,離上次手術沒幾個月,它又冒出來了,我不得不做第三次手術。

所謂事不過三,我已動過三次手術,心想「針眼」的事應該告一段落了吧?雖然家人說我個性頑固,難道頑固人所生的「針眼」也一樣頑固嗎?答案:是的!因為它又驕傲的在原地示威了,它頑梗的超出我理解的範圍。

更意外的是,在第四次手術時,醫師取了檢體去化驗,結果我獲得一紙轉診單,註明是我的腫瘤細胞不安定,有病變的現象,必須前往有「眼矯科」的醫院進行後續事宜。我當時有種被扔進沙漠的感覺,茫茫然。

肇事禍根化驗出癌細胞
同事們知道我得的「針眼」非比尋常,其中有位眼睛開過刀的前輩告訴我,「宇宙光馬禮遜學園」的副秘書長,也是愛心合唱團成員之一的魏外揚老師,其公子魏以宣正是此專科醫師,然正在美求學,將於六月底返台。

感恩啊!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因為全台只有三家教學醫院設有「眼矯科」,我相信這類專業醫師該為數不多,我幸運也輕易地在摸不著頭緒時有了正確的方向,這不是偶然,我確信上帝在引領我前面的路。

魏醫師年輕英俊、溫文儒雅、自信、專業,門診時讓我直覺他能幫我終結與右眼瞼的恩怨。我準備下週進行第五次手術。

手術一切順利,在我離開手術台前,魏醫師拿了個裝有棉花的透明塑膠罐給我看,裡面有剛切下來的小腫瘤,及一顆比芝麻粒還小的黑豆,我猜它就是肇事的禍根,但我沒問醫師,心想它已被驅逐出境就算了,我原諒它,但醫師告訴我要做化驗。我以為這是一般程序,不以為意,認為連根都拔起了,還會有後患嗎?

隔週再回門診,魏醫師以一貫親切鎮定的口氣告訴我:「化驗結果出來了,是癌細胞,叫作『眼瞼皮脂腺癌』。」接著就畫圖說明,我將要接受手術的部位及可能遭遇的情況。我當時有種好奇超過不安的感覺,以為自己是世上第一個得這種怪病的人,後來知道我非台灣首例,前輩大有人在。

何竟三年經歷兩次危機?
當醫師提醒我右眼的傷口大於1公分,可能得從左眼移植一些皮膚填補時,這下我緊張了,我擔心的不是老臉將遭破相的命運,而是我變臉後跟護照的相片有落差,將來出入境會有麻煩。這麼擔心是有原因的,因為當時我和妻子為了慶祝結婚四十年已報名出國旅遊,訂金都繳了。但有醫護經驗的她,當機立斷取消這次行程,她提醒我「腺癌」是會轉移的癌細胞,在不知它來自何處?或它已遊牧何方時,變數是很大的。她多年前在醫院急診室訓練出來的經驗此時派上用場,我順服。

門診時,魏醫師安排我下週住院開刀,進行我右眼瞼的第六次手術。因為之前宇宙光製作的「紀念馬雅各史詩音樂劇」於同週首演,任職導演的我沒有缺席的理由,故不得不順延。期間除了對薄薄的右上眼皮有所虧欠以外,其它生活作息一切如常,不但沒有恐懼與驚慌的感覺,反有一種說不出的平安與我同在。

有次在晚宴席間,好友知道我將要住院開刀的事情,驚訝的問我:「何以三年內竟經歷兩次危機?」因為三年前我曾心肌梗塞、死裡逃生。我笑著說:「因為上帝要我為祂做見證。」

開刀前一週,首場音樂劇順利演出完畢,當晚我與魏醫師連絡,希望處理右眼時,也順便處理左下眼瞼尚未成形的小細胞,妻子在旁提醒,希望術後能作頸部以上的斷層掃描,以確定癌細胞是否轉移。魏醫師在手機裡親切的回答:「沒問題!」並告訴我,他也是今晚音樂劇的觀眾,並對節目的演出給予高度肯定。當晚我睡了個好覺。

上帝的慈愛再次光照
我照預定的時間我去病房報到,在櫃台遇著了魏醫師,他細心的告訴我,一些與隔天手術相關事宜及術後安排好的頭部斷層掃描,正說著,妻子提醒住院資料裡有一張「斷層掃描」通知,時間與眼科手術同時。經魏醫師協調後,改為當日下午提前檢查。

感謝主!這巧妙的安排,讓魏醫師事先知道癌細胞的情況,轉移或未轉移,都會影響他手術的範圍。上帝憐憫,檢查結果出來,癌細胞尚未轉移,手術時可以使我右眼變形的程度減到最低。

住了五天醫院後,我的「眼中釘」終於被拔除了,一切生活作息恢復正常。回診時魏醫師對我傷口復原的情形很滿意,妻子好奇的問他,何以精準到只切0.4公分的皮膚?魏醫師謙虛回答:「憑感覺,感謝主!」

我以為魏醫師是以精湛的醫技與聖靈的感動外,還加上他有一雙鋼琴家的手,才能有如此完美的展現。

從發現罹患「皮脂腺癌」到完全被治癒的過程,讓我繼三年前心肌梗塞被拯救後,有上帝的慈愛再次光照的感覺。

「我來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十章10節)上帝再一次要我經歷死蔭的幽谷,是要我的生命更豐盛,祂要我在非基督徒的友人面前,證明我篤信的上帝確實存在,同時也向我基督徒的弟兄姊妹見證,當我經過死蔭幽谷的時候,上帝確實與我同在。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