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講堂十四》只誇十架作新造的人

3750_只誇十架


節譯:顧美芬(中華信義神學院兼任老師)

「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加拉太書六章14節)面對假使徒,使徒保羅來到憤怒的中心點,在激動中他爆出這些話,好像他這樣說:「假使徒靠肉體誇口是個討厭的病,我希望看到它埋葬在地獄,因為已經證明這毀壞了許多人!讓那些想藉肉體誇口的人與他們可咒詛的誇口一起滅亡吧!我所誇口的唯有一個,就是只誇基督的十字架。」

真基督徒的誇口就在基督

保羅在羅馬書五章3節中說:「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以及哥林多後書十二章9節:「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他在這些話語中顯示真基督徒的誇口是什麼。也就是基督徒的誇口、歡喜、引以為傲竟是在受苦、羞愧、軟弱的景況中!

世人不僅看基督徒為最可鄙的人,還憎恨、逼迫、定罪、殺害他們,好像他們在屬靈與屬世兩個範疇都是危險人物,換言之,像異端與革命份子。

但因基督徒受苦的原因不是殺人、偷竊或其他類似的罪行,而是為了基督,他們宣揚的是基督的賜福與榮耀,他們因自己的受苦與基督的十架得榮耀。他們與使徒們一起,並且「心裏歡喜,因被算是配為這名受辱。」(使徒行傳五章41節)。

「…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拉太書六章14節)這是保羅特有的表達:「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是,我把世界看為有罪的;而「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是反過來說,世界也看我為有罪的。「因此我們互相把對方釘死、定罪。我咒詛所有的公義、教義、世上的善工,如同魔鬼的毒液。而世界則反過來咒詛我的教義和我的行為,審判我為危險人物,異端、叛徒等等。」

保羅以這些話見證他恨惡世界;而世界反過來也恨惡他。他有如在說:「在我與世界中間,不可能締結任何和平。那麼我該如何呢?我該投降,去教導世界要我教導的東西?不,我要以嚇不倒的精神甚至更大膽地去攻擊、鄙視它,把它完全釘死十架,就像它鄙視我,把我完全釘死十架一樣。」

次序是為人的肉體而設立

「受割禮不受割禮都無關緊要,要緊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加拉太書六章15節)保羅居然說在基督裡受割禮不受割禮都無關緊要,這真令人驚訝!

猶太人以為保羅應該要說:「既然兩者相反,要不就是受割禮,要不就是不受割禮是緊要的。」但現在他竟然否認任何一個的重要性,他有如在說:「我們必須往上到更高處,因受割禮和不受割禮在上帝眼中離稱義都太低,離得遠;當然兩者是相反的,但與基督徒的義毫無關係,基督徒的義不是屬地的,而是屬天的。因為不在於實質的東西,所以受割禮不受割禮都一樣,因兩者在基督耶穌裡都無關緊要!」

猶太人聽到「受割禮是無關緊要的」,感到大受冒犯。雖然他們可以勉為其難地承認不受割禮是無關緊要的,但要說律法與割禮也一樣無關緊要,就無法聽得進了!為了護衛律法與割禮,猶太人預備好可以戰鬥到流血的地步。

保羅說,我們認為對稱義事關緊要的,卻是比律法或割禮珍貴許多的。在基督耶穌裡,受割禮或不受割禮,獨身或結婚,吃或禁食,都無關緊要。食物無法把我們推薦給上帝;不吃不會使我們變得更好,吃也不會使我們更壞。這些都是細微末節。真的,全世界與所有世上的律法,以及世上的義,都太微不足道,不值得拉到稱義的討論中。

這表示律法是惡的嗎?不,事實上它是好的、有用的,但要放在恰當的次序與地方,也就是,在物質與政治上不能沒有律法。再者,我們在教會也遵守某些禮儀與律法,不是因為這樣的遵守可算為稱義,而是按照(哥林多前書十四章40節)「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著次序行」,為了善良次序、好榜樣、安寧、合諧的緣故。

但如果律法的設立與要求,好像遵守了就會使人稱義,不遵守就會下地獄,那麼律法就該完全廢止撤銷;否則基督會失去祂的地位與榮耀──因惟獨祂才能使人稱義!

保羅以這些話清楚地向信徒確認,不論受割禮或不受割禮都無關緊要,要緊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取材自馬丁路德1531年所講,1535年出版的《加拉太書講義》(Lectures on Galatians),Luther’s Works Vol. 26,27。)

思考與應用

1.「只誇基督的十字架」是否太高調?在日常生活中有實際的例子嗎?

2.遵行律法有什麼益處?行律法能使人稱義嗎?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