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光的方向

3776_看見光的方向

◎Sekar ayu

有時張著一張嘴,想喊痛,但更多時候沒有語言。又是難捱的日子。左胸口處又襲來痛覺,彷若有一隻手,扭著我的心臟,使心臟周圍的肌肉既緊縮又敏感。疼痛使我的左手幾乎拿不起碗,吃飯時只能右手拿筷,低著頭,把飯菜和偷藏的心酸和進肚裡。

與缺陷的基因一同誕生

自來到世界的那一秒,我與缺陷的基因一同誕生,體內傳承父母的血緣,也一併接收了母親的遺傳疾病,此後好似只能聽任疾病擺佈,別無選擇。隨著年紀越長,越發現自己終究異於常人,生活種種皆受困於連自己都厭棄的身體裡。

第一次發病,是在幼稚園的追逐遊戲中,跑著跑著就失去意識,昏躺在地,小朋友們圍過來看著奇怪的我,老師問:「怎麼了,誰欺負妳嗎?」我愣愣地,感到身體虛弱,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上了國小,我的發病頻率增多,只要超過心臟負荷就昏厥,昏迷欲醒時的天旋地轉、嘔吐噁心是場噩夢,醒來後總是哭,因為害怕,不知所措。請假被帶回家後,母親對此總覺得丟臉,常告訴鄰居,我只是感冒生了病。

於是我不能再跑,被迫成為一個文靜的小孩。全班上體育課時,場邊休息區永遠有我孤零零的身影,偶爾心裡會期待今天有同學生病可作伴,我一人在場邊就不那麼難堪;校慶運動會從來與我無關,沒有任一項目適合我參與。

我沒有在汗水淋漓中奔馳的機會,未曾擁有過終點線前的歡呼,十幾年在校的體育課則不斷被刁難。有時老師不相信我的病情,我一次次暈倒在操場上,父母一再費心到校不斷溝通,甚至差點因此在大學時休學。

渴望過一天健康的生活

終於能從大學畢業了,踏出大學校園的這幾年,我斷續做過幾份工作,因著身體不能過度勞累,無法配合加班,我被逐出第一家肯用我的公司。

也曾到廣告公司面試,非設計科系畢業的我,一直渴想進入廣告業,能被通知面試,簡直令我欣喜若狂。見面後,我與面試者相談甚歡,原談好隔日即可上班,卻因最後我主動告知心臟狀況,而結束這場欣喜,挫敗感直讓我想坐在公司樓梯間痛哭。

近年來,我的病情越趨挑戰了,以前能做的許多事,如今逐漸做不到。心臟疲弱時,通常伴隨著心悸及缺氧,無力說話,甚至連洗澡或走動都覺費力,只能臥在床上,由疼痛親密地陪伴我呼吸。

我始終卑微地希望自己和別人相同。看著同年的友人陸續結婚生子,想著自己的殘缺,想著懷孕生子的風險,與可能遺傳後代的現實,心中的落寞常難以排解。

無數次向神禱告,也曾參與醫治特會,但神沒有拿走我的疾病。我那麼渴望過一天健康的生活,但每回對祂投以問句,祂從沒回答過,為何是由我承擔這一切?

不是獨自與疾病拼搏

一次在聆聽唐崇榮牧師講解希伯來書一章3節:「祂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時,他說:「神既然托住萬有,神不會托住你嗎?為什麼你悲觀?為什麼你失去信心?為什麼你有時尋短見?不用信心交託給神呢?耶穌基督不但創造了你,耶穌基督也成為你整個動向最終的目標。你應當像保羅說:我向基督的標竿直跑。而當你軟弱時,你應說:主啊,我靠著那加力量給我的,凡事都能做。祂托住萬有,也照樣要托住你。」

瞬時,我感謝神親自對我說話,使我明白原來我不是獨自一人與疾病拼搏。獨處時,有聖靈同在;看不清前路,毫無盼望也不敢夢想之時,知道有神在未來的每一天掌管萬有;在受盡嘲諷與委屈時,知道祂也嘗過我的心境,而且永遠顧惜我。

沒有人知道黑暗何時才會過去,但我願傾盡心力去相信,一直朝著光走,終究會走進祂的光裡。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