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心一筆》痛楚的讀數

3809_《會心一筆》痛楚的讀數


◎張朴

妻子臨產時,我一直留在產房,發現旁邊的儀器上,其中一組讀數好像與「痛楚」有關。每當讀數攀升,甚至突破一百,妻子便痛得猛吸氣,還用力掐住我的手臂,將我拉得左搖右擺。

眼見妻子痛得話也說不出半句,我心裡著實不安,只盼讀數快點回落。那一晚,我們便像坐在驚濤駭浪中,痛苦的狂濤一排排湧來。

神為何創造痛苦感受?
那組讀數不知是血壓、脈搏或是其他指標,醫護人員大概便會明白。至於真正的痛楚指數,其實至今並沒有什麼權威的測量方法。

曾經有支科學研究團隊嘗試定義痛楚,他們用強光聚焦在人體皮膚上,不斷提高強度,逐格定義痛楚的刻度。結果,他們將痛楚分了十級,可惜這個刻度沒有合法性,很快被學界打入冷宮。這些年來不時出現類似的嘗試,不過最有資格為痛楚分級的,大概是一生都在跟痛楚打交道的作家杏林子,她將痛楚分為五級:小痛、中痛、大痛、巨痛、狂痛。

我曾經想,痛楚分明就是不好,神卻為何要創造這種感覺?可是再想深一層,痛楚無非是按照神的形像而來。神是個靈,自然不會有神經系統,可是神的心同樣會痛。

神第一次的疼痛,大概早於亞當和夏娃背著祂偷吃禁果。創世的過程中,其他的受造都是「好」,惟有人,神特別真情流露的稱為「甚好」。那一刻,耶和華真如在手舞足蹈,可惜亞當與夏娃不聽祂的吩咐,因著祂的公義,祂不得不驅逐他們出伊甸園。

聖經記載,神親自為兩人用皮子作衣裳,那一刻的離愁別緒,彷如古時遊子遠行,慈母的手中線不眠不休為他們在密密編織。每一針,每一線,心裡都淌著多大的痛楚。

痛楚便如「愛」在鏡子裡的倒影,沒有愛,也便沒有痛。愛自己,或愛別人,決定了是為自己痛,或是為別人痛。佛教的出家修行,斷絕七情,無非就是想令自己從此不痛。然而說到底,這又談何容易。

受傷痛驅使締造新時代
記得曾經聽過唐崇榮牧師的一個講座,大概是說基督徒應該傷痛。這題目吸引了我,因為平日不都是強調喜樂的嗎?原來牧師說的傷痛,是為了別人,甚至是為了社會,他說這會帶來巨大的改變。相反地,若是為了自己傷痛,那只是自憐,很容易淪為自戀,泥足深陷。

環看歷史,傷痛的確是一場場的甘霖,惠澤了蒼生。舊約裡,以色列其中一場浩大的重建工程,便是由悲慟不已的尼希米推動。他本來在波斯位居要職,但自從聽了幾個從猶大來的朋友轉述當地情況,聖經記載他「就坐下哭泣,悲哀幾日」。最後他冒著生命危險,求波斯王准許他回以色列重建耶路撒冷。尼希米就是在傷痛的驅使下,千山萬水,過了萬重關才到耶路撒冷。往後的重建工作,還有團結以色列人和對抗敵人都是異常沉重的擔子,但尼希米不辭勞苦,因為他心裡痛的厲害。

越是疼痛,產生的力量也越大。英國推動廢除黑奴貿易的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就是看見了黑奴受盡折磨,大感悲慟,自此一生獻給了這場舉步維艱的運動。他為了黑奴奮鬥了將近四十年,四出奔走,披星戴月,到處宣揚人道主義。不斷的失敗,並沒有打敗他,直至他臨終前三天,英國才正式通過解放黑奴法案,趕及作為送別他的禮物。

史上無數的偉人,諸如馬丁路德、林肯、孫中山、曼德拉等,無不都是對當時的社會制度深感悲痛,甘願一生飽受禍患促成變革,最終締造了新時代。無數慈善團體或志願機構的誕生,也都是源於內心的這份痛楚。

若要將這份痛楚分等級,不論是以杏林子的標準,或是以其他不同的指標,上帝經歷的肯定都是最大級別,好比十個警鐘全都震耳欲聾,或是溫度計的水銀柱直線上升,快速擠破了玻璃管。神送別亞當和夏娃離開伊甸園後,早已有了一個漫長的救贖計劃。祂最終道成了肉身成為耶穌,有了我們的神經系統,飽受了我們所有的痛楚。

救恩盼望竟由痛楚而來
我最喜歡的經文之一,是約翰福音十一章35節,短短的四個字「耶穌哭了」,道盡了千言萬語。一井之下,連接著流淌千里的地下水源。

神對我們的痛,痛的祂非要親自來承受肉體上十級的地震不可。在那一條苦路上,無論是身心靈,耶穌都是經歷著杏林子所說的「狂痛」。

正正就是這巨大的痛苦,促成了救恩的完全。沒想到我們的盼望,竟是由痛楚而來,這不就像生產時的陣痛,生命亦由此而生。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