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光洲律師與尤美女立委今晚對談 理性思辨同婚修法可能影響

葉光洲律師
葉光洲律師於十一月24日立法院首場公聽會上分享(翻攝網路)


【記者林鈺庭台北報導】今天(13日)晚上8點,公視《有話好說》節目針對同婚修法議題,邀請贊成方尤美女立委(此次推動修法的主要立委),及反對方葉光洲律師(家事法專家,從法律面提出修法可能的問題),期待在沒有謠言、沒有仇恨、沒有歧視下,透過理性思辨,幫助民眾對此議題有更客觀的認識。

對修訂民法的慎重態度
葉光洲律師曾受邀在十一月24日立法院首場公聽會上分享,他曾處理過台灣跟荷蘭的同志相關法律案件,所以認為不該以目前的修法方式來引導社會,現在的修法是一個急促的立法,應該朝專法的方向,慢慢凝聚社會共識。

首先從歷史的角度來講,葉律師本身研究婚姻法治史,他從民法婚姻法的歷史來談:民法982條的儀式婚要改成目前的登記婚,是先在民國74年增訂982條第2項,使得結婚登記有推定的效力以後,過了22年才在96年修正通過,成為現行的登記婚,又過了1年才正式施行。民法1067條死後認領的規定,也是經過20多年的討論才制定修正。更不用講聯合財產制從民國19年制定後,民國74年第一次修正,到民國91年才成為現在的法定財產制,整整經過72年。

「這是民法的立法者對修訂民法的慎重態度。剛才講的是儀式婚、財產制、認領,但今天講的是把整個婚姻的定義改變,從異性婚一夫一妻制改變成同性婚!」這樣大的改變難道不能比照制定民法的前輩,用比較慎重的立法態度來面對嗎?這是他從立法法治史所提出來的建議。

憲法平等原則:相同的相同處理,不同的不同對待
葉律師進一步說,第二,這一次主要是以他所尊敬的尤美女委員(尤立委是葉律師家事法的前輩),所以他以她所提出來的修正草案為討論的對象,在她所提出來修正草案1079條第一之一的第二項法理由有說,為什麼立這條是禁止法院在收養事項上,歧視性少數的人民。但既然這樣,從司法院大法官釋字211、485、526號解釋,都可以看到憲法的平等原則要求立法者的是,「相同的相同處理,不同的不同對待」。所以,既然這一次的立法者認為,同性的伴侶或關係是一個性少數的關係,依照大法官解釋所揭櫫的平等原則,應該要從特別立法的角度,而不是直接修改適用大多數異性婚姻的民法。

「平等適用」後續問題產生
第三,葉律師針對由委員的版本提出幾個個人的意見:1.民法971-1的修正認為同性伴侶的子女要平等適用異性婚姻的夫妻權利義務,但是兩者存在本質上的差異,如何平等適用?負責任的立法是要把可能的差異、可能的問題,用法律明確規定,而不是用平等適用這樣子不確定的法律概念,把一切問題留在事後解決。

2.尤委員提出的版本1079條-1第二項說,法官未來在裁定是不是可以收養子女的時候,不可以因性別等等因素,做歧視的待遇。但我們法律規定法官不能歧視,最後是不是由同志來決定法官有沒有歧視?如此一來,本來認為被歧視的同志,好像就變成最強勢的決定者。

3.我們認為尤委員的版本以外,兩位委員的版本有修改許多的稱謂,這些稱謂修改的理由都是婚姻平權。但是,回到一個實際的生活跟未來法律的適用,修改以後,雖然男女夫妻家庭關係修改為雙方、雙親、配偶、親子等等,我們把父母、夫妻、男女都拿掉,但是在同性伴侶的關係中,難道不會有老公老婆夫妻的這種認定嗎?舉一個最實際的例子,人工生殖法第2條第3款規定,接受人工生殖的夫及妻,而且是要妻能夠用子宮孕育生命生產胎兒。用這一條去規範同性伴侶的話,請問哪一位是夫?哪一位是妻呢?贊成修法方或許會說,男性的同性伴侶不用適用人工生殖法,那是只有女性的同性伴侶可以適用。如果這個論點成立的話,接下來要討論的就是,代理孕母這個法治是不是要通過?那這個牽扯的層面就更大了。我們國內是不是已經承認代理孕母了呢?針對男性伴侶要收養子女,要用代理孕母來成為父母的這個現象。

人工生殖、代理孕母爭議

葉律師提醒,法律是引導社會走向的一個政策,特別是民法,他沒有想到自己學家事法的居然能夠來到立法院,因為這是在社會中最基礎的角色;但這一次的修法真的讓人感覺到,這個社會底層的結構已經受到動搖,懇請各界有共識,是不是先透過特別立法,先觀察對社會的影響,在慢慢調整,這是他的意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