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漂泊到歸家》我的青春不再自卑

3868_我的青春不再自卑


◎吳舒敏(臨床個案管理師)

我的父親是第一代基督徒,從小,我們家三姊妹因父母假日必須工作之故,週末就會被送去教會參加兒童主日學。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當時在那個不會看輕窮人的地方,吃到從教會阿姨手中遞來的可口麵包。我一小口一小口地咬著,很怕那平常根本吃不到的美味食物會一下子不見了。教會阿姨似乎懂得我的緊張,溫柔地摸著我的頭說:「慢慢吃呀,不要噎到了,教會裏還有麵包的。」

陽光從教會窗戶照射進來,灑在一群主日學的兒童身上,好暖!此後,我都是為了教會有好吃的東西及有故事可以聽,每到星期日不用父母催促,自己一定會來兒童主日學報到。

家境困窘 備受同儕嘲弄
在我上國中以前,爸爸正在創業階段,家中經濟非常拮据。當時就讀的小學,開始推行週六不必穿制服,同學們都很開心,但我卻深深記得,有少數幾個人包括我在內,與那群開心的同學們形成明顯的對比。媽媽看出我的焦慮,特地從例行的菜錢幫我從菜市場買了兩件新洋裝:一件春夏穿、一件秋冬穿,其餘時間搭配學校制服就可以了。

起先我很開心穿著新衣服到學校,但時間久了,卻開始被同學當作嘲笑的對象。「老師,吳舒敏都不換衣服的……」「老師,吳舒敏家是不是很窮啊?她星期六不是穿制服,就是穿這件衣服……。」更不可思議的是,連老師都要求我,從下週開始要換新衣服到校。

當時的我已經快成長為青春期的少女,開始厭倦學校所有的老師、同學。我不反抗,但以沉默抗議四週來的嘲弄與家中的貧困,仍舊穿著那兩件衣服撐完小學的「非制服日」。

而我唯一的心靈寄託就是「去教會」,因為教會的叔叔阿姨會關心我吃飯了沒?功課寫了沒?從來不會嫌棄我穿什麼。

國中以後,父親的事業步上軌道,我們終於脫離貧困的歲月,但小學時期老師與同學的嘲弄已深印我心。我開始想靠自己的天份來擺脫那段自卑的日子,於是我大量參加校內外的演講、作文比賽,每一次的凱旋而歸,都覺得是幫自己刷掉一次次兒時的嘲弄。每比完一次,我又開始著手下次比賽,夢中都在背講稿,醒著也在背講稿。

可想而知,我後來荒廢了課業,連教會也不去了;我就像匹脫韁的野馬,最重要的事就是「比賽」,因為這樣才能脫離自卑。

努力比賽 為擺脫兒時陰影
直到高中聯考放榜,我慘遭滑鐵盧,最難過的是讓爸媽著急我的前途,但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裏?當晚我抱頭痛哭,想起了耶穌,哭著向祂說:「我如此努力幫自己刷掉自卑,為什麼換來的又是自卑?」而這次不是經濟上的自卑,是我以為心靈已經得自由,卻又重新被禁錮。心靈禁錮比經濟拮据更令我感到痛苦!

奇妙的是,那年許多學生讀高中的意願比以往踴躍,技職學校空出的名額相對增加,我奇蹟似的進入父親期待的護理學校就讀。爸媽相當開心,我也第一次感到上帝的帶領是如此真實。

此後我開始用心在書本上了。五年的護理學習生涯,除了跑圖書館與讀聖經,我沒有再參加任何「除自卑行動」,選擇全然的與主同行。我還發現,自己是班上唯一一個基督徒家庭的小孩,因為長期閱讀聖經,思想似乎也比同學們來得成熟。

護專畢業後,我北上展開臨床護理生涯,當時的生活也僅是醫院、學校與教會。民國90年,我決定在台北浸信會懷恩堂受洗,歸入主名下。

體會神的真實 活出盼望
七年前,我的父親意外離開人世,隔兩年母親亦被檢查出癌症第三期。我記憶非常鮮明,母親當時尚未信主,在離世前三個月的某天夜裡,我剛幫她倒完尿,正清理床面時,她突然說:「我終於知道上帝是真實存在的了。很感謝當我不在妳身邊時,上帝幫我照顧好我的女兒。感謝主!」母親邊說邊流淚。

那一晚我們母女都哭了,談了好多話,從我小時候談到出社會,及至十幾年來我離開家的轉變。然後我們一起讀聖經,有時是母親讀,她疼痛發作時,再換我讀聖經給她聽。

在我回台北繼續工作後,有一天姊姊打電話來告訴我:「媽媽受洗了!」我在電話那頭驚喜的大叫!從小在拜偶像家庭中長大的母親,竟蒙上帝眷顧成為基督徒了,這是多麼大的恩典!三個月後,母親蒙主恩召,辭了地上的勞苦,與親愛的天父與父親永享天恩。

回顧這段成長歷程,當我願意與神一同向前行,很多事仍舊會發生,然而有一雙恩典的手,不斷地扶持我快要無法前進的雙腿,使前方的人生路得以繼續。在苦難中,因為有耶穌,苦難裡也充滿著盼望。

聖誕節即至,想邀請您一起進入教會,認識我們生命中最棒的好朋友──耶穌!願神賜福您與您全家,福杯滿溢、平安喜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