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漂泊到歸家》大雪紛飛下的恩典

387029_大雪紛飛下的恩典


◎今宣

位在角落的研究室裡只剩下自己,估計整棟大樓裡也沒有別的人了吧?因為連暖氣運轉的呼呼聲都安靜了好一陣子,筆尖滑過稿紙的沙沙聲顯得格外清晰。樹枝偶爾拍打著窗戶,啪嗒啪嗒的響聲好像代替了布穀鳥的報時,催促著我回家。

寒風雖被嚴嚴擋在雙層玻璃的外面,可是少了暖氣的幫忙,研究室漸漸顯出涼意。透過窗簾,看見天色已經全黑了,我速速收拾東西往外移動。

異鄉賞初雪 度過研究歲月
可是,一樓大門不知何時上了鎖,不得已只好走地下車道。在蜿蜒的各種管線、小壁燈的引導下,我緩緩步出研究院。從停車坡道走上來,迎接我的竟是滿眼雪白!何時下的雪?這場雪一定不小,鄰近的小山坡已然全讓白雪覆蓋,難怪大家都回家慶祝第一場雪啊!

路人開心的互相投擲雪球,不管認識不認識,大家臉上都帶著笑容;就算偶爾在人行道上滑跌、甚至雪球丟錯了對象,周圍的人總是笑呵呵的回應。初雪讓人興奮、討人喜歡,好像從天而降的雪白,遮住了人世間的醜惡;整片大地銀光閃閃,給人一切從新開始的希望感。

忽然一顆雪球迎面而來,丟擲的孩子一面禮貌地向我說著抱歉,一面試圖把更多的雪球塞進我的衣領。我笑著逃離「是非之地」,但我心裡很清楚,那真正使我笑顏逐開、回轉像孩子的不只是初雪,而是我找到了能把罪惡洗得比雪還白的基督耶穌。多年前的那個冬天,在淚水與歡笑中,在首爾的蝸居處,我終於與主相遇。

半年的訪問研究,將我帶離熟悉的家鄉;在幾乎舉目無親的首爾,我白天埋首研究,晚上認真尋求真理。那是我生平頭一次好好讀聖經,靈魂深處的吶喊是──上帝是誰?生命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回不去的歷史要如何改寫?失序的過往要如何修復?我還有將來嗎?

我以為我的問題如泰山般沉重、巨大,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的人生大小事,可以問誰?而不休息、不打盹、不會洩漏秘密的聖經,給了我最整全的答覆。這寫成於兩千多年前的聖經,怎能如此精準、犀利的看出我的需要?

我曾經自以為義,時不時暗暗批判別人,聖經告訴我:「……外面作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唯有裡面作的,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儀文。這人的稱讚不是從人來的,乃是從神來的。」(羅馬書二章28-29節)雖然當時對割禮的內涵與歷史背景全然無知,但聖經的話卻牢牢抓住了我,讓我不需要再關注人的讚美,而是追求永生上帝的認可。

我怕人生找不到出路、沒有未來,聖經告訴我:「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 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馬太福音七章7-8節)

不再是恩典門外的過客
我忐忑於該如何面對過往?聖經說:「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五章17節)。人的力量不能改變歷史,錯誤看似無法彌補,但聖經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一章9節)靠著基督耶穌的寶血,沒有人可以拿我的歷史控告我。

我如饑似渴的狂讀聖經,不論我覺得問題多大、多難,上帝就是用聖經回答我;痛悔的眼淚雖然濕透衣襟,卻無力改變事實,上帝和聖經上的話語,卻擦乾了我的眼淚,讓我憂傷變喜笑。我以為我不再有未來,上帝卻讓我在祂的引導下,開始嶄新的人生。有人以為我為出國研究的機會開心,有人認為豐厚的薪水加上海外研究的補助款叫我滿面春風,其實真正的關鍵是我找到了耶穌,找到了可以為我的人生負責,並開創新機的主基督。

上帝不僅在那年行神蹟醫治了我腰背疼痛的痼疾,還讓我在基督裡重獲新生!從此,我不但可以與主內兄姊一同擘餅、分杯,我不再是恩典門外的「街友」,而是上帝家裡的一員;我可以不再作罪的奴僕,而是有了至尊貴的、直到永遠的、上帝兒女的新身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