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看見的靈光─王公澤與戴佳茹的抽象世界

3872-我所看見的靈光
戴佳茹的「畫說靈光」


◎羅頌恩(東海大學美術系兼任講師)

同是基督徒身份的藝術家夫妻王公澤與戴佳茹,在相隔近二十年之後再度共同舉辦雙個展,於三義木雕博物館前的「養心空間」,呈現各自不同發展脈絡的抽象藝術。因為兩人基督徒的身份和特殊的抽象藝術特質,正好讓讀者們可以接續理解,德國浪漫主義畫家佛雷德里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 1774-1840)之於現代繪畫的重要性。

抽象藝術與敬虔主義的共鳴
若從藝術形式的發展來看抽象藝術,多數人會將十九世紀後段出現的印象派看作是對法國學院美學的「精準無瑕」的叛逆,並延伸出立體派的變形、野獸派等風格在視覺表現上的不合常理,最終,產出捨棄可供辨識條件的抽象繪畫。這種以內在聲音作為自由創作的根基的新興藝術,在許多詮釋中,也被視為是反映大時代裡的現代社會,是想脫離以教會為中心的傳統生活型態。

然而,美國藝術史學者Robert Rosenblum等人卻從另一個面向上,為這些看似極為個人主義色彩的抽象藝術提供了另一個視點。具體來說,是將抽象表現主義畫家羅斯科(Mark Rothko, 1903-1970)的作品與佛雷德里希的《海邊修士》(1810)相連,讓觀者知道,抽象藝術所呈現的無像之景,和北方的基督教虔敬主義(Pietism)有極大的共鳴,是深具宗教感的藝術表達。

海邊修士

海邊修士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然而,在基督教藝術的路線上,這裡必須謹慎理解抽象畫與宗教感的關係。因為雖然猶太裔的羅斯科的作品充滿靈修式的吸引力(例如位於波士頓的「羅斯科教堂」),但自稱為無神論者的他,並沒有在作品中展現如同《海邊修士》一樣,在畫面裡出現那位關鍵性的凝視者,令人可以回歸基督信仰的脈絡。在如此的差異之下,王公澤與戴佳茹的抽象世界便帶出了屬於基督教抽象藝術的特質,呼應著佛雷德里希的繪畫裡,時常呈現的凝視非文明之景致的沉靜感。

一實一虛、一動一靜
當我們從藝術家的習畫歷程來看,可知兩人都是畢業於復興美工,同樣具有紮實的寫實背景。這段經歷,加深了他們在赴美留學期間,受到藝術抽象教育啟蒙的意涵。因為脫離固有的寫實習性是極為不易的決定,期間又經歷如印象派、表現主義等強烈風格的繪畫發展,在用色與構成之間,隱約夾帶著兩位創作者懸而未定的不安;最後,在由外轉內進入抽象藝術的世界之後,才慢慢看見沉穩的視覺表達。若從宗教改革時期的藝術表現而論,兩位藝術家所表現的清淨感,就像是去除偶像之後,荷蘭地區教堂特有的「淨白感」與日常,一種藝術得以自由的現代性。

荷蘭淨白教堂藝術

荷蘭淨白教堂藝術

戴佳茹曾於2008年撰文,介紹王公澤在個展「詩性經驗」裡的抽象律動背後的創作內涵。她說:「公澤自1997年找到了創作與他的信仰的和諧關係……他從類似新表現主義的畫風突然進入另一個領域;一種強調心靈感動的抽象風格。」這段敘述是說,王公澤的創作並不等同信仰,畫裡充滿律動、聚散的筆觸與結構,除了是創作者對自然風景的解構之外,也都是一段與信仰互動交通的痕跡。因此,王公澤將此次展覽看作是一種「宇宙躍動」,以此回應神的靈運行於世界之中,統領萬物的生氣。

王公澤的「宇宙躍動」

王公澤的「宇宙躍動」

在戴佳茹的創作中,觀者看見的不再是律動的活躍性,相反地,是富有靈光色彩的無像之景。那是一種近乎寂靜的凝視,其純淨感宛如東正教的藝術存在,反映著基督信徒在禮拜文化中對神聖的深刻崇敬。對戴佳茹而言,畫面中的空靈感,見證了自己在作畫的過程中與造物者之間的合一,或是說,那無法對焦的微調變化,產生出一種「趨光性」的視覺效應。

從另一個角度審視作品,會發現大尺幅的畫面是經由油彩多次地細膩擦染、堆疊。除了在視覺上透出向人召喚的暖調靈光之外,同時也產生了一種物質性的甘甜溫潤,一種經由視覺所引發的觸感。關於這既是實體又是光性的抽象表達,戴佳茹曾經如此描述:「其實,我所看見的靈光,是我永遠畫不出來的,我只能試著靠近祂、回應祂……」。這樣一實一虛、一動一靜的跟隨關係,是創作者與其信仰互相共存的明證,也是藝術創作始終得以與基督信仰交集的最大動因。

在乎靜觀中的等待
當然,這個觀畫體會並不是馬上讓人連結於基督,也不是只有基督信仰才是唯一的合法解答。然而,兩位藝術家的抽象畫作,卻在相互呼應的關係之中,令觀者佇立在畫作面前時,體察微調的存在,能夠令觀者有跡可循,在乎靜觀中的等待。那麼,筆者認為,當觀者察覺到了這樣的細微感受之後,也應該明白,在目前受到資本主義價值驅使的台灣社會裡,往往產生出躁進、目的論、意識形態的對立化等淺碟性情,它讓人在不知不覺之中,無從明白約翰福音的聖誕福音——以馬內利,是「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約翰福音一章14節)的啟示,就如同耶穌與門徒之間反覆對話的陪伴過程。

因此,戴佳茹與王公澤在創作中所展現的安靜微調便顯得極其寶貴,它帶人抽離現實、補足人在日常社會裡扁平化的困境。若我們依然堅信三一上帝的攝理與自由運行,那麼,王公澤與戴佳茹的抽象藝術所凸顯的微調及內向性,就是向著人而存在的生命教育。因為它讓觀者體察了自己擁有對抽象的感動能力,以及一種內在歸屬的熟悉。它們的存在,雖說不是直接的報佳音,但卻也是在聽聞福音之前,領人預備心。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