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迷霧》在黑暗中等待

3873_在黑暗中等待c


◎蘇醒

鬱鬱寡歡的年輕工程師,來去總是無聲無息,一副深怕驚擾會眾的姿勢與身影,有一天終於放下面具,雲淡風輕地透過社群媒體傳訊息給我,娓娓道來他從小即發現自己的性傾向異於其他男生;然後劇情急轉直下,他最害怕卻又彷若預期中的事終於發生,他罹患愛滋,而今躺在醫院,不知如何開口向家人、向教會朋友說。

苦境中共同泣訴的大哉問
原該屬於青春無限好的少女,大大的雙眼卻深陷黑眼圈裡,由焦慮不安的母親陪著來找我,肚子裡孕育了成熟的小生命,但不成熟的小媽媽連自己都顧不了,還要面對早已逃之夭夭的小男友。墮胎可以是走投無路下的選項嗎?還是尋找一個隱蔽的中途之家,把孩子生下來再做打算?

一對委身愛主的壯年夫妻,丈夫有一天無預警腦中風倒下,搶救成功但至今仍必須仰賴鼻胃管與看護人員,生活行動皆無法自理,備受折騰而不堪地活著。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剛考上高中的一位姊妹,朝氣盎然地迎接全新的生活,某晚從父母的劇烈爭執中驚覺,基督徒的母親與男同事情感出軌,飽受打擊的父親,自暴自棄,每晚借酒消愁且衝突不斷。她無力面對父母的婚姻窘境,也不知如何介入與幫助他們走出低谷,隱忍壓抑許久,她不確定是否該如實在小組裡說出自家的醜聞與苦楚。

一對年齡相差十歲的姊弟戀組合,歷經家庭革命與駭浪暴雨的阻撓和考驗,換得廝守一生的婚姻承諾。然而,丈夫火爆型的性情與脾氣,經常在看似微不足道的口角與衝突後,便會失控將家裡可摔、可丟、可踹之物,破壞殆盡,甚至上演搶奪嬰兒的戲碼。心力交瘁的妻子,抱著出生不久的孩子泣訴,未來的盼望在哪裡?

受苦時,上帝在哪裡?
每一個陪伴的生命故事,都指向這個提問──未來的盼望在哪裡?面對令人備感無力的墮落人性,與深不見底的死蔭幽谷,有時候連暗夜裡的一縷微光也奢求,於是,乾脆放棄,成了很大的試探。

人生中的絕境與苦難,是這段牧會生活最沉重的功課。無論親身經歷或陪伴他者,我經常有意識地提醒自己,以沉靜哀矜的寬容與忍耐,去聆聽與陪伴;然而,真實的情況是,每每走一小段便覺心力交瘁,甚至因為巨大的壓力、迫在眉睫的決定與選擇,使當事者不知何以為繼。在探問生命意義與盼望的背後,更深沉的怒吼或許是,當我在受苦時,上帝在哪裡?

人類被逐出伊甸園以後,罪性潛入世界,如影隨形,於是,我們不停為一場又一場註定走向死亡的戰役,全力以赴。我們可以從各種理論與神學進路來稍稍勾勒苦難的緣由與面貌,但始終無法完全從有限的理性知識來識透那位超越時間、且擁有全觀的上帝,究竟祂終極的主權與意旨為何?

我曾經從盧雲的一本小書中,讀到一段故事,以豐富的想像力敘述一對雙胞胎姊弟在母親子宮裡的有趣對話。姊姊告訴弟弟,出生以後或許有另一種生命,而且有個親愛的媽媽等著他們,但這想法對長期以來待在黑暗又溫暖的子宮裡的弟弟而言,簡直是天方夜譚,不可置信。

黑暗中汲取神永恆盼望
弟弟對此嗤之以鼻,不以為然地堅信,子宮裡的一切就是所有與全貌,他甚至斥責姊姊,怎麼會衍生這些奇怪的念頭?姊姊實在無法放下她強烈的想法,環顧四周,無人可說,於是再鼓起勇氣告訴弟弟,每一次傳來的陣陣收縮與疼痛,其實是為了要把他們姊弟倆接到某個比子宮更為明亮與美麗的地方。

在我自己歷經生離死別的課題上,這個小故事為我開啟一扇窗,使我學習以新的方式來面對苦難與死亡,面對生命中幾乎無法承受的十字架,也為我驚懼惶惑的心靈,帶來極大的安慰與盼望。

我深信,母親最深的愛所帶來最長的等待,也恰似天父對我們的愛。我想起多年前在地球最北端的小鎮旅行時,當地人告訴我,每到聖誕節期,一天的日照時間僅有幾分鐘。我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樣一種暗無天日的生活,我永遠忘不了小鎮居民對我說的一句話:「我們的聖誕夜所閃爍的燈,最久最亮,也最迷人。」

人生的苦,仿若無邊無際的黑暗,但當我們受苦時,上帝沒有缺席,且能感同身受,因為一切最深的無辜受難、最終極與錐心的生離死別,都在愛子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犧牲,成全了祂對我們的愛與救贖。

我從信仰裡汲取這份從十架極致的苦難淬煉而生的永恆盼望,從中獲得力量,以靜默的安忍、儆醒的靈性,來繼續聆聽與陪伴身邊一個又一個受苦的他者……。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