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異象、傳承與執行力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

一例一休新制於元旦上路,亂象叢生!許多產業界的朋友都大嘆玩不下去了,施政的短多長空將體現在資本家經營困難、勞工將無所依附的困境中,究竟政府所描繪的公平正義是否存在?抑或以選舉為考量的烏托邦夢想只是一場夢?2017年充滿了新的挑戰,台灣在全球的前進隊伍中是否有份?抑或在理想的話術中原地打轉?台灣的願景何在?台灣基督徒的異象又何在?

從「見」而「到」的差距在哪?
「願景」這個社會上普遍採用的詞彙有不少翻譯,英文Vision也被翻譯為「遠景」,有個玩笑是「達不到的目標就是願景」,無論是願望、或是遠方,都展現了難度。基督徒稱為異象的Vision很簡單,就是一個「看見」,無論是肉眼所見或意念所見,「看見」就是一個圖像,甚至中文還在用耳朵「聽」之後,還要加上一個「見」,分明是五感中的不同器官感知,非得都要冠以「見」副詞,才能強化其動感。而在五感之後的副詞,更多是以「到」為落地:聽到、聞到、嚐到,甚至「想到」也比「想見」更普及。

從「見」而「到」,其間的差距在於執行力!我非常喜歡以「阿拉伯的勞倫斯」有關夢想的話來鼓勵學生,他提醒要小心那些睜著眼睛做夢的人,因為他們會將夢想活出來,原文是「All men dream, but not equally. Those who dream by night in the dusty recesses of their minds, wake in the day to find that it was vanity: but the dreamers of the day are dangerous men, for they may act on their dreams with open eyes, to make them possible.」(許多人想想就算了、有一些人按著夢想地圖索驥,但半途而廢的居多,所以那些睜眼做夢、戮力做工的人是他眼中的危險份子!)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每個偉大的基業背後都有這些「危險份子」的影子,有朋友本週自澳門來,台灣的弟兄姊妹陪他們上清境農場去「老英格蘭莊園」喝下午茶,曾有念商的博士班學生多年前問我,花了近十年才建成的老英格蘭莊園如何賺錢?我的答覆是,偉大的事都不是為了錢這個理由。能傳世的當然不是財富所能衡量的那些看得見的,如保羅所說:「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四章18節),難怪心領神會的看見要稱為「異象」了,在永恆裡看見奇異的景象要成為不致放肆、不致滅亡的導航器(箴言廿九章18節)。

甚麼異象是永恆的?
愛爾蘭詩人所寫的《成為我異象》(Be Thou My Vision)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首詩歌,第一節的歌詞:「懇求心中王,成為我異象;萬事無所慕,惟主是希望!願祢居首位,日夜導思想;工作或睡覺,慈容作我光。」伴隨著悠揚的愛爾蘭樂音,令人讚嘆有什麼異象是永恆的?只有上帝祂自己。

摩西看見一般人都看不見的著火荊棘,揭開了四十年的民族大遷徙;以利沙看見了他年輕僕人所看不見的火車火馬,所以他為少年人禱告得見勝利的憑據;瑪拉基在上帝闔上舊約的啟示前,看見了讓父親的心歸向兒子、兒子的心歸向父親這個大而可畏日子來到前的差遣。但沒有一個「看見」比得上大衛所見聖殿中的榮美,永恆的凝視令人不忍轉睛!

沒有異象、就沒有人生的藍圖!生活中的遭遇就變得隨機而不連續,生活中的努力往往都淪為片段的成果,若有人希望藉此建造一座傳世的經典之作,可謂難上加難!在動盪的時代、多元的台灣,只有願景而無法發揮依循願景而身體力行的執行力,往往卡在「見」至「到」之間。基督門徒的生活智慧與價值取向,都需要更鮮活的基督形象成為異象,並且以追逐跟隨基督的動態生活,每天活在異象中,不僅是短暫的生活導引,也是永恆的生命錨定。若是永恆,傳承的軸線就隱約在目。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