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揀選者鞋帶之解與不解(上)

3875_解鞋帶


◎殷穎(牧師)

仍記得四十餘年前,我赴東京出席一場大眾傳播會議。在外國記者俱樂部,先會晤了日本重要天主教作家遠藤周作,並當面向他致贈其巨著《沉默》在台北出版的版稅。會後,再搭機赴北海道訪問日本著名基督教小說家三浦綾子。抵北海道後,換乘火車至旭川市。三浦的丈夫、詩人三浦光世在車站接我,我們一同驅車往三浦家中拜訪(三浦綾子因患病行動不便)。

作家自勉為施洗約翰前鋒
到達時,已有一位美籍女傳教士在等候,是三浦邀請的傳譯者。當天上午暢談了三個多小時,主人家特別準備午餐招待,席間端出了北海道著名的帝王蟹,蟹腿皮薄肉多,用手指便能剝開,十分美味,賓主盡歡。我則當面邀請三浦綾子赴台北演講,因台灣有大批她的粉絲。她的著名小說《冰點》,台灣聯合報與中國時報都競相連載,還有以《冰點》故事改編的電視連續劇,十分紅火。但她因身患痼疾,不能搭乘飛機,無法應邀深表遺憾。

在兩小時的訪問中,三浦說明了她在日本書寫小說的背景。三浦為一位虔誠信徒(屬日本基督教團),但她的小說並不直接宣教,而是在小說結尾,才將福音的主題點出,《冰點》正是如此。她告訴我,日本並非基督教國家,如單刀直入地向日本人直接宣揚福音,像基督的前鋒施洗約翰那樣,在耶路撒冷曠野中突然現身,對猶太人宣告:「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此類語言如在東京街頭宣揚,無人能懂;所以她扮演施洗約翰的前鋒,是以間接方式宣教,日本人才容易接受。旨哉斯言!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後來我在台北淡水召開「第一屆中國基督徒作家研討會」(1975年),便在大會中將三浦綾子的作品及遠藤周作的名著《沉默》提出來討論。與會作家熱烈發言,皆認同三浦的理念,認為此種宣教方式對非基督教國家的讀者更具啟發性。

從解鞋帶體認基督神聖身份
我提這些,也都是四十多年前的舊事了。但要為基督預備道路的大先知施洗約翰,他所表達的謙卑態度,是否太過低調?當他講到在他以後要來的那一位時,他說:「我就是彎腰給他解鞋帶也是不配的。」(馬可福音一章7節)

說到這裡,必須先了解一下,當時中東地區人民的穿著。他們所穿的鞋子,其實只有一個鞋底,鞋底上有幾根皮繩,要綁在腳上才可行走。所以人在土地上走過一段路之後,腳上便沾滿了塵土,到一個地方在進屋之前,多半都要先洗一洗腳,將塵土洗去,才走進屋。所以人家的門口,便要先預備一缸水,以備洗腳之用。

這樣的傳統,在亞伯拉罕的時代便有了(參創世記十八章4節),這就是施洗約翰講的「解鞋帶」的歷史背景。時間便要往前回到兩千年前,施洗約翰與基督耶穌時代的巴勒斯坦了。而解鞋帶者,多半為主人家之奴僕。約翰之言,當然是極謙遜的姿態,但能為萬王之王的基督解開鞋帶,也應是一種極大的榮耀。故約翰坦言,其實他還是不配的。

施洗約翰在新約時代才出現,作為基督之前站,所言之「解鞋帶」說,也頗具某種象徵意義。腳上的鞋帶,要綁得很恰當、不鬆不緊才可上路,但走過一段路程,到達一個目的地,便要解開、洗腳、休憩。施洗約翰腳上綁著鞋帶,走完了他短暫的一生,便被逮捕進了監牢,後來在監中被斬首,人將其頭顱置於盤中向上交差。約翰的生命便宣告結束,當然也不用再綁鞋帶了。

後來基督在客西馬尼園中被捕、受審、背起十字架走完苦傷道,到達各各他,釘上十字架,祂的雙足被釘,流出的鮮血,還染紅了撲上十架去親吻基督雙足的母親馬利亞面頰,當然也沒有那雙綁在腳上的鞋子了。

施洗約翰說:「他為主解鞋帶也不配」的話,不就是象徵著基督要為罪人被釘受死,再由死復活,然後升天,坐在上帝的右邊,將來還要在世界末日再臨,要審判世人嗎?他當年所言的暗示性便都應驗了。這足以證明,他所說的並非謙遜之言,而是老實話。

曠野四十年 被遺忘的神蹟
由鞋帶所綁上的鞋子,在舊約仍有不少故事,可以讓我們回顧。聖經首次提到鞋子,是在出埃及記三章5節。上帝第一次召叫摩西,對他說:「不要近前來。當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鞋子上應沾染了許多代表罪污的世俗與異教文化,所以人與上帝相遇時,第一件事便是要將鞋子脫下。率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的元帥約書亞與神的元帥相遇時,照樣要將鞋子脫下,因所站之地為聖地(參約書亞記五章15節)。

當以色列的歷史,記載摩西領導百萬之眾,走出埃及,進入曠野,在走往神所賜應許之地的迦南時,卻在曠野中輾轉走了四十年。這段路程,用得到這樣多的時間嗎?如在今日的現代時空中,交通工具應僅數小時便可抵達。當年出埃及時,步行也不過數月的時間便可抵迦南地。

為何需時四十年之久?無他,神要在曠野中,對在埃及待了四百年的以色列人,進行祂的宗教教育,因這百萬之眾,由埃及走出的以色列人,在埃及住了長達四個世紀,早已徹底為埃及同化,也早已忘卻了當初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所敬拜的耶和華上帝,而以埃及的假神取代了。

這些人能扮演神的選民,從其中誕生救世主嗎?當然不能。因此神便必須在以色列人進迦南之前,先對以色列人進行宗教教育,讓他們知道當初他們的列祖怎樣蒙神揀選,並頒下誡命與律法,使這個民族能擔負起日後要興起拯救全人類的彌賽亞救主之巨大任務。

故四十年的宗教教育不可少,但收效卻甚微。因由埃及出走的百萬之眾中,最後只有兩人進入迦南(約書亞與迦勒),其餘都在曠野中倒斃,連領導他們出埃及的摩西,也受到連累,只能站在山上遙望迦南,卻也不能進入。

以上這些歷史舊話與鞋子有何關聯?有。且說以色列人由埃及出發前夕,在吃逾越節羔羊筵席時,便提到了鞋子。經上記載,他們吃羊羔時腰間束帶,腳上穿鞋,手中拿杖,趕緊地吃,因吃完之後便要上路,而且這一走就是四十年的漫長旅程。

在曠野中沒有製鞋業者與製鞋的材料,也沒有鞋店,無法換這雙鞋子,但一雙鞋能穿四十年嗎?能。猶太人常常以他們曾在出埃及時,渡紅海、吃嗎哪之神蹟自傲,他們卻從未誇耀過穿了四十年的一雙舊鞋,未曾穿破的神蹟。
(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被揀選者鞋帶之解與不解(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