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假相逢必有一真─從電影《我不是潘金蓮》談虛假的熟人社會

3876-我不是潘金蓮-1
圖片來源/龍祥


◎徐硯美

「熟人社會」這個名詞源自廿世紀中國著名的社會學者費孝通提出,簡單來說,就是「小圈子」社會,他認為華人的傳統社會裡往往有著一張巨大的「關係網」。而我們仰賴所謂「關係」的程度,往往已超越了「關係」的本質,而變成了一種「相互利用」。電影《我不是潘金蓮》就是一部用熟人關係揭露熟人關係底下種種黑暗、弊端、陋習的電影,給予跨越到廿一世紀,在網際網路的籠罩下,發展出另一種「超大卻超小的圈子」(網路同溫層)的我們,一個深刻的省思。

從《秋菊打官司》到《我不是潘金蓮》
《我不是潘金蓮》是由馮小剛執導,劉震雲編劇,同時也是改編自劉震雲2012年所創作的同名小說。故事敘述29歲的農村婦女李雪蓮(范冰冰飾)跟丈夫秦玉河假離婚,目的是鑽中國計畫生育政策的漏洞,在不被罰款的情況下生下第二胎。不料,二人口頭說好,可是離了婚,政府發下了離婚證之後,丈夫秦玉河卻跟另一個女人好了,此時,假離婚就變成了真離婚,不僅如此,李雪蓮還被秦玉河放話是個「潘金蓮」(代表私德不好)。

這個在法律上無庸置疑,在道理上騙子騙了騙子,在情感上卻又情有可原的羅生門,成為了李雪蓮日後一路從小農村的法院,一路告狀告上了北京,從省到縣,從縣到市,層層上告,而官僚制度底下,一個推諉一個,一個塞責一個,等到辦下來,就一個一個被拔官。
3876-我不是潘金蓮-2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可是,李雪蓮在電影裡不斷地說:「我要的就是一個『說法』!」她要的不是「拔官」,她要的是「公道」,但這個公道難還,正因為這不是一個「公事」,而是一件「私事」。

1992年,中國另一位導演張藝謀,也拍過一部《秋菊打官司》,當時也是改編自作家陳源斌的作品《萬家訴訟》。故事內容也是敘述一個農村婦女秋菊,因丈夫受到村長欺負,踢傷了下體,而一路打官司打到北京,最終,懷了孕的秋菊臨盆,產子後血崩,村長百般不情願下竟也成了秋菊的救命恩人。可是,就在小孩滿月酒請客的當天,一家人要請村長來家裡吃飯的當下,法院的判決下來,村長有罪,就被警車帶走。留下錯愕的秋菊一路追到村長家中,看著警車遠去的車痕。

1992年至今,24年的時間,電影的拍攝手法因著導演的不同,有著迥異的處理,可是,同樣是女性受害,面對整個父系社會,男人一個一個卸責,想要把「息事寧人」當作解決方法,女性反而追根究柢。很多人會說「得饒人處且饒人」,或者會說這樣的窮追猛打最後吃虧的是自己,但是,會不會正因這些話,本來就充滿了一種熟人社會裡特有的「假」,而這些「假」的底下藏著的是一種「怕」,怕甚麼?真相。這個怕讓24年之後,華人社會進入到廿一世紀了,可是,內在結構好像沒有動過,文明了,有了科技,進步了,有了財富,但是面具底下的面孔還是一樣的。

一圓一方,人情與規矩
兩假相逢,必有一真,不是有一個會是真的;而是兩假相逢,站在第三方的我們,只要細看,必會看到事情的脈絡—假如何形成,又如何相遇,結果雖是兩假相逢,過程卻可以是千真萬確。《我不是潘金蓮》這部電影讓八面玲瓏的面具被摘下,長袖善舞的袖子被扯下,華人的底層結構從樹葉被解構到樹根。

導演馮小剛很大膽地在畫面上做出設計,在鄉村裡所有畫面都被框在一個「圓」中。圓,談的就是人情,一開始李雪蓮去找法院的人,就是用那種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關係」,可是,攀親帶故的結果,卻把李雪蓮自己送進了看守所住了幾天。

李雪蓮後來一路告上北京,畫面卻有了變化,在北京裡的都是「方」的,方代表的是規矩(政策),方方面面地看似要解冤,卻又連消帶打的把李雪蓮給冤了;表面上叮囑下屬,不可忽視「小」事,防微杜漸,實際上,根本不是把李雪蓮當一個「人」,而是把她當成一個「案子」。他們始終忘記,案子的核心是「人」,不單是「法理情」,而是一個人到底為什麼要「告狀」。

畫面的方圓之際,從鄉村到首都,有的只有一張又一張的「面譜」,面譜裡有的是一層又一層鎖上的門,卻不是門後有一條又一條的道。一個女人的一生都耗在告狀上,告一個被人說是假的狀上,但,整個民族耗在這些假的事上的狀,花在推諉卸責、表面功夫、政令宣導、明著拍桌罵人體恤百姓、暗著摸緊官帽明哲保身,這能集體訴訟嗎?
3876-我不是潘金蓮-3

當九分真情遇上一分假意
電影裡有一段令人心酸的戲,是李雪蓮到北京投靠少時的同鄉趙大頭(郭濤飾),趙大頭暗戀李雪蓮已久,便一路呵護照顧李雪蓮,甚至到最後,說服李雪蓮不去告狀了,兩人在往北京的路上私奔,譜出了一場戀曲。馮小剛巧妙地運用「圓」的畫面,處理了二人的親熱場景,浪漫中帶著諧趣,諧趣卻又在李雪蓮背對鏡頭孤望著窗外靄靄白雪的定鏡中,道出些許蒼涼。

然而,下一刻,一通電話卻硬生生砸碎了李雪蓮的心。她遭遇了秦玉河這樣的丈夫,要再戀愛是多麼不容易,可是,卻讓她無意中聽見,趙大頭為了自己親人在單位裡的升遷,通報給想要阻止李雪蓮告狀的政府單位,說:「我們兩個已經私奔了,這下她狀也告不成了。」來換取親人升遷的機會。他對李雪蓮有九分真情,可是,一分假意就足以讓人寒心。而這分假意,就是熟人社會裡的「關係利用」。

錯的是過往,解的是如今
電影到了最後,畫面突然不再是圓是方,展了開來,李雪蓮說:「我說這些故事的時候,別人笑,我也漸漸地跟著笑,好像在說一個別人的故事。」令人不勝唏噓。

《我不是潘金蓮》的故事,若放在我們的信仰中,帶給我們甚麼樣的省思?這些官僚的「怕」與「虛假」,不正對應了耶穌時代的「法利賽人」與「文士」?當然不是說電影中的李雪蓮是耶穌,而是它所反映的一個時代,一個文化,是否也是讓真理、公義被埋沒,或者是表面重視律法與形式,核心卻是重視自身利益的事情層出不窮,以致耶穌必須大聲疾呼:「律法的總綱就是愛。」讓人重新思考「律法讓人知罪」不是最終的目的,在愛中,人因為沒有懼怕,能夠誠實面對自己,也誠實面對他人,才是最終的目的。

我不是潘金蓮 I Am Not Madame Bovary
上映日期:2017-01-13
級  別:保護級
導  演:馮小剛
演  員:范冰冰、郭濤、董成鵬、張嘉譯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