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老少齊來親近耶穌—寫實主義宗教畫《讓小孩到我這裡來》

3876-男女老少齊來親近耶穌-1
Fritz von Uhde_讓小孩到我這裡來_1884


◎羅頌恩(東海大學美術系講師)

在基督新教色彩的藝術發展過程中,德國畫家Fritz von Uhde(1848-1911)於1884年所繪的第一張宗教畫《讓小孩到我這裡來》,提供了觀者一個深刻思想的契機,對身處於現代社會的我們來說別具意義。熟悉現代藝術的讀者應當不難察覺,這件作品的畫風是貼近十九世紀的寫實主義與印象派。而進一步地推敲之後便能明白,「寫實」將會是這件作品的關鍵所在。

藝術發展呼應大時代趨向
就藝術發展的脈絡來看,這個寫實出現在法國畫家庫爾貝(Gustave Courbet, 1819-877)的《碎石工人》(1849)畫作上,也出現在1874年的「印象畫派」之中。對後者來說,這一群不再以法國藝術學院作為美感表現指標的畫家們,如莫內(Claude Monet, 1840-1926)、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 1830-1903)等人,開始走到戶外直接面對光影作畫,或者觀看街上行人、火車站和城市大街等場景,將這日常而非高雅或神聖之對象視為繪畫的主題。

庫爾貝-碎石工人

庫爾貝-碎石工人

這些今日看來自然而然的畫面,對當時代而言是脫離傳統繪畫法則的一大步,是拋棄描繪再現經典典故的「現代創作」型態;而那些在畫面上突起的筆觸肌理、還未混色完成的相鄰顏料,竟也被這些印象派畫家視為正式創作,這般刻意的表現,正寓意著藝術創作的狀態已開始從學院美學的理性精準、無痕無瑕的品味脫離,進入一個現代人普遍認知的藝術創作概念之中——人存在的隨心所欲與自由無拘。

若將這樣的藝術發展狀態與大時代相互對應,會看見這正是法國社會趨勢的寫照。從1789年的「人權宣言」開始,經隔年法國通過的「教士法」將教會納入國家之下的一個部門,基督信仰原本作為社會核心的公開角色逐漸退居至私領域。1793年八月十日,法國學院藝術家大衛(Jacques-Louis David)為法國共和規劃盛大的國家慶典。他著手研究教會與宮廷儀式,並以相反的方式構成整個活動。在此之中,原本應該出現在國家慶典末了的天主教彌撒(基督教聖禮)已被移除。這個區分教會與國家(或社會整體)的設計概念,代表著「大歷史」裡的現實世界已和基督教世界分道揚鑣。

回到《讓小孩到我這裡來》的國家處境。十九世紀前後初期的德國同樣浸淫在一股寫實的潮流之中。那時的德國新教學術界正將研究古典文獻的歷史批判方法學運用在對《聖經》的理解之上。這股「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的思潮擱置了聖經是神所啟示的特殊存在,並針對書中的「事件」進行科學式的探究。亦是說,會在作者寫作背景、神學動機和文獻考古等領域中著墨,例如研究者會計較著亞當是否真為全人類的始祖?「大洪水」是否僅只是文學性的神話傳說等課題。

《讓小孩到我這裡來》局部

《讓小孩到我這裡來》局部

畫家見證基督信仰的真實
這種以修正字義與校對傳統想像的寫實聖經,最後,導致了宗教比較學學者費爾巴哈(Ludwig Feuerbach, 1804-1872)在《基督教的本質》(1841)裡的談論,認為宗教並非是單純的迷信或妄想,而是「人由內而外的圖像化投射」,是人自我存在的本質表現、神是人的自我投射等宗教觀。

然而,當我們面對Fritz von Uhde所創作出來的場景,能夠感受到這位出身貴族的畫家在那個時代所展現的特殊性,為人們帶來了一個深刻的「寫實」,為基督信仰見證其仍實存於人的生活之中。

首先,觀者看見的是一個微暗的逆光空間,畫家在色彩上採以灰白色調繪製,在這其中,產生了一股鮮明的空氣透明感,以及樸質非華美的視覺感受。而在紅磚地板的描繪上,透露著一個由照相術所產生的廣角透視,引人看向左方深處門口排隊的人群。因此,觀看來到第二層的理解。

在畫家的安排之下,人物身份由門口向屋內前景處排列,依序可見成年男子、婦人、女孩和小孩,以至於來到畫面右端,圍繞在身穿藍袍的耶穌的跟前。藝術家以這樣的寫實感,讓圖像連結與回應馬太福音第十九章的信息:「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這種將聖經場景樸質化、真實化與去神聖化的型態,正是與傳統基督教藝術表現有所區別。

《讓小孩到我這裡來》局部

《讓小孩到我這裡來》局部

捨己愛人的身分記號
與當時學術界的研究氣氛對照,藝術家樸質化的「寫實」是貼近時代生命實況的需求。德國神學家田立克在談論十九世紀的歐洲時寫到:「(社會)生病的部分是由在這無情的資本主義勝利的日子裡被剝削的勞動者所構成。……當工業開始發展,他們從農村來,但在農村中最低的階級就已經與教會疏遠,因為教會總是在上層階級一邊的。」(《基督教思想史》,頁569)。與之對照,圖畫中圍繞在耶穌身旁的正是這群與社會上層不相稱的庶民,而又在經文的對比之下,此畫中門徒的「不在場」,正凸顯了其所象徵的傳統教會與耶穌基督並未劃上等號;在此之中,那群帶著幼小者親近耶穌的「成年人」,則成了一個值得注意的寓意圖像。

在對「成年人」的關注之際,始終不能脫離的是一個群體生活的圖像。因為在此相互照顧的關係之中,「帶著幼小者」來見耶穌,意味著成年的主體不單單考慮自我慾望的需求,不僅僅只為賺取豐碩而活、不汲汲營營地建立社會地位的成功。畫面中,樸質的人們緊閉雙唇,神情肅穆,帶出了「親近」耶穌是一件深刻的主動作為,而非言語上的辯論;以室內暗示室外,寓意著信仰的實踐是改變向著外在世界的方向,轉向來到有主臨在地方。

若我們再順著經文向下走,會看見那「富有的少年人詢問永生」的事蹟(馬太福音十九章16-24節),正是讓我們明白親近耶穌與「跟隨基督」的連續性,以及將自己所有的「分給窮人」其實並非如同資本主義中「支付行為」的經濟活動,而是擁有一個關懷他者的生命向度。

若是要對Fritz von Uhde的這件寫實宗教畫做出小結,那麼似乎可以看見它的圖像語言所要傳達的,並不是要我們將信仰的理解限制在神聖性或聖潔感之境;而是要讓人的目光看見在一個強調歷史主義的年代裡,在追求眼見為憑的社會中,跟隨基督仍然會是一家之主,且是捨己愛人的身份記號。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