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揀選者鞋帶之解與不解(下)

3877_綁鞋帶


◎殷穎(牧師)

人多半記得所謂的「大」神蹟,而往往忽略一些日常發生的「小」神蹟。其實,神蹟不分大小,都為神蹟。

神在曠野中讓以色列人行走了四十年,由埃及出走時所穿的衣服、鞋子都沒有穿破穿壞,都為神蹟(參申命記廿九章5節)。這雙鞋穿上後,直到死時才會脫下,但行走在曠野中時,聖經也記載神有時要他們脫下。這是為何?上文已提及鞋子上所沾的不僅為泥土,應代表所行走過的異族與異教的文化,這才是不潔的,是不能立足於聖潔之神面前的主要原因。

基督引發新舊律例殊死戰
現在,讓我們再回到新約時代,施洗約翰論到他以後來的那位──基督,約翰不配為祂解鞋帶的說法。所謂的鞋子與鞋帶,還有另一象徵意義。施洗約翰受差遣,是為基督預備道路,表明舊約時代已經終結,由先知代神傳言的時代已經結束。基督道成肉身,是開拓了另一個嶄新的世代。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舊約的律法,已被法利賽人、文士、律法師等搞得面目全非、支離破碎,這一個「鞋帶」便要解開了。基督將要向神的子民們,親自闡釋律法的精義,石版的舊鞋便應解脫了。一雙福音的新鞋,在經上如此被描述:「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以弗所書六章15節)而這些皆為基督的任務,要脫掉這雙舊鞋,穿上另一雙新鞋,是主到世上的重要使命,不僅施洗約翰不配,任何人都不配。

施洗約翰所說的「解鞋帶」,應為預表之微言大義,因在他之後出現之道成肉身的基督耶穌,便要立刻將舊約的舊鞋脫下,並正式以福音的新鞋上路。但當時的宗教當局,大祭司與其下的一批職業宗教工作者,如文士、律法師等等,對基督講的「新道理」(參馬可福音一章27節)皆有異議與不滿;而基督與門徒的許多行為,也多半觸犯了傳統的律例,如基督在安息日治病等等。於是新、舊時代之宗教便正式展開衝突,甚至在做殊死戰了。

猶太的宗教家們,將腳上這雙舊鞋的鞋帶不斷綁緊;利用經過數代大拉比們殫精竭慮編纂的兩本大法典:米示拿(Misham)與他勒目(Talmud),作為綁緊他們後代的鞋帶。此為後話。

當基督時代,他們這些要綁緊舊約鞋帶的祭司們,便竭盡其洪荒之力,將基督送上十字架了。但此舉卻也讓基督救世的福音,及正式在主復活之後,所頒布的大使命,大步上路,並且走出耶路撒冷及猶太全地,向全世界大步進軍了(參馬太福音廿八章18-20節)。

施洗約翰見證福音新時代
但今日在巴勒斯坦以及散居世界各地的猶太人,多半還仍然穿著那雙舊約時代的鞋子,他們的鞋帶何時可以鬆綁,則不知也。

被揀選的民族以色列,在不同的階段中,不斷地將舊鞋脫下,換上新鞋,每一次更換中,都會出現一些痛腳。最後一次的更換,由舊約的律法時代,進入新約福音時代,更替的結果,甚至將神的兒子耶穌基督釘上十字架。神自己竟犧牲了性命,才能換上那雙福音的新鞋!

由一雙以石版製成的「鞋子」,要換成一雙「心版」的新鞋,是非常艱難的(參哥林多後書三章3節),脫下與穿上都十分不易。一雙腳要由舊鞋換穿新鞋,肯定也須經過一段很長的調適期。舉例說明,基督來了,祂對舊約的律法有新的詮釋:論到由「恨仇敵」調整為「愛仇敵」(參馬太福音五章38-48節)。這種變革是空前的,完全打破了已經實行了千餘年的歷史,一旦要有如此巨大且基本的改變,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而古往今來,一切人類罪惡的總累積,也必須找出一人來擔當,亦即施洗約翰所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翰福音一章29節)施洗約翰正是介入新、舊兩雙鞋子的鞋帶,也是鞋帶解與未解之間,一位重要的見證人與參與者。

學習保羅靈活傳福音
話題再拉回數十年前,三浦綾子與我的那段談話。她曾說:如要向完全無基督教文化基礎的日本人宣教,她必須要先做施洗約翰的前鋒。如直接向日本人宣講基督教義,這樣的信息根本進不了他們心裡。所以,她要先做些鬆土與撒種的工作。以今日教會的術語講,即所謂的「福音預工」。三浦綾子的用心良苦,由此可見一斑。

她那本當時震撼了日本文壇,並連帶將餘震傳到其他東方國家的小說《冰點》,在該書上集,基本上找不到福音的痕跡,只隱約安置了一些草蛇灰線,話中有話。小說寫到最後,在下集才大膽地揭曉,點明了愛之福音的真諦,揭示小說主旨:基督的「饒恕」與「愛」。

再隔數十年後的今日,日本北海道旭川市的三浦綾子墓木早拱,當時那些人恐也都不在世上了。當初三浦直言,她要為東方日本人做施洗約翰的前鋒,已經完成她鬆土與撒種的工作了嗎?至於有多少收穫,則應由讓福音種子發芽生長的神操心。播種者無需去顧慮及計算「成果」。

其實,教會中一直對所謂的「福音預工」存有爭議。有人質疑教會花了許多人力與財力,使用這種不能直接傳福音的方式,是否值得?有人發覺不少此類「間接」傳福音的方法(特別是使用電子媒體),因太過「間接」,而失去了福音的中心,也失落了福音種子。

遠藤周作的小說《沉默》,最後部份便提出了這種質疑。由於當時傳福音者,太注重日本的「本土化」,成為間接又間接,乃至「間」而不「接」,最終完全失去了當初要傳的基督教上帝,讓基督變成本土的日本神祇。這當然是一個大警訊,可讓主張「福音預工」者反省與警惕。

關於此類傳福音方式的爭議,我們應聽聽保羅怎麼說。保羅主張傳福音時,應以靈活的方法為之,向什麼樣的人宣講,就先要作什麼樣的人,主要是為了一個終極目的:要「多得人」(哥林多前書九章19-22節)。保羅的「中庸神學」(即十架神學),兩者之間要執其中,才可達到目的,此原則值得參考與遵循。傳福音者,應不必頑固堅持一種方式。至於換上怎樣的一雙福音鞋,才能成功傳達最有效的信息?求神賜我們智慧!

相關文章:被揀選者鞋帶之解與不解(上)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