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偉:不自由的規範 助戒毒者找到真自由

3878_李志偉:不自由的規範 助戒毒者找到真自由
李志偉和同工們。(李志偉提供)


【記者李容珍新北永和報導】「不靠藥物,完全靠福音戒毒」的基督教晨曦會戒毒村,在規定為期一年半時間不能打手機,身上不能有錢、不能聽流行音樂、不能喝咖啡、不能看電視、不能看報章雜誌的偏僻環境下,從1985年七月到2011年底統計:住滿期後出村,沒吸毒的比率高達48%;而未滿期出村沒吸毒的比率為15%;也就是說,在許多「不自由」的規範下,卻讓許多戒毒者真正享受到「自由」戒癮成功的喜樂;甚至很多人因此找到人生目標,結婚生子,接受信仰造就,再回頭幫助許多的吸毒者。

38780602c

李志偉(李志偉提供)

無毒環境規範養成良好習慣
基督教晨曦會人資部主任李志偉在「從環境看戒毒」的文章中表示,戒毒村家是以上帝啟示的「福音」為建構環境的支點,再透過聖經的教導和一些經驗,訂定全體必須一致遵守的規範。包括戒毒村必須確立為無毒的生活環境,因此必須訂定嚴格的生活規範。

常有人說他們戒毒村規劃一點都不人性化,其實都是為了確立不被攪擾的無毒環境。因為有錢,就容易從心裡產生各樣慾念;部份流行音樂的節奏會引發吸毒時的感受;咖啡會成癮的事實早已眾所皆知;而好的電視節目與報章雜誌早已成為鳳毛麟角。打造「無毒」的戒毒村環境,絕對需要高規格的「無毒」標準。

他說,剛進戒毒村時,自己對戒毒村中的某些活動,特別是一些規定,頗不以為然。例如:上廁所要有人跟、不能聽(唱流行歌)、不能看電視、每週最期待的觀賞電影時間,影片還要被嚴苛地「分級」,他心想「為什麼總不能賞心悅目,輕鬆一下?」「為什麼不能隨心所欲地去做一些也不一定是錯誤的事?為什麼會不能變通,死板到近乎蠢?「戒毒村中豎起這道外在規範的厚牆,不正是「律法主義」的翻版?

住在戒毒村中一年多以後,有機會被單獨分派到醫院,看護一位動髖關節手術的牧師。鄰床的另一位病人,因術後的疼痛,不斷地唉哼,幾乎每隔一小時,就要按亮頭上的呼救鈴,請護理師協助止痛。但他卻發覺,這位病人總在一段時間後,會踉蹌攙扶著牆壁的扶手,用充滿毅力的眼神,一步一蹬地咬緊牙關,往病房外走去。為解開心中的納悶,他找了一次機會跟在後頭,一探究竟原來是為了走去樓梯間抽煙。他心想「此人彷彿正是一年多前的我,但現在的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戒毒村中一年多的生活,竟扎扎實實將我的煙癮挪去!」此刻,他才知道,戒毒村的作法,確實保護了他不致陷入外面的罪惡世界。

今天,在從事戒毒村中可能需被約束的一些活動時,他可以問心無愧並從中學習,但他卻清楚知道,是過去戒毒村中的嚴厲教導,保守了現在的他不致惹事生非;正是那戒毒村中嚴恪的生活規範緊勒住出軌的界線。

38780603c

苗栗戒毒村

多年抗拒的規範如穿舊鞋舒服
回想起自己多年前的心態,他很訝異自己當年對這類守規矩事情的激烈反應。然而,多年來,讓他抗拒,一度厭惡至極的規範,如今,居然變得像穿舊鞋那樣舒服。

他說,戒毒村中最大的挑戰,其實可能不是痛苦難耐的毒癮、離家的思愁,甚或是難以適應的生活規範及乏味的生活作息;最大的挑戰往往來自那如影隨形,突如其來卻脫離規範的「念頭」:突然想抽一口煙,想喝一口酒;突然很想念她(他),想聯繫知道其近況;突然想吃某個東西,想出去一個人逛逛,讓戒毒村的管理及輔導人員防不勝防。因此,戒毒村的所在地及其相關環境,低調地成為另一種重要影響力:「是否能有效降低『那種念頭』的產生率及執行率,成為考量的重點。」

所以,戒毒村要保持一定程度的隱密及交通不便性,藉此增加學員離開或偷跑的困難;離開琳瑯滿目的便利商店或雜貨店,最好維持在「足以令步行光顧的人滿身大汗的距離」以上;否則不但管理不易,常會動搖學員的戒毒心志,戒毒所也很容易就會變成吸毒所。但戒毒村的隱密性,主要還是要靠一些規範的執行來落實。諸如:禁止使用手機;並訂定相關的公用電話使用辦法、對外通信採信件往返方式,並嚴格執行信件的檢查,並應在據點所屬郵局租設一郵箱地址為通信地址,盡量避免據點地址外洩、而會客對象應先經過瞭解後予以管控,原則上除家人以外的人士應盡量避免等。

他說,有一次,他被分發到位於深山內的雙溪戒毒村實習。早上七點靈修時,發現有一位學員不見了,他急忙開車下山去找人,在離山下車站約還有三分之一的路上,他遠遠瞧見了對方孤身一人的淒涼背影。一會兒,學員聽見身後的車聲,喜出望外地轉回頭,並頻頻擺出想搭便車的手勢,一看見是他,失望、沮喪全寫在臉上。學員索性悶著頭,繼續往前走。他柔聲對這位學員說:「上車吧!有什麼事應該好好溝通才對。」只見這學員氣忿忿地轉過身來對他說:「我不可能再回頭的!我從早上四點多就開始走到現在,全身濕透,腳掌也起泡了…」言語中夾帶著滿腹的委屈。

38780604c

苗栗戒毒村

照聖經教導去行得真自由
但這個事件以後,這個戒毒村中就幾乎再沒有發生學員私自走下山的事件,因為相對想達到某個小念頭的目的,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他說,戒毒村應配合長時間的養成教育,才能塑造出好的習慣及正向的思維模式。他說,改變絕非一蹴可及,需要長時間的學習與歷練。他說,成癮者在長期物質濫用的情況下,人際社交、工作職場、家庭親情、感情交往…等均造成嚴重的破壞,要從對立、彼此傷害的關係中再被重新的接納並修復關係,殊不容易,唯有戒癮者成功擺脫成癮物質的轄制後,並在生命、生活中展現好的見證,才能重新再被信任,一步步復歸家庭、社會。透過18個月的輔導期間,一方面使戒癮學員和親友間的緊張關係降溫,一方面則預備戒癮學員復歸社會的心態調整。

他受訪時以自身為例,過去十一年吸毒背後有對家人的苦毒,成長過程受到傷害,好像他有討厭家人的自由,相對而言,他就沒有不被這些事影響的自由,反而受到捆綁。當他照著聖經教導去饒恕人,好像他沒有不饒恕人的自由,但當他照著聖經去做,反而能享受饒恕後的自由。他有選擇要不要吸毒的自由,但是當他選擇吸毒,就沒有不受毒品捆綁的自由。特別是當他到晨曦會後,在信仰中經歷與家人之間和好恢復,最重要是自己願意放下饒恕,也以自身的經歷幫助別人。聖經的教導,當我們成為上帝的兒女就沒有不遵行的自由,但是當人願意捨去不遵行的自由而去遵行時,反而得到真自由。

李志偉-苗栗戒毒村3

戒毒村的「無毒」環境,讓戒癮者得不吸毒「真自由」。(晨曦會提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