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戰被俘來台信主 侯德:真正自由是大家互相尊重

侯德弟兄經歷戰爭被俘,信主後體會神所帶領的都是好的!(圖/蔡明憲攝影)
侯德弟兄經歷戰爭被俘,信主後體會神所帶領的都是好的!(圖/蔡明憲攝影)


從國軍變共軍再成為戰俘

【記者蔡明憲嘉義報導】一位年近90歲的長輩,人生經歷三次戰爭,角色從國軍變共軍再成為戰俘,談起何謂「自由」,是外人無法想像的沉重!

民國43年一月,從韓國濟州島開來的船隻駛進基隆港,當年25歲的年輕人侯德踏上台灣這塊土地,終於能夠遠離戰火、得到喘息。

民國18年出生在中國河南濬縣的侯德,10多歲時家鄉成為對日抗戰(1937-1945)的淪陷區;國共戰爭(1946-1949)時,他從效忠國軍的游擊隊被抓,無奈加入共軍去打太原國軍;國共戰爭才剛結束,韓戰(1950-1953)爆發後,又被派到韓國漢江打仗,後被美軍俘虜成為戰俘,最後於1954年搭船來台。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來台63年後的此刻,侯德弟兄是嘉義貴格會活水教會會友們最敬愛的「侯叔」。侯叔願意談這段沉重記憶,是因為他是基督徒,信主後知道這一切經歷「都在上帝手中」!也對「自由」有了不一樣的體會。

侯德弟兄過去被戰爭追著跑,現在被恩典追著跑

侯德弟兄過去被戰爭追著跑,現在被恩典追著跑

第一次被俘:砲彈受傷蒙保守
思緒拉回抗戰勝利後,中央政府重新在濬縣建立縣府及鄉鎮公所。民國35年年底,侯德的村子裡需要一名壯丁,在公所門口站衛兵及到鄉下送公文(當時沒有電話),村長就跟他的父親商量是否讓侯德去做。當時讀書的人很少,很多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認識,因侯德多少讀了一點書,父親就答應。

36年三月,世局變了,國軍開始向南撤,侯德所在的城裡幾乎都真空了,只剩幾把爛槍,根本不是共軍對手,他與好幾個縣的民眾就跟著國軍一起向南撤。到了新鄉縣(離家已遠),國軍繼續向南走;但地方團的他們卻被擋下,怎麼辦?侯德跟大家就在當地打游擊戰,今天打這裡、明天打那裡。到了五、六月,後方都沒國軍了,共產黨部隊也向南走,後面也真空了,剩下來的人跟他們差不多都是地方機構,所以侯德就想回到自己的家鄉去。

「37年七月,下了幾天大雨,我們的基地四面有三面被水包圍,共產黨就從東邊沒有水的地方堵住路,進到我們住的地方,有些人被俘、有些跑了,就打散了。」侯德說,當時他跟另一人躲在玉米田,天黑後想走另一條路回家,當走到一個村子時,就被共產黨攔下來。「那時只想回家,我們沒有帶槍,說自己是老百姓,但共軍不相信,只有任其擺佈,沒有辦法。」

那時約一千多人被俘,幾天後被送到河北「訓練、學習」(國軍稱洗腦),對他們講道理說:「過去你們違反人民,現在人民寬大你們,不打你、不罵你,所以你們要將功折罪,替人民服務。」之後一個動員大會中,有些人就舉手表達要將功折罪、從軍報國。侯德當時沒發表意見,也沒舉手;但過了一個禮拜冬天軍衣就發下來,「所以舉手不舉手,結果是一樣的。」侯德被分配到共軍野戰部隊。

那時黃河以北國軍只剩幾座孤城,侯德所屬部隊前往太原,太原因地形奇特,東邊一道大山,要保守太原,東山絕對不能丟,所以國共在東山上呈現拉鋸戰,無數死傷都在那地。侯德猶記得38年四月20日晚上,他來到太原城外只有幾百公尺,天黑要挖防禦工事,因為地很硬,所有聲音國軍都聽得到。他正挖地時,突然對方打來一顆小砲彈就在侯德面前,他的右下巴受傷流血緊急接受包紮。那是侯德還未信主前,就第一次真實經歷有一位神保守他的平安。

第二次被俘:人生轉捩點來台
38年四月25日太原被共軍打下,侯德跟著部隊沿著西安走往四川,年底到達成都。那時整個大陸幾乎沒有戰事了,有些部隊開始準備復員(年紀大、有健康問題、戰鬥能力不強者,給一些基本訓練後準備讓他們回家),沒想到訓練不到一半就又回來,因為韓戰爆發了。

Korean War Memorial

Korean War Memorial

39年底,侯德隨部隊從成都往北走到河北,再向東北前進,要去幫朝鮮往南打。侯德感概地說,韓戰真的是很慘的戰爭,一開始朝鮮將南韓打到只剩釜山,之後美國等聯軍從仁川開始往北打,後來共軍再加入戰局要幫朝鮮。但裝備上美國與聯軍比較強,「我們於40年三、四月間越過鴨綠江要往南走,因聯軍有空軍優勢,偵察機幾分鐘就一班,所以我們白天很少行動,都是晚上行軍,天一黑就揹著背包上路。」

五月中旬越過漢江,才發現被包圍了,部隊趕緊撤退守漢江;但其實漢江北岸也都在聯軍包圍圈裡。他們往山上走,山頂上早有美軍,整個部隊就被衝散了。侯德因兩個腳踝扭傷走不快,就與另一人躲起來;但天黑後那人不知跑哪去,只剩侯德一個人。夜裡他看到遠方好像在燒火,就向著那方向走;但走到天亮都找不到同袍,在山裡包圍圈裡轉來轉去,最後被美國人抓到,「還好美軍沒有傷害我」。

那時,一大群被俘士兵被卡車載到釜山戰俘營,後來轉到巨濟島戰俘營住了半年,最後於40年年底轉到濟州島戰俘營住了兩年多。那兩年,也是侯德人生的轉捩點。「當時營裡有些文化程度較高的,就寫信向聯合國控告共產黨,要爭取自由到台灣去。聯合國調查後,允許於43年一月,將我們從濟州島送到台灣。」

他坦言,戰俘營裡每個人對於要回大陸還是來台灣,一定會有不同意見,這很正常。有些人想回大陸;但不敢講,也無法選擇,尤其營裡天天喊得響亮:「一顆心回台灣,一條命滅共匪!」想到台灣繼續反共,所以必須承認有些人會來台灣也是出於無奈。

韓戰期間兩次經歷神恩典
對侯德來說,韓戰期間有兩件事讓還未信主的他再次經歷神帶領的美意。第一是跟著部隊夜間趕路時,有一天晚上走在小路上,突然聽到後面大聲喊叫,原來是拉著砲車的大騾子向前狂奔,大家趕緊擠到一邊;但車上有個硬物意外撞到侯德的背包,他跌倒後伸手一抓,竟抓到騾子肚子底下拉砲的皮繩子,就被騾子拖著跑了將近一公里。「我的手愈來愈重,幾乎撐不下去。現在回想,感謝主讓騾子停了下來,這一切若非神的恩典,我幾乎不可能還活著!」

侯德提到至少四個不可思議的點:1.他站的位置與車子起碼有一個人張開手臂的距離遠,怎麼會被打到?2.跌倒後怎麼會剛好抓到騾子的肚子,若差一點抓到前腿可能就被壓成肉醬,往後就會被後腿踩到,這種巧合連專業馬術師也不一定辦的到;3.還好是撞到背包,若撞到身上,他的骨頭、內臟都一定會被撞壞,也沒有活命機會;4.若撞到右邊的手榴彈,那整個部隊也慘了。

「這四個點,信主後就更相信,只有神做的到!讓我毫髮無傷。」侯德說,當時他也想一定是哪位神明救他,不然不可能活下來。是關公嗎?小時候家鄉門口有間關公廟,他常去玩,也會磕頭;但有一年下大雨,整個廟都塌掉,偶像手臂也被打斷,他心想「神明不能救自己,怎麼會救我?認識神才曉得是神的手,整個都是神在做的。」

第二個恩典,是侯德人生第一次聽到福音,就是在韓戰濟州島戰俘營裡面。那時每個禮拜天集合,不管信不信主,都會聽一位美國牧師及一位韓國牧師講道。侯德當時有決志,只是還不是很清楚信仰。

韓戰紀念碑上著名的一句話「FREEDOM IS NOT FREE」

韓戰紀念碑上著名的一句話「FREEDOM IS NOT FREE」

重新回到上帝面前
來到台灣後,侯德被分配到空軍防砲部隊,曾跟著部隊到過基隆、馬祖、金門。因為身處防砲部隊,是國防第一線,對岸若有敵機過來只要幾十分鐘,因此他完全不敢離開崗位,深怕若空襲警報來了,到街上就回不到戰鬥位置。所以單位裡有弟兄邀他到教會,他也不敢去,而把耶穌忘得十萬八千里遠。

「但神有祂的辦法!」侯德見證說,47年七月31日他在馬祖,當天晚上10點站衛兵,他的崗哨因線路老舊電話沒響,被長官認為擅離職守還找理由,讓他「有理說不清」。結果第二天開人事會,處罰結果算是最輕的關禁閉一個禮拜(侯叔無奈笑了),因為敵前擅離職守,要槍斃都可以。

侯德弟兄到貴格會聚會,一待已超過半世紀。

侯德弟兄到貴格會聚會,一待已超過半世紀。

在防空洞裡關禁閉時,記得有天同袍送餅乾給他吃,他看到螞蟻在搬餅乾屑,突然一隻小青蛙過來,帶著螞蟻跟餅乾一起吃掉。「這不是神向我說話嗎?我的遭遇不也是這樣子嗎?螞蟻沒有干犯青蛙啊,就像我也沒有錯啊!」但人生就是有這麼多無奈。

48年調回基隆後,侯德請調到部隊保養廠,因駐地附近有一間教會(聚會處),他吃過飯沒事到街上轉一圈後經過教會,剛好裡面有佈道會,一句「同志來聽福音啊!」侯德知道神的時間到了,他走進教會,重新回到上帝面前,那時也才真正認識主,就此教會所有活動(禱告會、查經、主日崇拜)都參加,從不缺席,並於當年底受洗。

民國50年,侯德來到嘉義,因貴格會活水教會(當時名稱為西門教會)對面是收支組,專辦軍人儲蓄,侯德來辦事後回頭一看是教會,並與當時吉兆頎牧師談得投機就來到貴格會聚會,一待至今已超過半世紀。

遵照真理才是真自由
信主後的侯德,回想人生經歷戰爭與被俘,他說,現在知道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都有神的美意。不信主時會以為是命運,因為打仗就是一大堆的無奈,不想做的事卻非做不可。從國軍變共軍再變戰俘,一直在變,都是無奈,都是失去自由主權。韓戰當戰俘後來台,事後知道「神的旨意高過自己的旨意」,因為若回大陸家鄉,遇到鬥爭清算,很受不了那一套,不知會受多少苦。

怎麼看國共戰爭及韓戰?侯德說:「其實,這都是少數人的觀點不一樣,如蔣介石、毛澤東等少數人的觀點不一樣,都覺得自己是好的,因而引起這麼大的衝突,造成幾千萬人流血喪命。毛澤東說要為人民服務;卻也不知殺了多少人。」

未信主時看「自由」,侯德搖頭說:「唉,講不太下去,真的人生是一大堆無奈,大環境下真是沒辦法決定。」來到台灣,這個相對是比較自由的土地,侯德認為:「真正的自由,是大家互相尊重。自由不是任意而行;大家應該互相體諒。一個團體、國家很多事不可能大家都滿意,就需要互相體諒、尊重。」

至於從信仰看自由?侯德說:「在信仰裡的自由是以主的真理為主。例如不同宗派對一些教導的看法不同,有些人會覺得自己是最對的;但其實遵照真理才是真正的自由,信仰與生活應該是言行一致。」

侯德住在教會20多年,參與管會堂的服事,親眼見證活水教會的成長。他感恩的說:「弟兄姊妹都很關心我,把我當家人,吃的、穿的、日用品都拿一大堆來給我。身體不舒服時,也會問長問短要載我去看醫生,都很愛護我。感謝主!」

請教侯叔,聊到過去會難過嗎?他說:「當然會;但信主後,就把這些都看淡了,因為神所帶領的都是好的!」

侯叔說:「神所帶領的都是好的!」

侯叔說:「神所帶領的都是好的!」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