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不能承載的生命之重

3836_節制與自由


【本報主筆】「自由」、「生而自由」在人類歷史上甚或在自然生物界,從來就不是定律。從古至今更沒有—「人生而平等」這樣的事實存在過。

自由是要付出無數生命為代價
在1775/4/19美國獨立戰爭啟動之前的演說(1775/3/23),最後結論是:「…掌管萬國命運、公正的上帝,會號召我們的朋友來和我們一起戰鬥。戰爭不是強敵包贏的;勝利屬於警醒的、勤奮的、勇敢的人們。而且,在座各位,我們已經別無選擇,即使我們卑賤地想要龜縮回來也為時已晚。除了願意投降為奴之外,我們已經別無退路。鎖綁我們用的鐵鏈已經打造好了!它們的鏗鏘聲已經在波士頓的郊野作響了!戰爭是無可避免了—就讓它來吧!我再說一次,就讓它來吧!…我是不知道別人要怎樣,我是—『不自由;毋寧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演說者派屈克‧亨利先生(Patrick Henry)演說完畢回到座位,這時全場沒有一點聲音,因這場演說太震撼與深刻了!在短暫的失神之後,有幾位代表從他們的座位上站出來,從他們每個人顫動的嘴唇裡和每顆閃著光芒的眼睛中,他們喊出:「備戰!」

昨天多人捨命,成就我今天自由
經歷了實力懸殊,九年中打了幾千場的大小戰役,由民兵及散勇組成的美軍及北美移民在付出超過二十萬條人命的損失後,美國終於獨立了!但也得等到許多年後,歷經華盛頓、林肯、金恩,才能享有今日的自由!在這世上有哪一個國家的獨立或革命,不是經歷無數人拋頭顱灑熱血的犧牲,才能得到民主與自由的!印度不抵抗主義的甘地、中華民國的孫中山、黃花崗72烈士、武昌起義第十次革命、北伐、八年抗戰、內戰…。當今天任何人在自由的國度享受自由時,就應當紀念那些為此而付出了生命代價的有名或無名的英雄們!

現代意義上的中文「自由」一詞竟然是從日本引入的漢文,是日本在翻譯外國文獻時首次使用中國古籍裏的「自由」一詞來對應「Liberty」、「Freedom」。而我們頗為熟悉的:「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卻是26歲的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山多爾,在西元1849年在瑟克什堡對俄大血戰中壯烈犧牲時所寫下的。

多少人假自由之名行作惡之實!
而今,當我們看到世人假「自由」之名,行浮濫、氾濫的傷風敗德行為,或是無惡不作、濫殺無辜、魚肉百姓、凌辱、斬首、把女人當性奴販賣…。無論是在本國之內、國際之間,或獨裁統治的暴君對付異己、恐怖組織對待手無寸鐵的無助百姓…這些罪惡,正如法國大革命中,於1793/11/8因被牽連而斬首僅活39歲的羅蘭夫人在受刑前的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的罪惡假汝之名而行!」最能描繪他們的可惡可恥可恨行徑。她是在之前所留下的名言。

縱觀世界196個國家(含台灣)中,真能符合並享有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中所重申的四大自由精神—「人人享有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予恐懼和匱乏。」恐怕半數以上國家的人民還相去甚遠!

世人幾時能得著人身與靈魂自由?
以上所談都還僅止於人身(權)、民族、國家的自由(主)。天下既沒有白吃的午餐,天下也沒有平白獲得的「生而自由」!凡生在自由國度的任何人,在生命中都應該承載著「不能承載的生命之重」。人不僅可享受已經獲得的自由,還要為他人、自己的後人,或下一代人承載他們也能享有我們同樣的,甚至更合乎人道及神創造世人所應有的尊嚴與自由的責任。因為「前人種樹,我們乘涼」,我們豈不應該也流汗、甚至流血—為後人種更多自由之樹,使更多的後人或他方、他國的人之「生命與靈魂」都得著「自由」的涼蔭所庇。

在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後,藉著祂的傳道、犧牲、十架上的捨命、無條件的代求與赦罪,我們始得蒙恩,並得窺見祂教導世人認識真理的奧秘—「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八章31-32節)這也使我們明白:惟有常在主的靈裡面的人,才能得著真正的自由。(哥林多後書三章17節)那也才是舉世萬民得著自由之時!阿們!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