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菜的記憶》年菜的闖關之路

3879_年菜的闖關之路


◎穆香怡(學園傳道會同工)

記憶中的除夕夜,不管年節的寒流多強、天候多冷,只要把店面的鐵門關上,全家人聚在一起吃媽媽準備的菜餚,最後再收到爸媽的巨款紅包,暖烘烘的心情無疑是一年最好的收尾。

團圓夜裡最幸福的回憶
我們平常一邊顧店、一邊吃飯,客人來時就要把碗筷擱在一邊,能夠不受中斷吃完一頓飯,反而很稀奇。難得除夕夜可以拉下鐵門,專心吃飯不管生意,對我來說真是一年當中最幸福的一頓晚餐。

全家在餐桌前的幸福回憶,都是媽媽一人在廚房裡忙進忙出的辛勞成果。在我和妹妹都長大成人之後,年節飲食依舊比照兒時辦理。除了幫忙備料和洗碗,大家對於媽媽煮飯、我們吃飯的這件事,覺得天經地義,從未想過需要調整。

直到去年的小年夜,為了趕在大妹回婆家過年之前,來個穆家小聚,儘管媽媽和小妹年節工作忙得不可開交,我和大妹打點幼兒累得分身乏術,但大夥兒總算趕在晚餐時間報到,一家人終於團圓了。

只不過,與熱絡的團圓情相比,團圓桌上卻顯得冷清。桌上只有一盤肉、一鍋湯和兩樣泡菜。

好在我們家人在一起話就特別多,吃什麼似乎不太重要,再加上小孩們滿地爬,大人也顧不得吃,聊天配飯就很知足。但也許是我自己下意識想要重溫兒時吃得滿臉通紅的回憶,總感覺少了滿桌豐盛的菜餚,就缺了年節的興味。

年菜分工最大挑戰
除了來年不可再馬虎的暗地決心,當下其實我很自責。我竟沒察覺家人聚餐這門功課,已隨著歲月遞嬗,從年事漸高的媽媽身上,轉移到理應獨當一面的女兒身上。且不論媽媽多麼樂意掌廚,但體力有限是不爭的事實,已不可能如往常一人包辦整桌,我們一定要分擔。

考慮到我們姊妹工作都忙,孩子又年幼,很難提早回娘家幫忙,所以我打算預購年菜。預購年菜早已蔚為風潮,但我們卻從未試過。只要在家,就是吃媽媽做的飯菜。媽媽的好手藝,讓我從小就是個餐桌前的乖乖牌。

預購年菜從去年十一月開跑後,我上網比較,也去店裡拿了好幾份宣傳單回家研究。我先從傳單上剔除媽媽的必辦菜色,再根據家人的口味,選了幾款菜式,待與家人討論。

接著我整合姊妹們的意見。小妹對吃很有想法,興致勃勃地打聽各家年菜,大妹的回應則顯得意興闌珊,因為她顧慮到媽媽的感受。

是的,最有挑戰的部份來了。我該如何告訴媽媽:我們來訂外頭的年菜好嗎?

我打電話給媽媽,問她若是買幾個年菜,聽起來如何?媽媽的語氣馬上變得僵硬。媽媽說:「我自己做就可以!」我解釋,因為顧慮到媽媽年節工作忙碌,體力也大不如前,我礙於孩子年幼,無法分擔廚務,但若可以事先買好幾樣現成年菜,大家吃得高興、聚得輕鬆。

「唉,隨便妳啦。」媽媽草草地把電話掛上了。

我知道媽媽的心受傷了。這麼多年來,我們家的伙食都由她親力親為。煮完一桌美食,媽媽常常累得一點也吃不下,但她總說:「看你們吃得那麼香,我就飽了。」這種付出的喜悅,是她下廚的莫大動力。現在聽到我要從外面買,她以為自己不再被看重、不再被需要,她感到被拒絕。

母親奉獻之愛無可取代
我沒有放棄預購年菜的計畫。我繼續物色年菜,也開始為團圓飯和家人的感受禱告。

隔了幾週,我再跟媽媽提起年夜飯。我說,我們還是很想吃媽媽的拿手好菜,只是再從外面買兩、三樣,如此既可增添過年氣氛,媽媽也不會太累。

媽媽還是不喜歡預購年菜,便提議吃火鍋。我說,現在家中人丁興旺,多一些菜色,吃起來更歡喜。

但又是一次無以為繼的討論,我索性轉移話題,聊聊總是讓外婆很開心的外孫。

過了幾天,這次換媽媽主動出擊。媽媽來電,說:「外面的菜都沒洗乾淨,我們還是在家裡吃,比較衛生。」我說:「今年就做一些改變好嗎?買幾樣我們在家比較難準備的年菜回來,如果不滿意,以後還是在家自己做吧。」

媽媽見我非常堅持,就勉為其難答應了。

終於通關了,我和小妹也早訂好年菜。有些現在已經在我家冰箱冷凍庫,有些則是靠近年關才去店取。

家人之間深厚的感情,才是圍爐的壓軸美味。若一家彼此不睦,縱有山珍海味,想必吃起來亦味如嚼蠟。我們已有壓軸美味,且已做好年菜的分工,讓人更加期待今年小年夜的團聚了。

見到媽媽時,我預備要用更溫柔的語氣感謝她為我們付出的一切。不管是預購年菜,或是自家菜餚,真正無可取代的,是她奉獻自己的愛,以及逢年過節時,她為我們帶來的珍貴回憶。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