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並非上帝不說話 而是神在沈默中依然說話

3882_沈默並非上帝不說話_1
《沈默》訴說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受命到長崎,調查恩師費雷拉神父(見圖)當年棄教原因。(Silence Movie臉書)


【特約記者鍾小玲/編譯】好萊塢名導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歷經波折,終於在2016年推出最新作品《沈默》(Silence)。這部電影改編自日本作家遠藤周作同名小說《沉默》,對遠藤周作來說,「沉默」並不代表上帝不說話,而是上帝如何在沉默和痛苦中對世人說話。

以下為馬德里的歸正教會牧師約瑟.塞哥維亞的評論分享,他是西班牙福音聯盟神學委員會主席,也是世界福音聯盟與羅馬梵蒂岡進行神學對話的代表之一。塞哥維亞也是西班牙幾間神學院的教授,他的著作豐富,每週也定期在福音網站上發表文章。

訴說幕府禁教時代信仰掙扎
《沉默》是遠藤周作早年的重要作品,它是根據十七世紀的日本史料創作的歷史小說,故事背景發生在德川幕府下達禁教令的時代,葡萄牙的耶穌會教士洛特里哥受命到長崎,調查他的恩師費雷拉神父(Ferreira)當年棄教的原因。洛特里哥在傳教與尋訪過程中,經歷種種現實的衝突與掙扎,體會到人性的軟弱,對基督信仰進行更深層的思考。

與基督教世界推廣的其他電影相比,《沈默》這部電影中的對話包含了更多基督教教義,深刻地反思神的恩典與人的棄教、相信與背叛的沉重議題,觀眾可能不容易理解片中欲傳達的理念:費雷拉神父面對德川幕府的禁教令,如果不宣布棄教,幕府就會多殺一個信徒,那麼,神父到底要選擇神而殉教?還是選擇人以挽救其他無辜信徒?在這樣的兩難中,神父選擇踩踏象徵信仰的耶穌聖像,因著軟弱體恤生命而口裡拒絕了信仰。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揭露信徒懷疑恐懼的黑暗面
就像其他偉大的電影一樣,《沈默》一片可用許多不同的方式解讀,它也讓人聯想到影史上其他經典,像是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根據波蘭裔英國作家約瑟夫.康拉德(Joseph Conrad)的小說《黑暗之心》(The Heart of Darkness)改編的電影《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以及約翰.福特(John Ford)執導的《搜索者》(The Searchers)。

這兩部電影都傳達出類似的主題,就是原本奉命消滅邪惡力量的英雄,在旅程中因為受到恐懼、暴力、仇恨的摧殘,最後漸漸變成自己本來想要消滅的魔王。在《沈默》這部電影中,觀眾看到的也是一趟旅程,它不只是揭露了拒絕基督信仰光照的黑暗世界,也揭露了信徒心中對信仰產生懷疑和恐懼的黑暗面。

紐約評論家理查.布拉迪(Richard Brady)認為,史科西斯在《沈默》片中再次運用了同樣的主題:現今的世代也是一樣,繼續在尋找救贖,他們不想被拯救。

《沈默》這部電影一開始,觀眾發現殘忍的審判者並不是基督教或伊斯蘭教,而是信仰佛教的當權者時,可能因為基督宗教被逼迫、信徒受苦而感動。但不久之後,觀眾就會開始疑惑:如果一定要公開踐踏耶穌聖像,也就是透過所謂的「踏繪」儀式宣示棄教,才能救其他信徒不受凌虐殺害的話,到底這些宗教象徵有那麼重要嗎?踐踏這些信仰象徵有那麼嚴重嗎?電影中最發人省思的對話之一,就是有教士說,那些受逼迫的信徒「把信仰的象徵看得比信仰本身還重要」。

為了理解這個問題,我們需要認識,在羅馬天主教是由聖餐(聖體聖事)所主導,主理聖餐成為天主教與基督新教爭論的焦點之一,因為天主教相信信徒在聖餐中領受的無酵餅和葡萄酒,在神父祝聖時即化成基督的身體和寶血(「變體」,trans-substantiation),但基督新教一般不認同此觀點。當然,基督宗教信仰的根基建立在道成肉身上,但對於猶太教、伊斯蘭教和其他東方宗教來說,都沒有這樣的教義。

3882_沈默並非上帝不說話_2

洛特里哥在傳教與尋訪過程,經歷種種現實的衝突與掙扎。(Silence Movie臉書)

信仰是象徵或現實?
身為天主教徒的遠藤周作看自己的信仰「更接近基督新教」,認為信仰是他自己與上帝之間的事,只能用恩典解釋。不過,塞哥維亞牧師認為,《沉默》這本書要表達的,並不只是遠藤周作具有個人特色的信仰以及至高無上的恩典,還有他懷疑信仰象徵的價值,有沒有必要超過信仰本身這個議題。

日本名畫家藤村真(Makoto Fujimura)可以幫助人們更多理解遠藤周作的信仰。藤村真透過英文創作,在美國出版了好幾本書,在其中一本他獻給遠藤周作的書中,還找了美國基督教作家楊腓力(Philip Yancey)寫序。

塞哥維亞牧師指出,《沉默》這個故事的確是建立在天主教的根基上,其中所探討的「棄教」主題也被拿來與基督的犧牲相比。這個主題並不罕見,其觀點源自1970年代的神學,認為教會遭逼迫要歸因於差派到國外的宣教士。此外,《沉默》這本書也讓人想起「匿名基督徒」這個主題,它類似伊斯蘭教中的「浸禮宣道學」或是預測教會將會消失的世俗神學,不過塞哥維亞並不認為這是遠藤周作想要在《沉默》書中探討的議題。

跟隨耶穌是充滿苦楚與愛的旅程
塞哥維亞牧師設法體會遠藤周作的處境,指出信仰天主教的遠藤周作,在神道教與佛教為主的日本社會中屬於少數,而信仰基督新教的塞哥維亞,在天主教為大的西班牙,同樣屬於比例低於總人口百分之一的少數。塞哥維亞提到《沉默》一再出現的句子之一,是審判者說,基督宗教沒有在日本落地生根並不是宣教士的錯,而是這個沈淪的世界所造成的。

塞哥維亞牧師認為,現今基督宗教在西方世界面臨的處境,與十七世紀天主教在日本並沒有太大的不同。雖然今天的教會並不是受逼迫的少數,但現今教會所提倡的道德觀並不受世俗社會認可,也不知如何處理像是教會在歐洲日益邊緣化和受藐視的問題。

塞哥維亞牧師表示,遠藤周作說,上帝在受苦中對世界說話。腓立比書二章7-8節說,耶穌「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上帝來到這個世界,在軟弱中顯現祂的力量。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十二章10節說:「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

塞哥維亞認為,在基督教教義上,《沈默》這部電影比其他教導「重要價值」的電影更重要,因為它不只是簡單推論「上帝未死」,而是從電影中導出上帝在軟弱、懷疑、受苦當中,與世人同在的事實。

痛苦並不能使我們與上帝隔絕,反倒是讓我們更接近祂,跟隨耶穌是一趟充滿軟弱、苦楚與愛的旅程。我們當然不想要因為信仰受逼迫,但逼迫可能無法避免。面對信仰的逼迫,以賽亞書五十三章7節說:「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基督徒可能無法拯救世界,因為即使我們再怎麼努力效法基督,還是只有基督能夠拯救世界。如同《沉默》這部作品提醒我們的,我們就像彼得或猶大一樣,需要上帝的救贖,而這樣的救贖,只有透過祂的恩典才能得著。(來源:Evangelical Focus)

註:遠藤周作原著中文譯名為《沉默》,馬丁史柯西斯執導電影則譯為《沈默》。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