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慎終追遠就是傳承

3882-慎終追遠就是傳承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

華人的農曆年剛過,忙碌的生活雖然又悄悄啟動了,但今年短暫的年假並未沖淡年節的氣息。現代社會對於傳統具有一絲淡淡的鄉愁:再遠,也要回家;再累,也要相聚。即便在現代科技的簇擁下,相見不再是遙遠、相會也可以很電子化,但過年時,回家仍擠爆了各大交通樞紐,擠爆中散發著絲絲溫暖的親情。

回家,啟動線下模式,補足了線上所欠缺的臨場感。回家相聚往往也包括了在春節期間的掃墓行程,這是一個很特殊的習俗,對孩子們而言似乎是郊遊、對大人們而言是慎終追遠,這是新年伊始的一樁大事,也蘊涵著人生的大智慧。

新年再啟航的動力
終,是人生的盡頭,慎終所指為居喪能遵守禮法;遠,遙指祖先,追遠要慎重地辦理父母喪事,虔誠地祭祀遠代祖先。大陸電影《非誠勿擾2》中的悲涼段子透露了世人對死亡的不安:死亡之後,有什麼在等待著我們?著實令人害怕,怕像走夜路,敲黑門,你不知道門後是五彩世界還是萬丈深淵,怕一腳踏空……怕不是結束、而是開始。劇中男配角使勁地對抗自己的呼吸,微弱且緩慢的抒發自己對死亡的認識,加大了文字腳本的張力。死亡,恐怕不是大學生修習「生死學」所能解惑的,值得我們花一生探索其莊嚴的意義。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遠,是人生的來頭。掃墓,儀式化的慎終追遠,是許多家庭在春節期間的固定行程,在喜慶的當下追念先祖、凝視生死,是華人另一深層的生命關照。同一個關照,也展現在中國北京大學,因為連北京大學的門房都是哲學家,有訪客入校時總遭盤問:「你是誰?你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這當然是另外一個段子,在門房的盤問中都透露出對存在的探索。在掃墓的儀式中,我們也得嚴肅的回答上述三個深層問題,若不知先祖的軼事與價值觀,何以理解我之所以為我?何得當下安身立命的脈絡?

我的當下,表彰著時間軸線上的一個時間點:我在這個點上延續過去、積蓄未來,在我之前有我的父母、在我之後有我的子女,這放大了「我」在時間軸線上的意義,不會淪為時間軸上的一葉扁舟,孤獨的航行著。這種歸屬感是馬斯洛的需求層級所廣泛被引用的,「我」不僅要歸屬一個水平的族群、也要歸屬一個垂直的族群,那是過年、圍爐、回家的深層意義,也是新年再啟航的動力。因此,不管基於任何理由,對於那些無家可歸的人、或有家歸不得的人,「苦」在於失去了對當下的定錨、過往的緬懷與未來的奮鬥。

維繫情感和恢復關係
慎終追遠,不僅是情感的維繫,更是關係的恢復。沒有關係的情感是充斥於社會與演藝版面的新聞、沒有情感的關係是不值得一晒的做作。或許有人把悲涼視為審美的前衛標準,試著把自己推向萬丈深淵的邊緣,以虛無、暴力與恐懼美學的鑑賞者自居,但真相往往是藉著所營造的孤懸一世,試圖迴避感情與關係的深刻經營。

關係中若無傷害與缺憾,那該是多麼美妙的世界?男女、父子、祖孫、東西各種對位,期待遇見又想拋棄逃離的兩相拉扯,構成了文學、音樂、劇場或電影的基本素材,不和諧的變奏或錯愕的場景之所以引發共鳴,因為那是不加矯飾的人生!但除了這些,人生之所以值得,因為還有很多美好:忠貞、堅毅、忍耐、包容、等待……這些都表徵著「愛」這顆鑽石的不同切面,令之璀璨。

接納不完美的真實人生劇場,將之轉化為以愛為名的家園與國度,是站立在生命之前偉大的莊嚴!在蜿蜒的人生路徑上,許多美麗的風景終成過眼雲煙,但也有許多尊貴的價值,將歷經時間的熬煉,成為世代綿延的傳承。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