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獸需要的是擁抱─從電影《分裂》談心理疾患源於社會的忽視

3884_野獸需要的是擁抱_從電影分裂談心理疾患源於社會的忽視
圖片提供/環球影業


◎徐硯美

「解離性人格疾患」,又叫做「多重人格」,是一個經常與「精神分裂」(思覺失調症)混為一談的心理疾患。顧名思義,「解離性人格疾患」即是在一個人具有一個以上,甚至多個「人格」。這是心理疾患中,極為複雜且未被完全探究的疾患。因為在很多時候,解離性人格疾患會被當作「被鬼附」,或是某種「角色扮演」,導致患病者並沒有第一時間獲得正確的醫療與處置,甚至,絕大多數的人,都以一句「神經病」來蓋括。

事實上,研究指出,解離性人格疾患大多與「童年創傷」有很大的關係。以至於用比喻來說,它是人的一種自我防衛機制,將原本受創的人格封存在意識之外,再由按照不同的外在威脅而形成的人格進入意識層與外在接觸、對話、生活。

3884_野獸需要的是擁抱_從電影分裂談心理疾患源於社會的忽視2

描述「多重人格」的作品
《分裂》不是第一個探討解離性人格疾患的電影,1996年由美國影星李察吉爾與艾德華諾頓飾演的電影《驚悚》(Primal Fear),也是改編自同名小說,由艾德華諾頓飾演的殺人犯亞倫,就是一位「解離性人格疾患」的患者。另外,擁有心理學背景的作家丹尼爾凱斯於1981年出版的《24個比利》(The Minds of Billy Milligan),亦是真人真事的傳記式小說。而日本暢銷的恐怖小說作家貴志佑介1996年撰寫的首部作品《第十三個人格─ISOLA》也是以該疾患為主題的作品。可見得近年來,無論是心理學、文學、電影,「解離性人格疾患」這個病症,都是越來越被關注的議題。

但,不禁要問的是當「解離性人格疾患」的患者真的出現在我們的生活當中,我們真的了解嗎?或者要問,我們真的有嘗試要了解嗎?我們真的願意協助嗎?或者,我們願意嘗試為他尋求協助嗎?在敘述這部電影之前,筆者想推薦另一本由瑪蓮娜‧史坦伯格寫的書《鏡子裡的陌生人——解離症:一種隱藏的流行病》給嘗試想要了解這類疾患的讀者,在看完這部電影之後,可以作為延伸閱讀。

Split

被傷害的傷害人
電影《分裂》敘述的是一位叫做「凱文」的男子(詹姆斯麥艾維飾),因童年遭受母親虐待,心理受創,因此產生了人格「解離」,衍生了廿三個人格。劇情開始於三位女同學凱西(安雅泰勒喬伊飾)、瑪西婭、克萊兒三人在一場餐會之後,正準備乘坐克萊兒父親的車子返家時,被凱文廿三個人格之一的「丹尼斯」綁架。三人被迷昏,醒來時被囚禁在一間毫不透光的地下室小房間內。

整個故事以三條敘事線往前推進:一條是三個女同學在小房間內企圖逃生,卻不斷遭遇凱文的人格轉換,其中包括有強迫症的「丹尼斯」、陰晴不定的女性「派翠西亞」、九歲的小男孩「海維」;第二條是凱文發展出的外向性人格「貝瑞」,不斷地拜訪心理醫師佛萊契醫生,觀眾可以從佛萊契醫生口中得知,她不斷在半夜收到凱文的某一個人格發出的「求救信件」,可是,在詢問「貝瑞」的過程中,又遭到他不斷否認;第三條是最特別且關鍵的,就是三個女同學中的「凱西」的童年。她與爸爸和叔叔一同學習狩獵、面對野獸,卻也揭露出一個不為人知的事實。凱西曾遭到叔叔的性侵,並且長達數年之久。

隨著這三條敘事線的交織前進,不斷預示著一件可怕的事情將要發生,就是凱文即將發展並釋放出第廿四個人格──野獸。而他的形成與他的宗旨,恰好就是「防衛機制」的頂峰──復仇。可是,單一的復仇,又不足以形容他的可怕,原因是他將自身的痛苦,轉化成另一個「定義」,就是「淨化」,於是,他將他童年所受到的暴力虐待,看作是一種「進化」同時也是「淨化」的過程,於是認為沒有受過苦難的人,是「不潔之人」,所以第廿四個人格「野獸」所肩負的,就是對少女進行殘暴的「殺戮」。

被了解的了解人
電影中的佛萊契醫生是一個關鍵人物,她具有高度溝通的智慧,謹慎、小心地與凱文解離出的人格對話,透過以往細膩地記錄每一個人格的特質,她精準又大膽地辨別具有強迫症的人格「丹尼斯」怎樣假裝外向樂觀的人格「貝瑞」,並且了解、明白丹尼斯這個人格的出現原因,是凱文小時候遭受虐待後,企圖將每樣事情做到最好的完美主義性格,以防止自己犯錯再次遭受到嚴重的懲罰。

然而,另一個辯證點就在凱西的身上,同樣在童年受到嚴重創傷,且至今仍在繼續的她,在電影一剛開始就特別交代她是學校的異類,經常翹課、逃家,有種種反叛的舉動。但是,她並沒有像是凱文一樣具有多重人格的疾患。反之,她相對於另外兩個女同學瑪西婭與克萊兒,在遭受到綁架時,顯得冷靜與機警。懂得利用凱文人格中九歲的海維,從他的敘述中,不放過任何資訊,且透過各種方式,建立信任關係以求逃脫。

這部電影把很大的篇幅用來建構凱文的人格與鋪陳野獸的出現,以及三個少女的受害與逃生過程。但,身為基督徒的我們究竟可以從這樣的一部電影當中思考些甚麼問題?

我們可以思考如果是耶穌,他是如何面對生理與心理的疾患?我想,無論是在格拉森被二千個鬼附身的人,又或者是長大痲瘋的人,又或者是在耶穌講道時,摸了耶穌衣服穗子血漏停止的婦人,耶穌的態度都是一致的──憐憫。格拉森的病人,耶穌對他說:「將主為你所做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耶穌說「憐憫」;長大痲瘋的病人,聖經上記載:「耶穌動了慈心,就伸手摸他。」;血漏的婦人,耶穌稱她為「女兒」。

其實,有很多的心理或生理的疾病,我們並不是專職的醫生,沒有辦法開藥,也沒有辦法動手術,更沒有辦法給予真正有效的心理諮商或者建議,因此,我們往往在束手無策的第一時間就只能說:「我來為你禱告。」但是,在禱告以先,我們常常忽視兩個步驟,一,就是消解因為不了解而生成的「恐懼」;二,就是去了解人,與人所罹患的疾病。了解與接納往往才是在生理與心理上受苦的人,第一需要的,然後才是積極性的治療。

我們常常正視「人」卻不敢正視「病」,很多「野獸」的生成,不僅是來自於一個急性的創傷,更令人難過的事實是,他來自於長期的漠視甚至是歧視。耶穌的醫治從來不是只有「生理」的,因為祂知道是人的「心」病了,身體才無法好起來。心先被憐憫摸著了,病才能從那一刻開始,領受醫治。

分裂 Split
上映日期:2017-02-03
級  別:輔15級
導  演:奈沙馬蘭
演  員:詹姆斯麥艾維、安雅泰勒喬伊、金德瑞克特、布萊德威廉亨克、貝蒂芭克利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