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書寫》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3887_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向日葵花

蝸居都市水泥叢林中,處在壓迫緊張的空間,幸得窗台前小小一方地,種了數個盆栽。土中或撒了種子,或植了樹苗,三天兩頭澆水,就看著幾株不同面貌的花草小樹由稀疏到茂盛,成了微觀的綠葉叢林。

一葉一草微觀造物奧秘
我喜歡假日時坐在窗前,靜觀陽光逆照下的一葉一草,讓心靈休憩,某個角度而言,也成了我敬拜神的方式。細細慢慢地觀察植物,會從其中看到神奇妙的創造和護理,進而驚嘆及頌讚這位全能主宰。「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一章20節)

天地之大,處處可見到神的創造奇妙,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只要我們願意謙卑觀察而不穿鑿附會,就可知道神的創造與其工作。

單就對植物的認識,就足以讓我們對那造物者的奧祕感到驚豔。從生物分類的學問而言,植物是兩大界之一,植物界的種類無以計算,有科學家粗估約三千萬至五千萬種,其中充滿令人測不透的奇妙。專家學者和園藝愛好者除外,尋常百姓能夠叫出的植物花草名稱,大概可有二、三十種;而平日我們眼目所及,只要用心觀察,每天也可看到五十至一百種,若沒有,我們要憐憫自己而走向戶外。

觀察植物也讓我們思想自己的生命及「天上的事」。有一位神學生,其畢業論文定名為〈人與樹的神學〉,大意是在探討樹(植物)的受造意義,及其與人(動物)受造間的關係;另外也討論有關人墮落(惡)與植物的關連;更進一步探討植物所呈現神拯救的形象。由這篇小論文來看,雖有其更多可探討的空間,但已經讓我們注意到植物受造所表現出來的奇妙,及它到世界終末的意義。

與植物共度靈修時光
再回到身邊可及的植物,從它們的造型與結構,來體察神創造的奇妙:植物的種子,是由種皮、胚與胚乳組成,它們的生命(胚)都要衝破種皮而發芽,之後不論遇到任何環境,都要奮力成長,呈現出千萬風貌。

它們有的在溫室,有的在岩壁,有的在花園,有的在馬路邊的水泥地上。它們被神賦予了創造意義與生命活力,可能還具有神所賜的選擇能力,甚至用「可歌可泣」來形容其生長過程,也不為過。

有位在國家公園擔任義工解說員的知名作家說過:「在大樹面前我們要謙卑,它可以活千百年,而我們人只能活幾十年。」張文亮教授在其《科學大師的求學戀愛與理念》書中,寫到草類研究專家蔡斯女士,她一生致力於追尋探究世上各種草類,「為小草去探險」。

蔡斯說過:「草在聖經中有非常顯著的地位。」而植物在基督信仰中,可引發我們對神產生更多的思考與認識。那麼,每天看看花草,摸摸樹木,是何等重要又幸福的事,其產生的靈修果效,想必可與內室的讀經禱告相得益彰。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