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敬虔,才是夢想的起點

3888_敬虔才是夢想起點


◎陳仰德(長榮大學神學碩士班學生)

你的夢想是什麼?在流行音樂歌詞中,在交談之際、自我躊躇等時刻,皆可見到這個熟悉的問句,然而你有沒有懷疑過?實不相瞞,我經常懷疑自己曾脫口而出、動筆而述的夢想。

普遍人的夢想,往往聚焦於自身工作職位的晉升,而我也不例外。自大學以來,我的夢想始終是有一日能成為神學家,能如校園中授課的教授們,有牧會的經歷、博士的學歷、過人的腦力。於是,我在心中悄悄的立定目標:「我要成為神學家」,而我從事神學工作之前的自身反省,也就此展開!

聚焦頭銜與社會地位
或許是受到大環境的影響,我開始將目光聚焦於社會現實與職業頭銜,並以頭銜作為個人價值的表彰,期望自己能夠站上社會地位的高處,能夠受人敬重,有充分的自由時間,有社會平均標準以上的薪資收入,得以延續父母現階段提供給我的安逸生活。

漸漸的,這膚淺的想法就成為我夢想的起點,指望有朝一日在自己的名字前方,能夠冠上個Pro.或Dr.稱謂,用以滿足自己對於頭銜的慾望,以及確立自己未來的工作取向。

說到這,長輩們往往會稱許道:「有夢最美,希望相隨」,但我內心深深知道,眼前的夢想只不過是建築在自己對於未來的恐懼之上,並不值得稱讚。

而值得感謝的是,在我熟悉的校園中,曾有三位教授(兼牧師),用他們的行動、言傳教導我,使我對於夢想的真義有了反省、再造的機會。

原來,「敬虔」才是夢想的起點。

「敬虔」可說是宗教領域的專有形容詞,形容一位人物對於自身信仰的態度。然而,若進一步的挖掘這個形容詞的內涵,我認為會發現兩大元素:「尊崇」與「順服」。尊崇好比「知」、順服好比「行」,有如「知識」與「實踐」的關係。「知行合一」本是明朝思想家王陽明用於闡述其心學的核心理念,更是耶穌復活後對於眾門徒實踐「大使命」的背後精神。我非常感謝上帝,藉由三位教授的榜樣來感動我、轉化我。

神學院教授的知行合一
以下是我三個階段、真實在校園中經歷的故事:進入大學神學課程之初,我準備了厚厚的筆記本與油墨量充足的筆芯,於黃伯和教授的第一堂授課,準備記錄預想中龐大的理論性文字,但沒想到,教授問了一句:「你們認為Theology(神學)這個名詞之前,應當使用什麼動詞?」

原先我想,教授想的答覆應該是「研究」吧?一片猜疑之後,教授給予了他心目中最佳的解答:「Doing (做)」!這個解答,轉化了我最初對於神學家的認識,每個類型的神學,都有它所關懷的對象,神學就該是行動,做就對了!

當我預備升上大學二年級時,一場車禍在我右手前臂留下長約26公分的疤痕,初癒的傷口經歷結痂後,漸漸露出原有的肉色,但有蟹足腫體質的我,疤痕一天天的腫脹,經常使我又痛又癢。

有一天下課後,我站在電梯前等待下樓,被系上的莊雅棠教授給叫住,他親切的問候我車禍復原狀況,並在電梯門關上前對我說:「我明天拿一罐很有效的藥膏給你!」果真,隔天上午,教授在七樓的樓梯間出現,喘噓噓地將藥膏交在我手中。

對我來說,這還是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師長如此照顧,至今這罐小小的黃色藥膏仍放置於桌前,雖然內已見底,但每當我看到它,心中就複習著教授對我的關懷。

從神學家到生活家
進入研究所階段後,我成為通識課程「生死學」的教學助理,此課程由沈紡緞教授授課。在剛好一百人整的班級中,有一位神情虛弱的女同學,於課堂上自告奮勇地走來台前,向同學分享自己在兩週前經歷生產之痛,以及作月子的現況,並用自己於未成年階段經歷了手術墮胎、未婚懷孕的經驗,來勸勉台下的同學,作為兩性教育的範例。

一週之後,當課程結束的鐘聲響起,教授向前去囑咐這位女同學:「請妳等一下,我有話要對妳說。」身為助教的我,滿懷好奇的在後方觀察。一會兒,待班上同學皆離開教室時,教授手提盛滿健康食品的牛皮紙袋,交給了這位女同學,並溫柔的說:「這些是對妳有幫助的營養補品,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喔!」此話一出,我的眼眶頓時被淚水給模糊了。

以上的經歷,都成為我生命中的力量,亦促使我反省原先膚淺的夢想。這些教授們,確實擁有我所欣羨的職業頭銜與社會高度,那些是我曾經渴想的目標。但更重要的是,他們以身做神學,向我示範對於信仰的「尊崇」以及對於神話語的「順服」。我認為,這就是知行合一的典範,不只是神學家,更是生活家。

我很榮幸能在這所校園學習有關於神的知識,也期望自己不忘實踐基督之愛。

最後,再問自己一次:“What is your dream?”(你的夢想是什麼?)我的回答是:「我要成為一位生活家!」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

2017美聲主廚聖誕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