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蒙恩》再站起來

3889再站起來


◎施錦雲

2015年七月23日清早,我正在預備長青聚會的材料,突然接到來電:「我是高雄榮總醫院護士,妳的女兒車禍受傷,現在在急診室,麻煩妳過來一趟。」護士沒有回答我所探詢的情況,只提醒小心開車。匆忙交代事情,便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前往榮總。

追撞事故恐致一生遺憾
我到醫院見到女兒的剎那,以為事情不算太糟,從外表看來,她只有一些皮肉擦傷。但是當我靠近她,她說她左半身完全無法動彈。我們在急診室焦急等待,從白日到夜晚,最後醫生根據電腦斷層及各樣檢查對我宣判:「她的第一、第二根頸椎斷裂,可能終生癱瘓或者一輩子坐輪椅,好消息是大小便沒有失禁。」由於傷勢嚴重,女兒隨即被轉往加護病房觀測。

加護病房醫生(神經外科主治醫生)則耐心向我解釋女兒傷勢,並且重申急診醫生的宣判:「她可能終生癱瘓或者一輩子坐輪椅。」他也說明未來將採取的療程,會先以頭頸胸支架固定三個月,讓斷裂的頸椎復原,若效果不彰,才會動用手術。我沒有心思去想醫生的療法,只想著:「該如何幫助終生癱瘓的女兒?」

女兒車禍是機車與機車的事故,她是乘客,她男朋友超速追撞對方,導致她從後座飛出。闖禍的男友受了點小傷,在加護病房外自責不已,他信誓旦旦的安慰我,會照顧女兒一輩子。年輕人並不知道這輕易說出的承諾要付出多大代價,這是多麼艱難的任務。我並不指望他,我的盼望只在於神。當晚回家,我馬上發出大量的電子信件,盼望透過弟兄姊妹的禱告,求神賜下憐憫與醫治,破除醫生的宣判。

前所未有的苦難帶來祝福
隔日去加護病房探視女兒,她的頭髮已被理光,頭上植入四個釘子,身上穿著彷彿盔甲,也就是頭頸胸固定支架。在植入頭釘的過程,女兒說她哭了兩個小時。我暗自慶幸不在場,否則將難以承受她的悽慘哭聲。知道她心裡不好受,只好打趣:「至少妳現在可以體會耶穌被釘十架的痛苦了。」

第四天,女兒自加護病房轉至普通病房,我戰戰兢兢地接下照顧她的重責大任。每次幫她翻身、擦澡、解便,都要非常小心,稍有不慎,她就痛的哇哇大叫。每天除了六小時一粒的止痛藥,還需仰賴止痛針睡覺,後來護士不肯再幫她打針(怕她上癮),她才忍痛度過。那實在是一段辛苦又難熬的日子!

然而前所未有的苦難,卻帶來前所未有的恩典與祝福。在醫院,每天都有不同教會的牧者與弟兄姊妹前來關心與禱告,而透過信神校友會的動員,我們也收到很多愛心奉獻,這都成為後來長期抗戰的有力後盾。

當充滿愛與醫治的禱告聲此起彼落地迴盪在病房,女兒的身體開始有了奇蹟式的反應。她從左手手指動、手腕動、手肘動、手肘上下動,一點一滴,慢慢地、漸漸地進步到可以坐起來。

住院第廿四天,女兒從神經外科轉至復健科,進行更複雜的復健療程。復健過程中,她遭遇長智齒的大考驗,巨大疼痛打擊她的心靈,也磨損我的耐性。身穿頭頸胸固定支架,牙醫不敢做任何處置,只開止痛藥減緩,止痛藥無效,另靠中醫針灸減痛,如此勉強地、混亂地度過智齒的陣痛期。這「患難生忍耐」的艱困試題成為她廿歲生日,不得不接受的成人禮。幸好一切的痛苦,最終有美好的結果。

復健路漫長 折騰中有恩典
在神經外科病房,女兒只能坐著,來到復健病房,她從原本坐著,進步到站著、移步、甚至走路(使用助行器)。不管是職能治療師,或是物理治療師、復健科醫生,大家都很有耐心的指導她、鼓勵她、逗她開心。只是,因為健保住院有上限,女兒雖沒完全康復,仍不得不出院,這是健保制度的無奈,醫院也沒有辦法。

出院前一天(住院第五十天),醫生為女兒準備一場音樂歡送會。復健科的醫護人員歡聚病房,聆聽女兒用電子琴自彈自唱,並獻上無限的祝福。一個被兩名醫生宣判終生癱瘓的人,竟可以坐著自彈自唱,這是多麼美麗且令人感動的畫面!

出院回家,女兒改成每週一次的物理與職能治療,也順便檢查、調整支架位置。三個月一到,她開心的住院預備拆除支架,但電腦斷層顯示,頸椎斷裂之處並沒有按預期黏合,這消息如同長智齒,再度考驗女兒的心靈。

三個月中,因為身上的支架,她無法洗頭、洗澡、側躺,熬過種種不便,為的就是拆除後的自由。哭過、鬧過之後,她還是遵照醫生的指示,再戴一個月的支架。一個月後發現又不行,再戴一個月。然而最後這一個月還沒到,就在例行檢查中發現頭釘處受感染,於是馬上住院拆除支架,換成另一種頭頸胸固定護具。

第三次住院廿五天,主要施打抗生素治療感染的問題。治療初期還發生嚴重過敏,被迫中斷換藥。雖然頭上折騰不斷,但腳上得以因為住院復健,不斷恢復功能。第三次出院,她已經可以不靠輪椅而自己行走了。如果光靠每週一次的復健,她的腳力無法如此進步,這應證一首歌所言:「每次的打擊,都有真利益。」

從動彈不得到再站起來
儘管女兒頸椎復原慢,從原先預估的三個月,一直延到十個月(第二種固定護具戴了五個月);儘管車禍復原之路漫長,過程備受煎熬,且留下難以改變的後遺症(左手指靈活度受限、頸部不能靈活轉動),但最終可以不用開刀,可以從「終生癱瘓」恢復到「自我照護」的能力,一切的辛苦、折磨都是值得的。

復健科醫生曾說,當他第一眼看到躺在病床的女兒,他心裡想,這女孩一輩子完了,他沒有想到,她還有站起來的一天。是的,上帝垂聽眾人的禱告,破除醫生殘酷的宣判,並憐憫我這軟弱的母親;祂在榮總醫療團隊面前,行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奇事。

如果未曾經歷動彈不得,就無法體會再站起來的寶貴。這場突如其來的意外,打亂女兒的生涯規劃,卻重塑我們母女的情感。女兒在大二休學,一邊工作一邊準備重考。她的休學、她的叛逆,曾引發我嚴重暈眩,也造成我們之間關係緊張。

在出車禍前,我們已經沒有辦法好好的討論事情,我好像已經沒有這個女兒。因為車禍,我們被迫天天住在一起,什麼事也不能做,反而可以澄清過去許多衝突的想法,重新用愛來理解與尊重對方的感受。

上帝藉著這場車禍,使我放下對女兒的掌控,也把我失去的女兒再帶回來。女兒在車禍後的第十一個月回到原來公司上班,之後也重回大學就讀(進修部)。雖然她走的不是我期待中的人生路,但我知道,醫治她的神,會保守她走在祂期待中的人生路。

每當我回顧這場意外,以及奇妙的復原之路,我就會生發盼望,無論遭遇任何困難與打擊,神都會以祂的信實與能力,帶領女兒以及我們這一家!

3889_再站起來

作者(右一)陪伴女兒(左一)度過漫長復健之路。 (作者提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