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龍記:啟示錄查經7》天城頌歌與地城哀歌

3890_天城頌歌與地城哀歌


◎白恩拾(溫哥華安提阿教會牧師)

經文:
啟示錄十八章1節至十九章10節

西元1859年,英國小說家狄更斯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寫了《雙城記》。故事以巴黎和倫敦兩大城為背景,描寫人為愛而犧牲的故事。其實早在西元413年,奧古斯丁便以羅馬被蠻族歌德人入侵為背景,寫了曠世名著《上帝之城》,這是更早的雙城記。

兩種愛情產生了兩座城
奧古斯丁說,兩種不同的愛情,產生了兩座城──愛自己,輕視上帝,產生「地城」;愛上帝,輕看自己,產生「天城」。地城的市民喜愛自誇,天城則受上帝讚揚;地城之民尋找人的榮耀,天城之民以上帝為最大榮耀。基督徒現今暫時「流亡」在地城,卻屬於天城居民,也將回到天城。

而在第一世紀末,使徒約翰在拔摩海島已寫下了他的「雙城記」──天城新耶路撒冷,與地城巴比倫(就是羅馬)。世上所有的人,分屬兩城,人在其中可遷徙,但身份只能屬於其一。

地城的王是龍,用強大的軍事政治做後盾,脅迫人順從,又用繁榮富有的商業,使人忙碌;再用宗教文化,使人失去判斷力,甘心降服於龍的統治。每個市民都是小神,在晚餐的供桌上祭拜自己,在白天工作的戲臺上榮耀自己。

另一座城是上帝之城,城名為「新耶路撒冷」。市民雖活在地上,靈魂屬於天上。市民生活有兩個特質:盼望和忍耐。盼望基督的新秩序,新生命來到;忍耐每天受地城的騷擾,甚至迫害。但天城之民把受苦當作新娘服穿上,等待基督迎娶入城那天。

在許多大城重複應驗的預言
天使也讓約翰看見,地城雖強大,但已受審判並要傾覆滅亡。天使呼叫聖徒離開:「從那城出來吧!免得和她在罪上有份」(和合本修訂版,十八章4節)。雖然聖徒的身體要暫時流亡異鄉,但他們的愛情,卻要遠離、不要留給地城。

當審判來到,人人都將措手不及。有人會唱哀歌,但沒人「彈琴、歌唱、吹笛、吹號」,全城寂靜,藝術文化活動終止。也見不到「各行手藝的技工」,科技產品停止生產。還有,人也聽不見推磨的聲音,沒人為吃飯而勞碌奔波。不再有夜店笙簫,不再有霓燈伴天明。沒人結婚,沒人談生意,一切活動終止(十八章21-24節)。

西元410年8月24日,當哥德人從陸路衝進羅馬城,羅馬人驚慌失措地體驗到約翰的預言發生在他們身上。2001年9月11日,兩架飛機從天空衝向華爾街的榮耀雙子星大樓,紐約人正常的活動嘎然而止。許多靠她為業的:「都遠遠地站著,看見燒她的煙……」(17-18節)巴比倫受審的歷史,驚異地在許多大城重複應驗。

天城的情景大大相反。地城被毀,天城卻擠滿人(十九章1節),一點也不安靜,人盡興地大聲讚美。經文沒提到樂器,那沒關係!天城之民都敞開歌喉,高舉雙手就可獻唱:「哈利路亞」──讚美雅巍(Yahweh)。這個簡單而有力的頌詞,新約用四次,全出現在此。

天城居民的快樂,不必藉助樂器或喝酒助興,也不限於婚禮,更不需依賴科技。在得自由的日子,頌讚聲雄偉壯闊地爆發出來。事實上,要被殺受害的人唱歌不容易,但為數龐大的群眾,確能大聲讚美。

「凡敬畏他的,無論大小」(5節),都能欣賞、享受讚美上帝的樂趣。進天城者既是主人又是客人。是主人,因為教會整體是羔羊的新娘,這是屬他們的大日子。個別基督徒也是客人,他們因自己的義行,受邀參與隆重的世紀婚禮。

敵基督複合體在歷史反覆出現
接著,約翰以「大淫婦」這鮮明、誇大的圖像,強調敵基督複合體在歷史反覆出現,對抗基督、迫害教會。為何要用激烈的意象描述?

靈修導師畢德生牧師(Eugene Peterson),在其啟示錄靈修性註釋書”Reversed Thunder”(中譯《天啟的雷聲》)中有段尖銳的評論,值得重視(英文本145-147頁)。

畢德生說,大淫婦是阻擋人敬拜羔羊的各式誘人力量,他們住在我們的城裡,在每天所走的街上。用這種圖像,是要讓我們這些近乎眼瞎的人,清楚點看見邪淫的本質。他說(作者自譯):

「在基督裡敬拜上帝,是基督徒所做既重要又難的事。它很難,所以我們總想用容易的法子去做,特別當方法看來也包含所有敬拜的要素。但我們最好別這樣。……大淫婦是一個性含意用詞。但啟示錄十七至十八章的大淫婦圖像並不關乎性,而是關乎敬拜走歪的隱喻。」

輕鬆宗教隱藏在末日教會中
「聖約翰的教牧責任是,防止基督徒從長久艱困的敬拜生活退下,轉向那看來還算虔誠,更好又輕鬆的生活。嫖妓跟金錢有關。身體在性上的結合總附帶著價格標籤,當性交的錢付清,雙方關係也告終,直到下次付錢後再開始。.……淫亂是把美好用於邪惡,把好的身體用來貶抑人格,把實現身份的工具,用來消解身份。淫亂之所以是錯,不在於性不道德,而在於屬靈的褻瀆。」

畢德生牧師好尖銳又一針見血,診斷我們敬拜出問題之處!

面對敵基督暴力的威逼,我們較易知道敵人在哪,但淫婦的輕鬆宗教,卻難以盤查和辨認。他說:「淫婦的敬拜會帶來興盛,因為它把我們身上最糟的東西,如驕傲、淫慾、嫉妒、貪心和憤怒設計成『上帝』,又把那些人格特質被消解掉的群眾聚集起來,去追求宗教上被神聖化的瑕疵品。」

這個世界對羔羊的跟隨者之所以危險,不是因為它內藏極大的邪惡,而是因為「它的宗教輕鬆容易。」我們可以從輕鬆的宗教得到各式關乎「成功、狂喜和意義的應許,但所付出的代價是淫婦的敬拜。那就是它把『你是被重價買來的』,要命地顛倒成:『我可以整批賣給你。』」

輕鬆的宗教允諾我們,繼續保有敬拜的基本要素和認信,還隨包附贈「承諾」:基督徒生活該保有興盛、富有、康健與神蹟;又暗示教會該呈現欣欣向榮、壯大、對世局有高度影響力的形像。這讓人覺得作基督徒本該享有興盛與卓越,對比起「被藐視,被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的彌賽亞式生活,後者顯得既不正統,也不受歡迎。

天城居民唯一的進城之路
教會在第四、五世紀從地下走到地面,他們看到的不是過去受苦、微小、真實、樸質,有吸引力的教堂,而是想:教堂應與帝王的宮殿一樣輝煌,高聳,巨大,才足反映上主的威嚴榮耀。自此,教會得了大地,失去天空。這正是使徒約翰所懼怕,也是畢德生激進言語所要喚醒的。

天城居民目睹榮華的地城石沉大海,竟大聲高唱,不覺惋惜。他們仰望天上的王,那位白馬勇士,開城門迎接。人進天城,並不是因為參加了教義正統的敬拜,而是因沒有避開為耶穌受苦的道路──唯一進城之路。人不能維持宗教的政治正確,卻過著淫婦浪漫的敬拜生活。進天城的人以受苦的手工,編織自己的細麻衣,一路順服上帝,等候基督再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