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的引航者

3890_關鍵時刻的引航者
林永頌律師(圖/林永頌律師提供)


◎林永頌律師(永信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濟南長老教會長老)

編按
林永頌律師的父親林清泉長老,因年邁身體不適,二月9日清晨送醫急診,上午8時安息主懷,旅世96年。告別禮拜訂於三月4日(六)下午2時在濟南長老教會舉行。林律師寫下幾篇文章懷念父親,真摯動人。這篇提及就讀法律時及執業後的幾件特別事件中,父親對他的鼓勵與支持,看見信仰見證與傳承之美。

司法官考試第5名,口試被刷掉
小時候,爸爸很會講故事,他樂於分享信仰生活,擅長政治分析論證,這些奠定我信仰的基礎,成為我參與社會改革的動力。長大後,爸爸更是我人生的導師,每一次人生關鍵時刻,我總會詢問爸爸的意見;他會因著信仰的價值,提供我智慧的方向與建議。1983年,我們班上應屆考上台大法律研究所的,只有二個,我是其中之一。班上比我有實力的同學,卻沒順利考上而去當兵,我自覺幸運,可以一面就讀研究所,一面準備司法官及律師考試;心中充滿感恩,心想如果有機會應該回饋社會。

當年年底正值立委選舉,林義雄的太太方素敏參選,我們學生團契輔導洪奇昌告訴我說缺人發傳單。我心想林義雄一家為台灣犧牲太大,我們一定要去幫忙;我就邀三位同學,一起在台北縣沿路分發傳單,並於政見發表場幫忙賣書募款。過程中感受選民的熱情與支持。

隔年(1984年)我參加司法官考試,錄取71名,我是第5名,接受親友的祝賀。雖然一個月後還要口試,但大家都認為口試只是形式程序,因為沒聽說筆試過了口試被刷。1985年年初的一個週六,我去參加口試,二位口試官問我的時間似乎比較久,問了一些很偏的問題,我答得不是很理想,但我不以為意;當天下午就放榜,我也沒去看。

當時我擔任指導老師的助理,隔週一我照常去老師家上班,師母看到我如此鎮定,問我是否知悉我口試沒過,聽一位學長說只有我一人被刷掉。當下如同晴天霹靂,但我不相信,我跟師母說會不會看錯。

我趕緊搭公車前往考試院,心中非常忐忑不安,窗外的綿綿細雨,更加深我的擔心。榜單一行五人,如果最後多出一個,表示71名錄取沒有人口試被刷,心中祈禱榜單不要整齊劃一。到考試院門口,一看榜單最後一行沒有多出一人,心中非常緊張;榜單從頭看到尾,都找不到我的名字。

我感到委屈與失落,好像明明已經入喉的雞腿硬被人搶走;我也覺得徬徨與無助,我到底什麼原因被刷?我以後是否無法再考司法官或律師了?在戒嚴時期,對一個法律系學生,是無法承受的重。

38900603c

林永頌律師

爸爸在我最脆弱時給最大支持
回到老師家,我還無知的問老師可以挽回嗎?老師問我到底做了什麼?我不敢說,我回答沒有。林義雄一家為台灣犧牲,我幫他太太方素敏分發傳單,難道有錯嗎?口試被刷是我的錯嗎?這些我都放在心上不敢說,我怕連累當大法官的老師。

我跟老師借電話,打回在台南的爸爸,我心情錯綜複雜。爸媽工作辛苦,供我讀書,希望我有個好工作,對社會有貢獻,我卻搞砸了。我如何面對爸爸?我跟爸爸說我司法官口試被刷,爸爸沒有責備我,還笑著說:「沒關係,你回家吧。」當下,我感動的幾乎哭出來,爸爸在我最脆弱的時候,給我最大的支持,他知道我沒有做錯。

回到台南老家,我將事情經過告訴爸爸,我將各種情緒發洩出來,我越想越不公平。為何20分鐘的口試,可以否定3天的筆試?我當然知道背後的原因,是幫方素敏分發傳單。當晚徹夜難眠,隔天我跟爸爸說,這件不公不義的事,難道就這樣算了嗎?爸爸問我要如何?我說至少要將此事到處陳情,避免下一個考生輕易被害。

在姐姐的協助下,我認真地寫陳情書,寄給相關機關。可是寄出陳情書,心中的不甘、恐懼、無助、徬徨的複雜情緒,並無減輕。那個農曆年實在不好過,在家裡我常常抱怨、訴苦,爸爸看我如此痛苦,就說:「如果說話不能減輕你的痛苦;你就靜默,好好向上帝禱告。」我聽爸爸的建議,愛講話的我,之後二個月不說話,不提此事,將心中的痛向上帝傾訴。

寒假過後,我回台北讀研究所,爸爸又寄信給我。他在信件中告訴我:「關於陳情、請願的事,已成為過去了,勿再紀念它」,「人世間事,不平不公,到處皆是,俯拾不盡」,「不幸的事,越想越談越痛苦,要有高瞻遠見,不理它,不去計較」;「熱心的基督徒,常會遭到撒旦的攻擊,魔鬼的挑戰,使他煩惱、痛苦、消沈、甚至崩潰」。「希望失敗的遭遇,會使我們更成熟、更老練,不要因為失敗而停頓、後退,或消沈、痛苦,恰好讓撒旦詭計得逞」,「你要感謝,充滿喜樂,因為上帝還留你活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會為你不斷的禱告」。這些信件我保留了三十多年,每次看這些信件,心中感動流淚,我何其幸運,有這麼疼我、又有信仰智慧的爸爸。

38900602c

林永頌律師

爸爸堅定信仰給我信心勇氣
除了司法官口試之外,當我擔任司改會執行長,發表法官評鑑結果,遭法官提出刑事自訴時,爸爸又再一次給我莫大的支持與信心。

我從1988年開始執業律師起,即同時關心原住民勞工、職災勞工、雛妓等弱勢議題,都獲得爸爸的支持。1995年在陳傳岳律師的指導下,我參與民間司改會的成立,1996年擔任司改會執行長。當時法官參差不齊,好的法官盡心盡力,鞠躬盡瘁;壞的法官,法庭態度惡劣,判決品質低落,甚至操守不佳。1998年民間司改會與台北律師公會合辦法官評鑑,200多個律師參與,評鑑結果有6個高院刑庭法官分數低於60分,不及格。

民間司改會董事長高瑞錚律師與我召開記者會,公布這6個不及格法官姓名。這6個法官立即表示民間司改會必須交出200多位律師的資料,否則將提出訴訟。我們也不甘示弱,當天下午又開一次記者會,表示我們會保護200多位律師的資料,要拿這些資料,大家法院見。其中一位楊姓法官在四個月後,對司改會董事長高瑞錚律師及我,向台北地院提出刑事誹謗自訴。我太太淑貞在事務所看到法院的開庭傳票,她告訴我說:「沒關係,我們有二張律師執照。」我跟她戲稱:「下半輩子都吃妳的了。」

當了10年的訴訟律師,當然熟悉法庭的運作;但是第一次當刑事被告,還是很煩、很不舒服。隔天,爸爸知道此事之後,主動打電話給我。我想他會不會責怪我,太過躁進、不夠小心,當律師當到被法官告之類的話。

但不是,他說:「此次法官評鑑,萬一你遭判刑被關,甚至吊銷律師執照,如果因此台灣的司法會進步,值得。做最壞的打算,要有萬全的準備,做強而有力的反擊。記得:法官很大,但上帝比法官大。不要害怕,上帝會保護你。」

我聽了,非常震撼且感動,爸爸因著堅定的信仰,產生清晰的價值,給我智慧的指引,給予莫大的信心與勇氣。

10年前爸爸輕微失智,我失去了一位人生的領航者。如今,他已睡著,留給我無限的思念。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