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人,同時是義人與罪人

3892_義人與罪人


◎殷穎(牧師)

馬丁路德有句名言:「人,同時是義人與罪人。」這句話聽起來還真有點聱牙拗口;若換一個說法,譬如「蒙恩的罪人」,便較順溜。如你願意費點腦力,對路德這句名言作深度了解,請看看保羅的解釋。

天命與人性之對決與消長
對馬丁路德此一重要教義,若想深一層了解,可由保羅的「靈與肉的命運交響曲」(參羅馬書第七章,詳拙著《坐看雲起時》61頁)做進一步體認。由聖經舊約的一些人物中,我們可明顯看出「天命」與「人性」之順服、抗拒,與最後「天命」之依歸。有一兩位人物可為代表,其一是以色列的始祖亞伯拉罕。他由開始便完全順服神,中間雖也小有疏失,但基本上從未出格,並在獻以撒為燔祭這件事上,表現出人(人性)順從神(天命)的極致,古今難另找出第二人。

亞伯拉罕的後輩雅各,則完全是反面的代表人物;他用盡一切人性的心機與手段,置天命於不顧,最後仍無可奈何的終於降伏在天命之下。雅各離世前,才完全回到神的命定,但他曲折多變的一生,將人性展示無遺。

這些代表人物,多半描寫天命與人性外在的矛盾與衝突。保羅卻將天命殘留在人身體內的影響力,與人犯罪後、由罪惡在人體內潛伏力量之對決與消長,提出來討論。將外在衝突,納進人內在靈與肉之戰爭,保羅企圖將人內在與外在的困局,一次解決。這,奠定了保羅「因信稱義」神學思想的基礎。

人如何脫離絕望痛苦?
以往人們多認為天命是外在的,而人性是內在的。保羅指出人的心中有兩個律:「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七章21-24節)保羅直接指出在人的內心中,天命(上帝的律)與人性(犯罪的律),會不斷的相互爭鬥,人的肢體與心靈成為二者決鬥的戰場。

這當然是十分痛苦的事情,他甚至以產難婦人之痛苦比喻心中二律的交戰:「我們知道,直到現在,萬物都像女人分娩時那樣痛苦的呻吟著。不僅如此,連我們自己,雖然我們因為有聖靈而預先嘗到了將來上帝要賜給我們的那種榮耀的滋味,我們也在心中默默的呻吟,急切的等待上帝收我們兒女的最後一步工作─也就是完成對我們身體的救贖。」(參簡明聖經羅馬書八章22-23節)
保羅所體會到的是產婦身體撕裂的痛楚,他的這種呻吟,也是一切受造者在「原罪」(人性)宰制之下所遭受的痛苦;而且這種痛苦是絕望的,因在亞當後裔的肢體中已經埋藏了這種「犯罪的律」之基因,所以兩律鬥爭的結果,天命便顯得無能為力,失敗在犯罪之律的人性手中。保羅因此爆出他絕望的吶喊,也是他代替千古以來億萬生靈發出的一聲吶喊!

在犯罪的律主導下的人性絕望呼聲中,保羅終於找到了救贖:「感謝上帝,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十字架終於突破了人性中的千重枷鎖而回歸了天命(摘自拙著《坐看雲起時》60-63頁)。

自卑認罪 反找到適當位置
人,同時為「義人」(殘留在人心中之神的律)與「罪人」(人性中犯罪的律),同時在「人的身體內」並存,所以人同時是義人與罪人,因二者在人的身體內,所發生的劇烈衝突,造成人生最大的痛苦。但二者衝突之極限,卻已在基督的十字架上得到圓滿的解決(參羅馬書八章1-4節)。

而當人心靈與肉體終極統一,落實在基督的十字架上時,便能更深入說明及詮釋路德的名言:「人,同時是義人與罪人。」再以較為順口的說法,那就是:人,終究成了「蒙恩的罪人」。其實保羅也早已自己承認這個說法;他說:「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提摩太前書一章15-17節)保羅自己正是一個罪人,同時為義人的範例。

基督在祂的比喻中所說的一個標準義人模式,即祂在路加福音十八章中講的「法利賽人與稅吏的禱告」比喻中,有兩種強烈的對比。一個是「自義」的法利賽人,另一個深切自責為「不義」的稅吏。自義者將自己盲目拔高,居然能連續三級跳:「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將他人踩在腳底下,以便將自己墊高。「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以假敬虔表功自義),「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將應盡的義務,也當做自義表功)。

人人皆具備罪惡基因
而昔日的明亮之星、早晨之子,能將自己拔高到「北方的極處」,也早已無懼高症了(參以賽亞書十四章12-15節)。他們基本上都已離開自己應該有的地位,反成為不義。

另一個自卑的罪人,卻找到了他適當的位置,即一個罪人。他只能遠遠的站著,連舉目望天都不敢,只捶著胸說:「上帝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但基督卻能使這個罪人成為義人。

罪人蒙受了基督十字架的救恩,立刻成為義人,亦即所謂的「義人同時是罪人」。義人是神所賜予的地位,罪人則是人自己原有的位階。那個自高的法利賽人,不願承認自己的罪,卻擅自「稱義」,反失去了他所希冀的義人位階。

基督可予罪人以義人的地位,使之成為一個蒙恩的罪人。基督棄絕了那些自義者,但他們若自卑認罪,基督亦可使之成為蒙恩的罪人。這正是神殷殷期盼的,尚未蒙恩的罪人。

基督在祂的訓示中告訴世人:「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馬太福音五章45節)世上有好人與義人嗎?根本沒有,「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三章23節)

但耶穌何以說,太陽與雨露,同時施予好人與壞人,以及義人與不義之人呢?人有生來是義人與好人的嗎?沒有。保羅對「人」的否定,並非他的否定,而為神的否定。由於人在犯罪之後,世人皆已陷於罪中,大衛便作見證說:「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篇五十一章5節)即表明了人人皆具備罪惡的基因,無人可免(除道成肉身之基督外)。

蒙恩罪人皆沐主愛中
所以世人根本沒有所謂的義人與好人。但耶穌為什麼在登山寶訓中如此教導門徒呢?而這不就是馬丁路德教義中的「人,同時是義人與罪人」的說法嗎?是的,基督所講的,其實只是一種人,即人皆為罪人。然而,人一旦接受了基督為救主,他的罪便得到救恩赦免了,也就成為蒙恩的罪人。「人,同時是義人與罪人」的教義便充分落實了。

人無論在何種境況中,基本上都相同:同時可以是義人,也都是罪人,亦即蒙恩的罪人。只不過分為:「已蒙恩」與「待蒙恩」而已。但人人皆在神浩蕩的大愛中,因為「上帝愛世人」(包含那些尚未蒙救恩的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這節聖經完全顯明了神的愛(以陽光與雨露為象徵),讓世人清楚了解神的大愛普賜世人。已蒙恩罪人,與待蒙恩罪人,都沐在神大愛中,均將普沾雨露與陽光。兩種都是罪人,但神卻皆以無比的憐憫與慈愛,全心全意等待著他們都可以進入恩典中。願人人都能在基督十字架的大愛中,蒙受神寶貴的恩典,阿們。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