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路上》夢想與麵包

3894_夢想與麵包


編按:懷抱夢想會使生命更豐富,但也得付上與現實拼搏的代價。不論我們成功實現夢想,或是跌跌撞撞,留下遺憾,上帝對我們都有祂的心意與帶領。雅歌版特別邀請作者陸續分享《夢想路上》的生命故事,盼尋見沿路上的恩典足跡。

◎張朴

高中時,有一次中文老師突然問班上同學有何夢想?他最先問名列前茅的高材生。椅子隨即豪邁地拉響,接著是毫不含糊的回答:「我要當作家。」

這位同學的文章是班上最出色的,還經常被老師拿來作範例誦讀。而我的呢?不及格是家常便飯,有次更被同學拿到學生會,作為笑話傳閱。我當時心裡嘀咕,只盼不要被老師點名,誰知下一個偏偏是我。我遲緩地站起,吞吞吐吐,最後低下頭隨便說了一個熱門的職業。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人生路上曾隨波逐流
當年同學間談論的夢想大多是熱門行業,要不是醫生、律師,就是工程師,掛在嘴邊有如黃袍加身,充滿了志向和理想,而我的作家夢卻總是換來出奇大的反應:「你是腦子燒壞了?」「你別傻了!」

我走過了學校喧囂的講座,耳邊迴響著老師的專業分析、朋友的苦口婆心,家人的期望與反對,拿著那份大學選科表如同走進了五里霧,直至排隊遞交表格的前一刻,我終於低下了頭,像打了一場敗仗,選報了當時炙手可熱的電腦科,離開時跟自己說:「以後別再作夢了。」

我給自己關的這道門,很快便使自己找不到出路。我像一個被擊出的棒球,向著一個不情願的相反方向飛去。大學開學那個月,我宛如海中浮沉的一個空汽水罐,最後還病倒了,醫生看了又看也沒有用。有天下午,我沿著海旁的車道走,忽地看見浮雲形似慈愛的主張開兩手,心裡像聽見了一道慈聲,頓時間豁然開朗,也看見了敞開的一個出口。

我奇妙的藥到病除,自此我的時間也一分為二了。記得那晚回家,我立即拿起擱在一旁的學科課本,充滿幹勁的急起直追至夜深,因為我知道唯有這樣,才可能騰出時間追尋久違了的理想。那個下午我深刻經歷了上帝的愛,祂就像那位接球手,把摔下來的我接住,扭腰一揮將我擲回了原來的方向。

夢想昇華為生命對話
相反地,我為自己打開的那道門,上帝卻將之關上。大學畢業那年,剛好遇上資訊業泡沫化,整個行業裁員潮不斷,哀鴻遍野。我再一次嘗到了選科時不從心而隨波逐流的苦果。那幾百封求職信,竟然可怕地全部石沉大海。後來,同學陸陸續續找到了相關職位,我大學的成績本屬中上,卻始終未聞回音,求職信啊,履歷啊,我只想是什麼地方出了錯,改了又改,但這道門就是沒有一條縫隙。最後,我自然有了答案。

自那以後,我真的完全放下了電腦相關的工作,而且從不回頭,也從不後悔。夢想與麵包的分別,大概就是如此,而我手中的筆,可就是怎樣也無法放低。有時沮喪地將筆丟在一角,但沒過幾天,便又抖擻地重拾起來。

夢想,也許只是宇宙邊緣一片揮之不去的景象。這些年來,投的稿跟畢業時寄出去的求職信一樣的多,大部分也是像一片片下了海的紙船,即使少數能漂回來,也是濕淋淋幾乎化開。不過現在,我已能泰然地一笑置之,繼續享受摺紙船的樂趣,構思著船上發生的不同故事,想像著這條船越洋到了不可見的彼岸。

在同學的聚會中,得知那位高材生後來當了大律師。他當年選科時,或許也像我一樣,經歷過了一場艱難的掙扎;至於現在,他是否仍在這條路上,我便不得而知。即使到了今天,我也甚少跟人家提起自己的夢,因為夢想與麵包最大的分別,就是一旦未能實現,從表面看可以沒有價值。然而多少個日子裡,我就是聽著詩歌,在這個港口進行補給,思考人生,也與上帝對話。外邊縱然風大雨驟,這裡依然寧靜,可以稍作安息,方向盤的針也一直指向前。這麼回想,在許多的不明白中,隱約又有點兒明白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