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遠藤周作《沈默》的足跡去旅行─走訪日本長崎到南島原的基督教歷史遺跡

3894-跟著遠藤周作沈默-1
在長崎南邊的天草地區,1873年基督教禁令解除,這裡建了崎津天主堂,可以眺望整個漁港,被稱為「海之天主堂」,撫慰了禁教壓制下受苦的心靈。(論壇報資料照片)


◎程亦妮

日本是一個觀光客很喜歡的國家,除了街道乾淨、守秩序、交通便利,一年四季還有不同的風景,而日本的歷史文化除了名城、寺廟,還有別的嗎?每一次前往是否只能走馬看花或購物,或者還有什麼東西值得放在心中,不要錯過的呢?

奧斯卡金獎導演馬丁.史科西斯在台灣拍攝的電影《沈默》終於上映了,這是講一段過去發生在幕府時代傳教士將基督信仰帶入日本,而後和日本信徒經歷受逼迫的故事。我和先生找了時間去看早場電影,在電影的放映中,不禁讓我回想一年多前的7月,小妹從日本回台過暑假,在家人聊天中提到遠藤周作的《沈默》拍片來台取景的消息。其實我對遠藤周作一點也不熟悉,但文學造詣高的姊姊亦君及妹妹亦華對遠藤周作的作品是下過功夫研究的,當她們得知《沈默》這部電影在台灣開拍的消息雀躍不已,加上發現日本政府正以長崎基督教會群的歷史遺跡申請世界遺產的登錄,於是興起遠藤周作文學之旅的念頭。

我們三姊妹分工合作,我負責上網查詢自助旅行的各種交通資料,而歷史資料則由我姊姊、妹妹負責,就這樣我們踏上了旅程,拜訪了《沈默》原著日本文學家遠藤周作的心靈故鄉長崎,並實際去探訪他舉世聞名著作《沈默》一書實際發生的背景,及相關場景的島原半島、熊本天草地區。

長崎浦上天主堂是長崎發生原爆的紀念之地,也是早年遭迫害基督徒在禁教令解除後興建的教會。(攝影/程亦君)

長崎浦上天主堂是長崎發生原爆的紀念之地,也是早年遭迫害基督徒在禁教令解除後興建的教會。(攝影/程亦君)

走進長崎的歷史場景中
起先我們以遠藤周作的《沈默》發生地長崎市為中心,作輻射性的尋訪。我們查詢了長崎基督教會群的歷史遺跡,發現光這個地方就有不少值得參觀的教會群及紀念館,離JR長崎車站約5分鐘路程就可以到達的是廿六聖人紀念館,記念1596年12月9日,廿六位基督徒從京都走到西坂坡釘十字架受刑地方。這是在豐臣秀吉開始逼迫基督徒初期,不願棄教的民眾選擇了殉教,這是震驚世界最有名的事件。

後來人們在此修建了包含紀念館及紀念碑的西坂公園,有廿六聖人栩栩如生的雕像,而紀念館整個建築設計採光,明亮安祥,伴隨著聖樂,讓人走進去後煩亂的心情都沈澱下來,裡面陳列著日本教會歷史及日本基督徒受逼迫的寶貴文物資料,走在其中需慢慢且安靜的參觀,而走在史蹟當中感受著當時人活著的艱難及赴死的勇敢,也重新對信仰有更深入的省思。

長崎市另一個重要的參觀景點,就是國寶級的「大浦天主堂」,人們到此頂多參觀教堂內部,再去附近的哥拉巴園憑弔歌劇蝴蝶夫人的戀情,隨後急急忙忙採買伴手禮就離開了,卻不知教堂旁邊有個陳列室,裡面放著許多寶貴的歷史資料。這大浦天主堂是日本最古老的歌德式教堂,也是宗教史上有名的「日本首次發現隱匿基督徒存在」事件的舞台,當我們拜訪此時,正值「信徒再發現」事件的150週年。

遠藤周作文學館。展出日本文學大師遠藤周作的創作生涯原稿、筆記、藏書並圖文介紹生平。(攝影/程亦君)

遠藤周作文學館。展出日本文學大師遠藤周作的創作生涯原稿、筆記、藏書並圖文介紹生平。(攝影/程亦君)

遠藤周作文學館尋覓大師創作
來到長崎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拜訪遠藤周作文學館及出津文化村,這二個地方距離很近,約5分鐘的車程,都是屬於長崎基督教會群的歷史遺產,但卻位於長崎縣西北角的外海地區,同時也是《沈默》故事中二位神父搭船登上長崎的場景,因地處偏僻要躲避官兵的追查比較容易。若要前往此地可以在JR長崎前搭長崎巴士前往。這個偏僻的外海地區景色有點像台灣的東北角海岸,難怪電影採用台灣來作外景地了。

遠藤周作文學館面向他最喜愛的長崎外海地區,展出遠藤一生創作生涯的重要資料。文學館後方可以眺望遠方的五島列島,這也是《沈默》中基督徒躲藏的場景,在那裡也有值得參觀的教會群,陳列著一些受逼迫酷刑的史實。另外,此館也是日本著名觀賞落日的地方,我們去的當日天氣不錯,有不少人在那裡拍照觀賞。

出津文化村的沈默之碑。石碑於《沈默》一書出版21年後的1987年設立,記念不能保持緘默的歷史過往。碑上詩文寫著:「人間是如此悲哀,主啊!海卻是如此湛藍」。(攝影/程亦君)

出津文化村的沈默之碑。石碑於《沈默》一書出版21年後的1987年設立,記念不能保持緘默的歷史過往。碑上詩文寫著:「人間是如此悲哀,主啊!海卻是如此湛藍」。(攝影/程亦君)

電影有一些場景是發生在長崎縣南部的島原半島,在電影一開始出現受逼迫的基督徒被澆上滾燙的硫璜泉水,就是發生在島原中部的雲仙地獄。那裡的硫磺谷地形非常壯觀,現在是著名的溫泉觀光景點;十字架墓碑就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上面刻滿了殉教者的姓名,想到當時他們的勇敢赴死,我們心中都非常感動。

火山硫磺地景非常壯觀的雲仙地獄。由於噴氣溫度高達百度以上,《沈默》書中記載當年日本政府就是用滾燙的溫泉水來逼迫信徒棄教,這也是真實歷史事件。(攝影/程亦君)

火山硫磺地景非常壯觀的雲仙地獄。由於噴氣溫度高達百度以上,《沈默》書中記載當年日本政府就是用滾燙的溫泉水來逼迫信徒棄教,這也是真實歷史事件。(攝影/程亦君)

島原之亂農民為信仰而戰
另外一個在電影故事外的史實,那就是「島原之亂」,1637年在島原半島西部的島原城、南部的日野江城、原城,及更南的熊本縣的天草,有三萬五千多名基督教徒起義,那是日本史上最大規模的農民起義,信徒選擇了為信仰而戰,這也是堅持「在神的面前,人人平等」的抗爭。這場戰役堅持三個多月到糧盡彈絕,起義者全部壯烈犧牲,而德川幕府軍為杜絕基督徒起義軍死灰復燃,徹底破壞原城,連一磚一瓦都沒留下來。

如今日本政府正積極修建原城跡,除了恢復昔日遺址,也要開闢成為一個綠地公園,我們去的時候已有初步的規模,整個園區非常遼闊,秀麗的海景和遠方的天草地區相望,想起這段壯烈的歷史令人不勝唏噓。「吉利支丹」或「切支丹」,這個日語「基督徒」在昔日曾是羞辱記號,如今卻成為不能抹滅的榮耀記號。

島原城天守閣。展出「島原之亂」史料、信徒受鎮壓、殉教狀況以及天主教文物。(論壇報資料照片)

島原城天守閣。展出「島原之亂」史料、信徒受鎮壓、殉教狀況以及天主教文物。(論壇報資料照片)

日本並非福音硬土
《沈默》的故事以當時基督徒及羅德里哥神父面對逼迫選擇是否棄教為主題,探討當時上帝是否「沈默」而任憑祂的信徒受苦;還有是否殉教就是勇者,棄教就是懦弱背叛神。以神父的觀點來看,為了保全信徒的生命,神父似乎屈服當局的威權而不得已選擇「踏繪」,宣稱放棄基督教信仰,但在他掙扎猶豫時浮現耶穌面容及話語說:「孩子,踏上去吧!我本為此而來」,這意味著信仰從外在儀式的敬拜進入了心裡內化的過程。

踏繪。在日本禁教年代,神父和信徒被迫以踏繪儀式宣告放棄基督信仰。(攝影/程亦君)

踏繪。在日本禁教年代,神父和信徒被迫以踏繪儀式宣告放棄基督信仰。(攝影/程亦君)

雖然當時幕府強迫每個人要入佛籍,每年都要進行踏繪的儀式來檢驗人民,但信徒的內心並未屈服,他們做了一些應變之道,在一些佛像及法器上不顯眼的位置畫上小小的十字架,這些文物在不少紀念館都能見到,像島原城就有不少,很值得進入參觀。

這次旅遊完全顛覆我以為日本是福音硬土的想法。以一些偏鄉像長崎外海、天草崎津等地,至今整個村莊仍約有6-7成的基督徒,他們寧可隱匿在偏鄉過著受逼迫的生活,也不願放棄信仰到繁華的都市,而且信仰還一代一代傳下去,光這點就讓人十分佩服。其實不管是選擇殉教或選擇棄教而活下來,其實都不是容易的事。走過這段特別的旅程,有人問我如果活在那個時代,我會做什麼選擇呢?說實在,我也不知道。

資料和部分照片提供:
「沈默的足跡 走一趟遠藤周作的長崎歷史文學行旅」一書作者程亦君牧師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