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是同志,我不要同婚」 後同站出來籲大法官聽見「異」聲

我曾經是同志_我不要同婚_後同站出來籲大法官聽見異聲
(由左至右)幸福盟代表曾獻瑩、連雅敏、郭大衛、戴明娟及葉光洲律師比出「家」的手勢,呼籲大法官看重「家庭」的倫常。(梁敬彥攝影)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關於同婚合法化議題,社會不能只有(挺同)一種聲音,所以我們選擇在324大法官召開憲法法庭前,站出來發聲。」下一代幸福聯盟(幸福盟)今天(22日)召開「我曾經是同志,我不要同婚」記者會,連雅敏、郭大衛及戴明娟出面分享自己「從同志到後同的心路歷程」。他(她)們以過來人的身分呼籲:「同婚合法化不等於解決同志真正的需要,如果不先解決家庭內部面對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的衝突,即便法律通過,仍然不能解決同性戀者不被接納的問題,不但掀起更多家庭革命,更徒增社會與國家的紛擾!」

同婚釋憲應考量公共利益及兒童

對於即將進行的324大法官同婚釋憲,幸福盟也提出「一男一女婚姻定義違憲與否,不宜僅以同性戀性傾向先天與否作為唯一考量,同性婚姻對公共利益產生之危害、兒童最佳利益之衝擊,以及對社會、教育、文化帶來的震盪亦應納入評估」以及「支持同婚的研究報告有受政治正確操弄之虞,請大法官審慎判斷!」

應邀出席提供法律見解的興望法律事務所主持人葉光洲律師則表示,日前韓國有同志要結婚,向當地戶政機關要求登記,被打回票之後,想要聲請釋憲,到了地方法院就被駁回,理由是「婚姻制度是關乎全民的,不該由司法官少數人做解釋來改變其定義」,他認為這個情況,在同屬亞洲國家的台灣同樣適用,特別是一旦改變婚姻制度之後,所衍生的後果(代理孕母、去性別化),加上台灣社會對於接納「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可以合法結婚的國家」,仍存在許多的歧見未達成共識,不該直接拉高到釋憲的層級來「政治解決」,而同志伴侶的相關權益保障,可透過非婚姻制度的修(立)法來進行。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我在國中時期被嘲笑是『死人妖』,我現在已經娶妻,成為兩個孩子的爸爸!」郭大衛說,他國小的時候就被同性親戚「引導」一起手淫,加上他的媽媽是用很強勢的方式來管教他,這讓他一度產生「性別混淆」,有一段時間以為自己喜歡男生。

我曾經是同志_我不要同婚_後同站出來籲大法官聽見異聲2

站出來的後同們分享他們的生命經歷。

後同成家 發現忠貞的重要

談到後來「轉性」娶女生進入婚姻及生子的轉捩點?郭大衛說,就是單純地「想要一個有太太及孩子,跟大多數的人一樣的家的想望」郭大衛說,他現在是做粗工養家,生活很辛苦,但很幸福。他不用像過去一樣,為著「伴侶」離開他或無法滿足彼此的性需求而沮喪,他可以對妻子「忠貞」,更重要的是,他可以生養擁有和妻子兩人血脈的下一代。

郭大衛建議教育部(局),在義務教育的階段,孩子們需要學習的,不是隨「性」的愛,而是尊重不同差異和特質的同儕,太早教導孩子引導他們進入同性戀關係的性別教育,只會帶來他們「性別混淆」的結果。

連雅敏及戴明娟表示,她們過去成為「女同」,跟她們生長在「重男輕女」的家庭有很大的關聯。戴明娟說,由於她媽媽背負著生「男」壓力,第一胎已是女生,所以媽媽在懷孕的時候,就指肚起誓「這一胎絕對不能是女生」,所以在她出生到成長的過程中,都被當男生養,而她做任何事也都想討媽媽的歡心,希望獲得「接納」。

連雅敏則表示,她在年幼時接連遭遇兩次性侵,其中一次還是照顧她的祖母所為。這對她的生命造成很大的陰影。加上重男輕女家庭成長背景,她羨慕弟弟從小就有她得不到的「愛」,在被性侵後,她開始產生性別混淆,她認為自己除了生理有女性性徵外,其實她是個男性,若她跟男性談戀愛,甚至結婚生子,那她才是真正的同性戀。

進入青春期開始,連雅敏刻意剪短髮,不穿內衣,男裝打扮以及上男廁所,為的就是要當個「真男人」,而為了「忘記」曾被性侵的「痛」,連雅敏開始藉著毒品、藥物以及酗酒來麻痺自己,後來還流連「T BAR」,讓她深感難堪的是,搭計程車時,被司機怒斥是死人妖趕下車,甚至別人一個不經意的眼神都讓她「很受傷」。

我曾經是同志_我不要同婚_後同站出來籲大法官聽見異聲3

葉光洲律師

讓連雅敏和戴明娟「喜歡自己身為女性」的關鍵就是信仰。連雅敏說,「姚哥」讓她知道自己是值得被愛的,她從饒恕祖母過去對她的傷害開始,接納自己,也和家人恢復關係,連雅敏說,當她放下過去的傷害,她得到了真自由,她很喜歡她原有的「女性」這個性別。

戴明娟則表示,她在高中時期的一段同性戀情,讓她原本以為兩個女生只要相愛就可以在一起,但分手收場後,她明白「家人的感受」是很重要的一環,後來最後一段同性戀情,對方劈腿收場後,她接觸到信仰,她在被原生家庭及同性密友的傷害中,得到醫治,她很慶幸,當時同婚並未合法化,不然她可能沒有辦法跟家人及自己和好,也沒辦法發現「原來,我可以是女生」。

連雅敏、郭大衛及戴明娟說,走過「曾是同志」這條路,他們深知這個族群是需要特別關顧的,但「婚姻」並非必要的選項,在324同婚釋憲前,他們希望站出來可以讓大法官們聽見同志不同的聲音,也給還在這條路上的同志們,除了結婚權之外,更多的權益保障。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