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躍基因進一步揭示進化論矛盾

3895_跳躍基因進一步揭示進化論矛盾

【特約記者譚亞菁╱編譯】在人體內數以百萬計的神秘的可移動遺傳因子被稱作「跳躍基因」 (jumping genes),長期以來,這種小型跳躍基因被科學家視為無用的DNA,但最近瑞士科學家們發現,這些基因絕非毫無作用,相反地,其實「跳躍基因」在人類生理學中扮演至關重要角色。

研究人員為這項發現而歡呼喝采,他們將研究結果發表在 《自然》(Nature) 科學期刊上,並強調這是進化過程的一項明證,顯示遺傳學有我們無法想像的複雜、精細程度。

顯示宇宙萬物的精準設計
然而,百歐拉基督教大學(Biola University)生物物理學教授康納理惟士‧漢特(Cornelius Hunter),他表示進化論科學家們持續發現宇宙的複雜性和精細結構,事實上,這更進一步顯現出宇宙萬物的精準設計,而非進化過程的隨機性。

「跳躍基因」在科學上又被稱作為「轉位因子」 (transposable elements, TEs),因為它們能夠自我複製,跳離原位並隨機插入人體基因組,跳躍的行為導致了基因重組,而產生人體基因的變異。同時,瑞士研究員特別針對350種人類蛋白 (稱作KZFPs)進行研究,結果發現,這些蛋白質能夠與「轉位因子」之間建立一種精確且充滿生機的人類基因調節網絡,這個大型網絡很可能影響人類生理學和病理學的每一個細微環節。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雖然科學家們認為KZFPs與TEs對人體組織發展和人類基因調節產生重要影響,而且更令科學家們驚訝的是,這種調節網絡是人類獨有的,但究竟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為什麼會發生,仍然是一個謎。

即便研究人員聲稱,他們能追溯KZFPs蛋白的起源到從四億年前進化而來的魚類,但康納理惟士‧漢特則認為,這些新發現實際上顯出進化論的錯誤所在,能駁倒進化論的觀點,至少表現在以下三方面:

共同祖先演化說 極難發生
首先,這份研究顯示了我們的世界是如何被精準、巧妙地設計。進化論者認為宇宙是透過機遇和許多偶然情況下所發生的基因突變而產生。因此,進化論者預期這世界上許多事物並非準確地運作。然而,這些研究人員的新發現卻顯示這世界的精準設計,TEs是多麼微妙、精細、高功能的分子結構,這與進化論的預期相矛盾。

其次,這項研究顯明「適應性」無法解釋所有自然界的複雜性。研究人員表示TEs和KZFPs是相互獨立、各自演化的。但是這無法說明TEs和KZFPs如何形成調節基因所必須的網絡,因為兩者從起初就沒有開展適應性的效用,然而卻能持續對人類生命產生重要影響力。

簡單地說,進化必須在一種最不可能的情況下,一連串最不可能發生的環境中產生進化。但這是湊巧,這不是科學。

最後一點,這項研究與進化論的主張相矛盾,因進化論認為,所有活的生物體在數百萬年前從一個共同的祖先而出。然而,研究人員承認,他們完全沒有料想到KZFP-TE網絡是人類所獨有。如果說那些網絡從一個共同的祖先演化而出,然後成為專屬於人類的,同時那些蛋白質和遺傳元素要從隨機突變當中演化,然後建構出一套全新的指令,用來精準調節人類遺傳基因,康納理惟士‧漢特認為,無論歷經幾百萬年的時間,這都顯得極其不可能發生。(資料來源:Christian Headlines.com)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