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同婚釋憲看婚姻的核心價值

憲法法庭進行同婚釋憲(翻攝自直播畫面)

【本報主筆】同性婚姻釋憲的憲法法庭言詞辯論已於三月24日舉行,這可說是釋憲史上堪稱爭議性最高的案子。也因此,言詞辯論採用直播的方式以昭公信,但在場外仍有團體表達抗議。挺同婚的團體希望婚姻平權法案能儘速通過;反同婚團體則強調,婚姻平權法案不應由大法官會議推動。特別是六位鑑定人不管是贊同修民法或是另立專法,但都沒有反對同性結合的鑑定人代表,這也是一種遺憾。

不過,此次的言詞辯論至少在理性中完成,在會中我們不再聽見「兩人相愛最大」這樣的言論。雖然在場外、在媒體間,始終存有這樣的言論;但透過憲法法庭言詞辯論讓我們知道,這種「愛最大」的說法是禁不起考驗的,因為不是愛不重要,而是在婚姻中除了「愛」,還有很多重要的元素與要件。

婚姻是制度?還是個人自由權?
也因此,在這場言詞辯論中,我們看見學者討論的核心—「婚姻」是什麼?這也問及婚姻是否只是單純的個人自由權的行使?以及婚姻與家庭之間的關聯。

在辯論的題目設計,主要是針對目前民法否認同性別者結婚,是否違反憲法第22條所保障的婚姻自由,或違反憲法第7條平等權?在這樣的辯論中,我們看見認為民法有違憲之虞的學者,都是把婚姻權看作是個人自由權的行使;但不認為違憲的學者,則比較是從婚姻作為一個制度來看待。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這其實也反映了目前美國和德國對於同性婚姻的看法,在美國贊成同婚的原因主要是認定「婚姻的選擇屬於個人自主的範圍,對此的限制與差別待遇乃違反正當法律程序與平等保障。」然而,在德國則認為「婚姻不僅對個人,同時對社會與國家具有一定的意義。」

而這兩者不同觀念之間有什麼本質的差異?最主要就是「婚姻到底只是關乎個人或是包含整體」?在德國基本法中把「一男一女」的要素放入憲法對婚姻的保障,最主要就是在於異性婚可以自然的產生下一代,而這樣的潛在可能性也成為一個社會,更是民族與國家安定的無形力量。也因此,婚姻的核心價值,是我們不能規避不去討論的。

婚姻可以與家庭截然劃分?
在這世代,許多人認為婚姻的要素就只有「相愛」,只要兩人相愛就有「權利」結婚,法律就應該為他們服務。但難道婚姻的價值只要相愛?

對此,黃虹霞大法官在辯論庭提出這樣的反駁,亦即「若是如此,那兩人沒有親密性了,這婚姻關係就消失?」其實,黃大法官所要提出的疑問就是:婚姻就一個制度而言,不是只有那些以「愛」為條件,或把「愛」簡化為婚姻唯一的本質。也因此,鑑定人陳愛娥教授說:「婚姻是一個嚴肅的制度,不是只以個人的自由來看待。」

因而,我們必然要去討論「婚姻」與「家庭」之間的關係。鑑定人張文貞教授的報告書說:「婚姻的本質不能與婚姻所能提供的社會性功能相互混淆。」其概念就在於把婚姻與家庭的關聯給予消解。而黃虹霞大法官對此提出詢問:「你把婚姻跟家庭做截然劃分;但每個人不是都是父母生養的嗎?既然是父母生養,我們原自然就有家庭,怎麼可能婚姻跟家庭可以截然劃分?」

再思婚姻與家庭的價值
的確,我們怎能把「婚姻」與「家庭」分開來談?這也是許多只從個人角度來看婚姻者的盲點。因為我們知道「進入婚姻也就建立起一個家庭」,雖然目前生育率越來越低,也不是每一對夫妻都要生育下一代;但人類的延續畢竟還是從這樣兩性組合的家庭透過自然生育,代代延續下來。不是嗎?

因此,回到上帝所創造的兩性以及設立的婚姻概念,不就是把婚姻與家庭自然地結合在一起,透過兩性的結合,自然的生育,使人類得以延續,而家庭也在這樣的自然繁衍中扮演其重要的功能。

同婚議題始終無法規避「自然生育」以及「家庭功能」這兩大議題,也因此在同性婚裡「代理孕母」跟「收養孩子」始終是很大的爭議。所以,許多贊成同婚的人要不是切割這樣的關聯就是避而不談;但婚姻做為一個維繫人類延續的制度而言,這些都是需要你我認真思考的要點。

唯有我們認真看待婚姻與家庭的價值,我們才能在進步中找到既能保障同性戀者的權益,也能保障婚姻制度以及穩定家庭的方法。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