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的肢體神學 與身靈合一論

3898_身靈合一論


◎殷穎(牧師)

保羅在討論人的肢體神學論述中,非常仔細、且鄭重地分析了人性,更十分專注地討論了人各個部份的肢體,建構了他的肢體神學,讓我們受益至深。

他在分析人體的組織及其功能之前,首先深入探討人的精神與靈魂。當然,必須先有人,才會有人的肢體、精神與靈魂。人為神所特別創造;且神所創造的宇宙萬物,也都是為了人而創設。因為神要先為「人」預備一個可以生活居住的良好環境,所以要先創造天地與萬物,最後才創造世上第一個原人,即亞當。神不但為人創造了生存與生活的空間,還為「人」(亞當)創造了一位伴侶,也因神要他們完成傳承的重要條件,所以才分出兩性。神不但為人創造了居住的條件,並且還賜給人特殊的功能:可以思想、能夠作為、也具有自由意志。人不是機器,人在一切受造物中,居非常特殊的地位。

上帝創造中特殊的地位
歷來有不少人發出一個基本提問:人是什麼?柏拉圖說:「人是無羽毛之兩足動物」。亞里士多德說:「人是天生的政治動物」。康德說:「人是會使自己完善化的動物」。叔本華說:「人是愛鬥毆,正如利齒動物愛齧咬,有角動物之喜抵觸,都是同樣的自然。」尼采說:「人是有權胡說的動物,病態動物,怪獸與超獸。」這些都是哲學家的看法。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以上各種對『人』的看法,各執其一己之見,或人性之一面,但皆非人本來的真正面目,也未將人在受造萬物中的真正地位指出。」以上看法,是《人學》(Lehre Vom Menschen)作者宋巴特(Werner Sombart, 1863-1941,香港「人生出版社」於1959年出版),以其一個社會哲學及獨立思想家的看法。

人在一切受造物中,地位非常獨特,且地位遠高過天使(彼得後書二章4節)。天使犯罪,並沒有救恩,但人卻是唯一能承受救恩的對象。而道成為肉身之聖子基督耶穌,必須先降世為人,並以人的形像才能在十字架上完成救恩,為天父在整個救恩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基督為人而生,又為人而死,最後也為人復活,並且還帶著人的肉體,再變化成為靈體而升天,都顯示神對人的大愛,這些也都是人難以明瞭的奧秘。

人之所以為人,是上帝為人創造的身體。按人的身體中有無法解讀的奧秘,是一個具體而微的小宇宙,人對自己的身體,永難完全瞭解。

肉體賣給罪留下無盡痛苦
保羅在羅馬書第七章中,深度描述人的肉體被賣給罪的痛苦與無奈(14節)以及人的良心(神的律)與肉體情欲(犯罪的律)之對抗,但每戰必敗(人心中之神的律不敵犯罪的律)之痛苦絕望與無奈。「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我覺得有個律,就是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原文是人),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七章18-25節)

此即保羅初譜之靈與肉的「命運交響曲」。他將「天命」納入「人性」之中,其絕唱無人能及。其實,所有宗教多半都對人的身體生發浩嘆。中國道教以辟穀的方式,試圖減低人肉體的欲求。

佛教則認為人的肉體只是一具無用的臭皮囊,對人生的修行有諸多罣礙。其思想見於《心經》:「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佛教不但否定了人的肉體,甚至連人由肉體中所產生的各種意識也一併否定,這樣便造成了一種人自身的基本矛盾。因為人的各種思想意識,皆由人的身體中發出,連人的靈魂也以身體為居所,因人的身體為心與靈及精神與意識之基本載具。如身體滅絕了,人的一切意識,包括人思維中的「形而上學」,也均將歸於烏有。

宗教家與哲學家都想對人的身體予以否定,但可以「否」,卻都無法「定」,因身體(Flesh body, human nature, human being)原為神所創造之人的本體,如全體否定了,精神與靈魂將無所依存。連基督耶穌也要由道成為肉身(人),才能完成對人類的救贖。

神並不放棄人敗壞的肉體
人的肉體雖然敗壞了,但仍不能輕言廢棄,而基督之道成肉身,正是要完成祂對人類肉身的救濟。人的肉體本來為神所創造,且為神一切創造物中,最精緻、最美好的,但因為撒但的引誘使人犯了罪,才使身體敗壞,所以只能將身與靈全體救贖,才可解決人為罪惡污染的問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人的罪釘死,人的身體與靈魂便同時得到了救贖。所以保羅才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身體)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二章20節)

基督的肉身在釘上十架時,便完全死了,主的救恩便已經完成了。但更重要的是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肉身死後,第三日再復活了。主的復活並非僅僅是靈魂再回歸身體,主原來的肉身是在復活後,經過變化而成的靈體(哥林多前書十五章44節)。主也是死而復活之人初熟的果子(哥林多前書十五章20節),基督在死與復活之後,祂曾多次向門徒顯現,並向不信主復活的門徒釋疑(約翰福音廿章26-28節);主為表示祂為復活的真人,多次在門徒面前顯現,並表示祂並非是魂,而為真實的人,還當門徒之面吃下一片燒魚,以釋門徒之疑(路加福音廿四章36-42節)。

這使我們想起了亞伯拉罕在接待天使時,向天使提供飲食,他們也都吃了(創世記十八章1-9節),證明天使與復活的靈體,均可食人間煙火,而且主在與門徒共進最後早餐中,也與他們一同食用了魚與餅(約翰福音廿一章1-14節)。

人的身體是聖靈的殿
基督以道成為肉身,是由第一亞當的後裔馬利亞,接受了祂的血肉之軀,其養父約瑟也在耶穌基督家譜中,佔重要的地位。路加福音中之基督家譜,上溯至亞當,並正式記載亞當為上帝的兒子(三章38節),由這個家譜中證明了一件事,神是十分重視基督道成「肉身」的傳承。

基督道成肉身,及在十字架上受死與復活,並曾多次以靈體向許多門徒顯現之後,終於在眾門徒聚集的時候,基督留下了祂最後的囑咐,並示知三位一體之第三位聖靈,即將降臨,以取代基督在地上的工作。然後便以其靈體駕一朵雲彩升天而去,天使並向門徒預告基督如何升天,也要如何再臨(使徒行傳一章6-11節)。

在世界末日、基督再來之前,三位一體之第三位聖靈,便展開了祂在世上的工作。但聖靈是看不見的,不像基督取得人的肉身,可讓人看見。聖靈的工作是要光照、感動,並且安慰世人,而祂的居所正是人的身體,但卻是無形的,與人的靈魂一樣,祂在人的身子中,沒有特定的部位。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中說:「…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四章16-18節)

保羅並為聖靈的工作,做出清楚的描述:人的內心要逐漸取代外體,所不見的要超越能見的;一為暫時,一為永遠。

保羅這樣的定調,是要告訴人:聖靈將在人身體中要建造一個靈宮(彼得前書二章5節)。

保羅在論到人的身子時,反覆強調人的身子是聖靈的殿(哥林多前書六章18-20節)。但人的身子(外體)卻要逐漸毀壞,取而代之的就是內心。而內心便是人的靈,故人的靈即為神的殿。

但這個殿卻是要建造才可成功,此即信徒「成聖」的功夫:並非速成,是要漸漸的建造,並且要建造在使徒與先知的根基上,並要以耶穌基督為房角石(以弗所書二章19-22節),在基督裡生根建造,信心堅固(歌羅西書二章6-7節)。

保羅也申述並提到為上帝全家盡忠的摩西(代表舊約的律法),並再次強調,摩西的律法雖為舊約時代所建造的房屋,而建造房屋者,正是以兒子身份,治理上帝之家者的基礎,基督才配得一切尊榮。

由肢體聯合到身子合一
保羅的肢體神學,是由各個肢體的不同功能,到同屬一個身子的合一(哥林多前書十二章12-27節)。他告訴哥林多教會的:人的肢體中,有的極為重要,但有些肢體並不體面,都不能單獨分門別類,獨行其是,而要重視彼此的互補。他更進一步表示,若一個肢體受苦,則所有的肢體要一同受苦。在一個教會中,許多肢體各有特長,不能重此輕彼,因皆同屬基督的身子。故教會中雖然有使徒、先知、得恩賜治病的、行異能的、治理事的、說方言的,職位功能不同,但必須相互結合,才能發生總體作用,不輕視任何一環,才是建全與合一的教會組織。

保羅在致以弗所教會的書信中,話鋒一轉,引出他最重要的主題:合一;也再次強調聖靈所賜之合而為一的心,因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如人之蒙召,同有一個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祂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

在這裡保羅再一次臚述教會內之各種職位,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以建立基督的身體。等到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上帝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亦即在聖靈內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

保羅的肢體神學談到這裡,另一重要思想:「隨遇而安」的哲學,便悄然浮現。人有時往往會對自己的角色,過於自滿或自卑。前者,自認身居要津,非我莫屬;後者誤認自身可有可無,自輕自貶。兩種心態,均不可取。神將人安在任何位置,皆舉足輕重,亦不可或缺。

一台機器中,如缺少了一個小螺絲釘,便會影響整體,甚至崩毀。神所賜予的任何職務與事工,均美好、必要,並將與元首基督聯合為一體。這也是肢體神學中另一項重要信息。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