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路上》為要尋一顆明星

3899_尋一顆明星


◎薩賽玉

從小,我便有一個夢想,住在一個以文字築成的王國,那裏的一切都是用文字形構而成的。於是不知怎的,我好像開始一磚一瓦構築我的夢土,建立了我的文字王國。

才小二的年紀,我便把父親自小買給我的童書,一本一本鑿洞穿繩吊掛起來,把一個窄狹的處所當成圖書館。我箕踞坐在日式房舍中一個小角落,陽光灑照,一遍又一遍的翻閱,心中有種滿足與愉快,我不知道那便是我此後的人生,心之所向了。

一磚一瓦構築文學夢土
到了國中,我知曉一種簡便借書方式,到租書店以極廉價錢可以租借各類圖書,於是除了在校時間或回家做功課之外,其餘時間我都在讀小說。瓊瑤、嚴沁的愛情小說;南宮博、高陽的歷史小說;古龍、金庸的武俠小說或舊俄小說、章回小說,我都一一閱覽。

盛夏時節,我駝背彎腰窩在沙發上盯著陳年發黃的書頁小字,目不轉睛,忘了吃飯,也忘了洗澡,直到媽媽催促,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放下。

從小母親也帶我到教會,平日也常有人來家裏聚會,我對基督教並不陌生,對耶穌深有好感。國中曾參加一次特會,那次大家高唱《自基督來住在我心》詩歌,那雄壯澎湃的氣勢及感性歌詞感動了我,於是當天我就受洗歸入主名。當我從水中起來那一剎那,真覺得一切都是新的了。

那時大家高聲禱讀一節經文,令我印象深刻:「大哉﹗敬虔的奧秘,無人不以為然,就是:神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於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裡。」(提摩太前書三章16節)阿們!

有時我也讀經,那時對許多事不夠了解,便把聖經當做人生準則和處世方針,雖然仍有許多不懂,但讀了心中卻有一股平安,逐漸成為我做事的原動力,心中的和諧與安寧來源。

黑夜來臨時,我總是疑神怕鬼,然而當我讀到使徒行傳:「主在異象中對保羅說:『不要怕,只管講,不要閉口,有我與你同在,必沒有人下手害你。』」我突然膽壯許多;然而羅馬書說:「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我卻不懂為何神以祂的意念來揀選人,卻不看人行為,正如我不懂為何神看上亞伯的獻禮、看不上該隱的祭物,沒有人對我解釋。但我讀著讀著,依稀感受到裏面的生命、書中的寓意。

然而無論如何,我只想進入我的文學國度,雖蹣跚行走,我仍無怨無悔。徐志摩的詩〈為要尋一顆明星〉說:「為要尋一顆明星,為要尋一顆明星,我衝入這黑緜緜的昏夜。累壞了,累壞了我跨下的牲口。」是的,累壞了我跨下的牲口,但我終於進入文學的殿堂,一個全然以文學、文字築成的王國。我是其中的堡主,也是當中的奴僕;我在那眉批點閱,也在那搬運勞作。我把許多時間耗盡於圖書館,「左腳才上午,右腳已黃昏」。有時進去時天色澄清,出來時已繁星滿天,我好似在練功,可以一動也不動,一坐四、五小時或更久。在圖書館小小座位、卑微的書桌領土中,已是我的樂土豐田了。

與信仰源頭重新連線
大學是學業奠基的時候,也是人生思辨的開始,我開始認真想尋找我信仰的源頭。因為我雖受了洗,大學尚未進入教會,和基督信仰已斷線失聯。但感謝主,有一天在校園中遇到學園傳道會的同工向我傳講四律,再次呼求耶穌住在我心;而後住宿附近有一女傳道來叩門,跟我講述耶穌的事,帶我到教會,我也被聖靈充滿。

從此我便常上教會,因為在黑茫茫的荒野經時歷久,我一看見光源,便立即跟上前去。每個主日我都歡天喜地的「走到神的祭壇,到我最喜樂的神那裏。」聽牧師講道、唱詩讚美神。我心中的暗蔽被撬開,陰暗破碎了,茫茫人生突然有了方向,不再暗夜行路,不再獨自摸索,也不再做困獸掙扎,一切重新有了意義。

我每日讀經和讀書,這兩樣是我很大的精神食糧,慢慢地我變得體魄強健、裏外更新,老師說我突然脫胎換骨了。感謝主,本不知止泊何所?在求學旅程中,自分走不遠,心有餘力不足,但靠著那加添給我的力量,我凡事都能做,於是我盡心竭力走下去。

文學路上有神同行
大學畢業後我找到工作,卻無法忘情於文學,於是我再次叩訪,向文學旅程邁出步伐。在窮途追索、末路求索後,每到夜晚,研究室裡我總是最後熄燈的,靜謐的斗室常常剩我一人。我先讀聖經而後讀文學書冊,一燈熒熒,常常有點焦急,然而主是我的力量和安慰,使我心穩定下來。

研究所畢業後回學校教書,感到尚未到達我的夢土;然而人生總必須為稻粱衣食謀,雖然仍想追尋那顆明星。於是我又重回校園,是學徒也是敲鐘的人,是學生也是老師。

上班是體力的勞動,讀書是心力的耗損,然而文學離不開人生,種種現實生活的苦辛,其實也是文學的體現,文學是人群的表現,我又怎能老待在象牙塔而不問世事呢?因此,吾多能鄙事,彎下腰、從眉毛滴下汗水,每份薪水,都是心力與血汗,然而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我並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會怎麼走,神在前面呼召,我便快跑跟隨,「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發憐憫的神。」現在我懂得羅馬書那句話,因為許多苦難學會了謙卑順服,也使我以神為樂。

人生很短暫,人如此渺小,原本「累壞了馬鞍上的身手」,現在學會把重擔卸給耶和華,因為祂永不叫義人動搖,我且要舉起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日日更新。

在文學的國度,「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捲也」,然而我也信賴我的救主,我心堅定,我要唱詩歌頌神,我的拯救唯獨在乎神,因為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

自認識耶穌基督,「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我的好處不在祂以外,多憂多愁變笑口常開,自卑暗昧變光明坦蕩,因「喜樂潮溢我魂,如海濤之滾滾,自基督來住在我心!」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