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開講】系統神學8堂課&宗教改革的貢獻及其發展

3899_大師開講_系統神學8堂課_宗教改革的貢獻及其發展2
林鴻信老師於北京師範詮釋學講座分享(台神提供)

◎台灣神學研究學院系統神學教授林鴻信/導覽、記者蔡明憲/整理

1.因信稱義:繼續中的改革
因信稱義是一位基督徒信仰的出發點與立足點,這從宗教改革後有一個很重要的確認。

但因信稱義是不是就停在宗教改革?宗教改革事實上是不斷在發展,既然是一個改革,就是一個「繼續中的改革」,所以因信稱義的了解跟認識,不是停在馬丁‧路德。另外,加爾文對因信稱義的看見,是一塊被忽略的部分,再加上延伸至19、20世紀許多神學家,都還有非常有份量的討論。這樣對因信稱義的認識如果被建立的話,比較容易進入神學這麼大的領域。

2.十架神學:上帝啟示與人性矛盾
十架神學是馬丁‧路德在討論因信稱義時,發現上帝的啟示是用了一種跟我們人性矛盾、衝撞的方式,因為十架是人性最厭惡的地方,上帝卻選擇用十字架來作為祂的兒子耶穌基督最大的啟示之處。從這裡馬丁‧路德發展了一套基督徒的價值觀,可以說在上帝眼中的世界,跟我們人類眼中的世界,往往上下顛倒。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十架神學也是當時配合因信稱義,成為基督教的柱石。聖經也多處提到十字架是基督徒最高的榮耀,也是基督徒最深的認同。在這樣的神學發展上,它代表什麼樣的價值判斷?十架神學同樣從宗教改革一直有延續到現代神學,都是有重要的發展跟繼續的更新,但焦點一直都圍繞在「十字架」。

3.認識人與認識上帝:神學與人文學相輔相成
認識人與認識上帝是來自加爾文,因加爾文有兩個背景,一個是人文主義背景,他14歲就到巴黎讀大學,前後9年可說是學到全歐洲最好的人文主義。然後他被上帝呼召作為一個宗教改革者,這兩個身分讓他兼具人文主義強調的「認識自己、認識人」,以及宗教改革者最重要的使命:「認識上帝」。在加爾文身上達到一個整合,並將其寫入《基督教要義》(整個宗教改革的神學)。

《基督教要義》一開始就提到對上帝的認識及對人的認識,這兩個認識是關聯在一起。認識上帝愈多,就認識人愈多;倒過來認識人愈多,也會認識上帝愈多。這個到今天會特別有意義,是因加爾文所講的「認識人」,可以說是一般學科的宗旨;而基督教信仰從舊約到新約都不斷強調「認識上帝」的重要。

我們將上帝當作未知,這是人所無法全知的奧秘;把人當作有可能的全知,因為人要認識人畢竟是可知的範疇,只是還在努力中。當把認識上帝跟認識人結合在一起,就是把「未知」跟「可知」的追求擺在一起,兩者會相輔相成。認識人跟認識上帝會相輔相成,那就意謂著神學跟人文學科也是相輔相成。

如果從這個角度,神學應當在大學裡面有一個跟人文學科相輔相成的位置。也就是說,不是把神學關在教會裡面,而是把神學釋放到大學裡面去,因為神學跟人文學科正是相輔相成。

4.三一神學:父、子、聖靈神聖關係
我們過去對三一神學的認識好像是教條式,只知道就是聖父、聖子、聖靈,三而一、一而三,但講不出所以然。

三一神學在宗教改革時代確實比較是承襲傳統,但是加爾文發現三一神學最大的特色就是講父、子、聖靈的關係,這個「神聖關係」本身就是啟示的內涵,加爾文也啟動了這樣對三一神學的探討。三一神學在宗教改革後,特別在20世紀,經過巴特、莫特曼等神學家的研究而得到很大的發展。

三一神學也是讓基督徒重新認識我們要做信仰告白的三一上帝,不是一種僵硬的教條,在這神聖關係裡面涵蓋著非常豐富的啟示。

5復興創造論:拯救是創造主的拯救
觀察教會多年來一直集中在拯救、救贖、救恩的主題,比較忽略上帝不只是救主,祂還是「創造主」。

從創造這個視野來看,拯救是創造主的拯救作為。有時教會教導太集中在拯救,以至於把上帝窄化,也把我們的視野窄化。因為拯救是跟人有關,而我們忘掉了「上帝跟世界有關」;拯救往往跟基督徒有關,而讓我們忘記了「上帝跟所有人類有關」。因為我們的視野太關注於拯救的範疇,導致神學視野會受限制。

6.開發聖靈論:避免冒進嘗試的錯誤
靈恩運動至今發展超過100多年,我們再回頭看聖靈論,會發現「體驗」走在前面,「神學反思」落後的還相當遠。也就是如果我們沒有健全的聖靈論,一味地去追求各種聖靈的體驗,這樣會有點冒險。

當然,我們沒辦法期待一個運動,像宗教改革原先是一個運動,很快就有了神學;但是靈恩運動過了100年,應該要開始凝聚了,不應該老是一直在做一種冒進的嘗試。

如果我們回顧靈恩運動,單單就台灣教會來看,過去好像常常會有「流行」—最近流行什麼、接著又流行什麼,好像沒有一種整體性的視野。不是說這種流行一定是錯,但是如果這樣動來動去,好像我們是在做一種錯誤嘗試,這樣代價未免太高。如果我們有一個整全、全面的聖靈論,是不是我們追求認識聖靈,可以避免那種因著冒進嘗試而帶來的錯誤。

7.活化終末論:福音簡化成賣天堂門票?
神學家莫特曼在1964年寫了一本《盼望神學》,提醒基督徒跟教會不能忘記我們最大的期盼不是上天堂,而是「主再來」,以及主再來以後的「新天新地」—從啟示錄看到的新耶路撒冷,上帝要居住在人間!

這個部分因為過去在教會常常簡化成上天堂,上天堂後是怎樣也沒多講,好像這三個字從另一個角度是讓我們的盼望就終止掉了,讓信徒以為上天堂就不要再問了。這樣的基督教信仰就被扁平化成好像我們就是要「得一張上天堂的門票」。

因為我們沒有比較活潑的終末盼望,比如說主再來、新天新地、新天新地之後的光景會是什麼?那會是一個什麼樣價值的世界?我們都不了解也不盼望的時候,傳福音會不會變成好像在賣天堂的門票,只是做推銷員。因為我們對那個進去以後是什麼不求了解,也無所盼望。只是說那個會很好,這會停留在比較淺的廣告推銷層次。

終末盼望可以引用C. S. Lewis的《開往天堂的巴士》這本書,裡頭有個故事描述的非常好,Lewis表達在天堂一定有天堂的價值觀,如果我們在這個世界上不準備好習慣天堂的價值觀,將來到天堂去的話可能會受不了,因為我們從來沒適應過那邊的價值觀。如果一個人在世界上要先習慣天堂的價值觀,他就必須先了解天堂價值觀是什麼?然後要開始過那種生活,這有很多事情要做的,那個盼望會帶來很多事,不是把傳福音簡化成賣天堂的門票。

8.信仰群體見證:教會追求量與質的再思
這部分比較是個人領受。在台灣,這幾年來教會確實有增長,在量上有很多美好的見證,但發現「質」被忽略。因此,我們可不可以有一些人(或教會),不是追求教會人數上「量」的見證,而是追求教會信仰「質」的見證。

什麼叫作質的見證?就是教會整個信仰群體,以信仰群體(群體性)來活出有品質的信仰生活。這個有品質的生活是從禮拜天開始,意思是說,禮拜天的主日禮拜,以及環繞著整個禮拜的主日這一天,是不是追求「有品質的信仰群體生活」的這個角度去看。

有個觀察,是追求量的教會,禮拜天都忙死了,變成無止盡的一直忙、一直忙。量是有突破,可是質,可能在是往下掉。如果做一位基督徒就意謂著你要從禮拜一忙到禮拜天,主日後再從禮拜一忙到禮拜天,這樣那個真正的天上福氣在哪裡?

教會如果只有量,而沒有質,會讓整個基督徒,特別是在文化方面的影響力弱化。因為只追求人多,不追求品質。若看其他宗教,佛教禪宗跟文人、文學、中國哲學都有很深的會遇、對話;如果我們基督教一直搞量,就不會深入到文化這一塊,也不會深入到追求生活品質—一種價值觀的品質。

相關報導:
為華人教會寫一套系統神學著作—林鴻信
【教會正在建造怎樣的禮拜天文化】林鴻信:現在基督徒,禮拜天是怎麼過的?

系統神學8堂課講座
3899_大師開講_系統神學8堂課_宗教改革的貢獻及其發展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