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種人:讀約伯記有感

3901_第五種人_讀約伯記有感_1


◎連興隆(高雄大學土木與環境工程學系教授)

阿祥、阿明、阿龍和阿深是我國小的要好同學。我們放了學常常玩在一起,或到各自家裡串門子。在那個放學之後就是野孩子的時代,到處串門子的經驗建立起對周遭與社區的最基本認識。

無惡不作vs.人生勝利組
阿祥的功課名列前茅,是老師喜歡的模範生,家住在豬屠口,殺豬的地方,我猜。那裏有個幫派,記得小時候看著一群年輕人匆匆忙忙從廢棄木材堆裡抄出了傢伙,空氣中瀰漫著年少輕狂的狠勁,我們小毛頭被突然的打擾,嚇得有點不知所措的印象,依然歷歷在目。阿祥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我甚至不知道他甚麼時候參與了幫派,直到他讓我看了他書包裡的那支扁鑽。

畢業後就沒有來往了,再次聽到他的消息,是在報紙上。幫派械鬥火拼,他的名字出現在社會版的一個角落。之後,聽說他殺了人,被關,出獄,遭遇仇家追殺。再次看到他的名字,仍是報紙社會版的角落,「殺人犯伏法」。大家提起他,總說是壞人一個,罪有應得。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阿明一直是個努力的人。小學同班時的表現算中上,但很努力。雖然畢業後沒有常聯繫,但斷斷續續總有些消息在流通。他的父母重視教育,硬是讓他跨區就讀明星國中;經歷過高中聯考、大學聯考、放洋留學,進入人人稱羨的竹科園區成為電子新貴,然後踏實努力的一步一步由工程師晉升到經理、副理、協理等等。我三不五時就聽電話一頭的母親又來八卦說,你那個國小同學阿明,聽說又升官了。

直到有一次到竹科出差,與對方聊到他們公司的主管,是如何的有遠見、有創新,讓他們公司的業績大幅成長,同時也能體恤下屬、帶動士氣,雖然年輕,卻讓大家服他;更難能可貴的是,還聽說他有個美麗的妻子,一對聰明乖巧的小孩,以家庭為重。原來,我母親的八卦從來就是對的。這個主管就是我的同學阿明。

惡人為何有善終?
阿隆就不一樣了。他住的地方是廟口,從小就在大人們「喬事情」的環境下耳濡目染。所以,他成了民意代表,不是廟堂上那種的,是地方派系型的。因為廟口周邊大大小小的事他都牽扯到,黑百兩道、紅白帖子,他都面面周到。當然,少不了聲色場所五光十色的酒醉生活。他開地下錢莊,賺的是高利貸,跑路人的壓箱錢;他開舞廳酒店,過著金迷紙醉唯利是圖的生活。他信奉的是金錢,他的口頭禪是有錢不是萬能,沒錢萬萬不能。或許是這樣,他不是包二奶,而是妻妾成群。

世事就是難料,一日,收到一張白帖,阿隆掛了。公祭現場人山人海,有成群的黑衣人,跟著一整列的賓士五百黑頭車,也有電視上才看得到的廟堂人物親臨現場。輓聯上至總統府、立法院,下至地方首長、警察局,還有我猜是大哥級的,葬禮備極哀榮。有兩位黑衣人擦身而過,聽到他們的對話:「咱老大怎會說走就走?」「聽說跟小四那個之後,突然心臟就不跳了,不到一分鐘。」

勤懇打拼為何屢遭惡報?
阿深是我們之中最聰明的一個。他也住廟口,但父母親是身障人士,那時代沒這說法,很受歧視。每天他看著父母親推著小車子出去,賣的是涼水。他從來不會在意我們去他家玩或寫功課,因為他很有志氣,寫的一手非常漂亮的字,每次都得甲上。我和他算是比較有在連絡的了,我知道他的第一志願是讓父母親有一個大房子住,不再寄人籬下租在小房子裡。

國中畢業後,他就沒再升學了,讀書對他而言,是一種負擔不起的享受。他很快的進入鐵皮屋搭建的工廠裡擔任作業員,那是台灣經濟即將快速起飛前的年代,由鐵皮屋搭建的初階電子加工工廠,如雨後春筍般的在三重、新莊一帶快速冒出。當時,流行在好一點的原子筆上加裝一個小巧的電子錶,或把鍍了金的電子錶作成項鍊,成為一種時尚,我媽就有一個。這大概是台灣第一代的電子業與創新加值產品的誕生。阿深做的就是這些。

隨著經濟起飛,阿深開始賺了錢,但他與我們的同學阿隆不同,他知道他要為家人買房,所以將所賺的錢,牢牢的存在離工廠不遠的第十信用合作社。他一個月薪水二萬四,當時台北市房子一坪10萬元,他準備存夠了100萬,就可以讓父母親有一個自己的家了。

怎知,就在1985年,是的,就是十信弊案,應該是台灣第一個金融風暴,讓他在十信的存款一夜歸零,血本無歸。

阿深不是一位輕易就可以被擊倒的人,他是鬥士。把手邊剩下的一點點錢,拿去買了輛二手的計程車,開始了生命的另一段旅程。那時,剛開放兩岸交流,他因為開車的關係,認識了一位老闆,便決定跟著老闆到大陸闖一闖。離開的那天,他告訴我,三年後,他就回來買房。

這三年怎麼過的,他不太多說,只是三年後,他回到廟口老家,馬上去買了一間50坪的大房子,把父母親接去住了。還有,帶回來我的阿深大嫂。阿深很愛他老婆,只是他老婆更愛台灣的五光十色。下一次再到阿深的家,女主人已經不見了,房子即將法拍。後來,當我讀到《駱駝祥子》的故事時,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阿深。

如何不受人生標籤所限?
人生在世有各式各樣的分類,乖小孩、壞小孩;會唸書小孩、笨小孩;當然考試本身就是最佳的分類工具。進入社會後,更多的分類、標籤與職等,隨時環繞著我們。

不過,在各樣的分類中,我們一定可分出四種截然不同的人生:第一種品格高尚,又擁有幸福美滿的人生(類似阿明);第二種無惡不作,卻也得到善終的人生(類似阿隆);第三種無惡不作,罪有應得的人生(類似阿祥);第四種品格高尚,卻受盡苦難的人生(類似阿深)。

第一種人是我們夢寐以求的,第二種人是我們不屑卻也不為其難過的,第三種人是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只有第四種人是我們說不出個所以然的,常常只能仰天長嘆,天理何在?然而,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的國小同班同學。

人生很奇妙。在小小年紀,單純的歲月裡,大家都是流著鼻涕,差不多的樣子。到底是甚麼原因,都是從同一個點出發,最後會走出差異如此大的人生?那個發生轉折的分歧點何在?還是一點一滴累積的小分歧,像蝴蝶效應一樣,最後成就了每一個人不同的人生樣貌?我實在沒有答案。

其實,我是我們當中最庸庸碌碌,隨波逐流的。我沒有阿祥的狠勁,或許算是一種祝福;我沒有阿明的好命,但也知足樂道;我沒有阿隆的霸氣人生,也自知無福消受;我沒有阿深的辛苦勞碌,卻能理解平凡原是種幸福。因為,最後,我靠岸了,我認識了一位叫耶穌的朋友。當我讀到聖經《約伯記》時,我就回想起我這四位同學。我在想,無論是好是壞,他們都是我童年最美好回憶的一部分。在我的生命裡,他們永遠封存的印象,是我童年最美好無邪的阿隆、阿明、阿祥與阿深。

我們總試著以理性與邏輯去理解人生,認為「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是人生勝利組應得的報償;認為「惡有惡報,天理昭彰」是自作自受者應有的懲罰;也或多或少能接受那因為好的家世背景,含著金湯匙的「富二代效應」。然而,生命最沉重的痛,無非就是好人遭惡報。

天理究竟何在呢?就像阿深,難道就只能說天妒英才嗎?合理化這樣的痛,民間信仰往往只好歸咎於前世輪迴:一定是阿深前世做了孽,這輩子來還債的。只是,冤冤相報何時了?這樣對嗎?我們就像螻蟻,如果僅僅活在二度空間看人生,永遠受限於這四個象限的人生概念。

聖經約伯記裡的約伯,是一個好人遭惡報的例子。然而,他仍堅持說「我們從神裡得福,不也受禍嗎?」(約伯記二章10節)。對於我這些同學,不論最後的生命如何形塑,我在想,當我們都願意仰頭去尋找那愛我們的耶穌時,我們便不再受這四種象限的人生分類所侷限,會成為新造的人。因為,我們都成為神的兒女,「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成為新造的人。仰望上帝的第五種人。

我相信,約伯早在幾千年前就一定就看透了底下這兩張圖。

3901_第五種人_讀約伯記有感_2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