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中被踐踏的耶穌容顏─西班牙畫家El Greco筆下的受難基督

3902-沈默中被踐踏的耶穌容顏-1
El Greco的基督,約1587-96


◎羅頌恩

《沈默》這部基督教文學的經典讀物,在導演馬丁史柯西斯的影像詮釋中,將原著作家遠藤周作筆下的傳教歷史帶進了現代藝術的發展之中。更直接地說,導演運用西班牙巴洛克初期畫家El Greco(1541-1614)畫筆下的基督形象,在無形之中已是對故事下了註解與回應。當我們要思想這個圖像如何回應信仰故事之前,必須先回到巴洛克時期的天主教地區,明白基督教藝術發展所帶有的時代色彩。

榮耀神學的藝術詮釋
十六世紀中葉,羅馬天主教進入了「天特會議」的漫長改革時期,並且在1563年12月3日最後一次的會議之中,決定以787年第二次尼西亞大公會議為原則,建構與釐清了聖像在教會出現的合法性。

意思是,在神學理論的基礎之上,聖像是不具魔力的存在,但人們應當尊敬被表現的聖使徒,將其視為基督徒生活上的榜樣。這種對「聖像」的敬意,不僅是延續聖俗二分的教會傳統世界觀,它更是真真實實地被寫進「天特信仰告白」(Professio fidei tridentina, 1564)裡,作為一種活出門徒身份的具體表徵。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在藝術文化發展的角度上,耶穌會所帶出來的巴洛克教堂藝術所反映的,正是天主教在改革過後達到的藝術高峰——「真實感、不錯誤」、「建造靈魂」與「敬神」的古典美學圖像。若比較米開朗基羅(1475-1564)與魯本斯(1577-1640)的時代表現差異,人們可以看見巴洛克時期的基督形象已呈現出宛如「阿波羅式」的健壯與俊美,它所涉及的正是無暇無影的「真善美」藝術表現。

最後審判中的基督:米開朗基羅(左)、盧本斯(右)

最後審判中的基督:米開朗基羅(左)、盧本斯(右)

巴洛克時期耶穌會的無暇基督像

巴洛克時期耶穌會的無暇基督像

當我們將觀看的視野擴大,從單一作品轉移至城市與華美教堂之間,會更加體會到,人從喧囂污穢的街道轉進教堂時,那高貴材料與豐富色彩的內部空間裝飾,牽引著人的眼睛逐漸向上觀看,望向天花板壁畫的天堂光景,看見至善的成聖事蹟,以遍及世界(當時為歐洲、非洲、亞洲、美洲)的宣教及光芒,因而得到一個從世俗昇華至屬天神聖的美感經驗,可說是一種榮耀神學的藝術詮釋。

從這樣的基礎上回到《沈默》的世界,會明白一個出身耶穌會的葡萄牙傳教士所帶有的耶穌想像,應當會是一位體現無瑕的美善基督;而天特會議之後信仰形象的純正化,也讓主角司祭洛特里哥憂慮著說:「事實上,我也是來到友義村之後,才知道有時百姓們對聖母比對基督還要崇敬,這令人有點擔心呢!」而當他在面對「踏繪」(fumie)時所產生的內在糾結,對應的正是「天特信仰告白」所具有的生命歸屬關係。

帶有靈修內化的不一樣創作
然而耶穌在大歷史之中的榮耀形象,卻不是El Greco的創作內涵。

由於El Greco的藝術養成來自東正教文化的聖像繪畫,相對於追求外顯表現的巴洛克藝術,他的創作內涵始終帶有靈修內化的「凝視冥想」。在視覺的形式上,El Greco運用了大量的深層色彩與條狀光芒,讓畫作始終帶有一個宛如夜間閃電的異象感,造就出深層的內在精神性圖像。

然而,這樣的形式卻無法符合當時天主教巴洛克時期在宣教上的「無暇無影」的神學美學。

若採以「接受美學」的角度理解El Greco的時代價值,會發現這位畫家在十七、十八世紀時並非顯要,一直到了廿世紀前後,才被現代藝術家畢卡索等人重新重視。其原因之一就是他作品裡透露著那種來自東正教的靈修傳統調性,吸引著許多看重內在精神的現代藝術家。

St. Mauritius的聖蹟:Er Greco版本(左)、Cincinnato版本(右)

St. Mauritius的聖蹟:Er Greco版本(左)、Cincinnato版本(右)

電影呈現讓人得安慰的耶穌
2016年十一月,史柯西斯在羅馬接受《天主教文明》雜誌主編Antonio Spadaro神父的訪談,對話中提到了耶穌形象的話題。Spadaro神父問道:「對您而言,基督的形象是如同遠藤筆下『踏繪』時的那位耶穌?還是一位榮耀的基督君王?」

導演回答:「我選擇El Greco的耶穌形象,因為我認為他的表現比畫家Piero della Francesca的圖畫更富同情的感受。在我的成長之中,耶穌的形象是讓人感到安慰和喜樂的。」

導演史柯西斯的影像選擇關鍵就在於此。當《沈默》在電影的連續影像之間,來到了這位將一生獻給福音的基督追隨者——洛特里哥,要以行動否定自己的「信仰告白」時,從觀者經驗到的電影,是一段外在聲音被抽離的特殊時刻,此時一個不具榮耀君王形象的「El Greco基督」在暗中顯影,使觀者與那位主體破碎的傳道者一同聽見基督親自的說話。這一連串的影音呈現,成就了一段信仰路程上的宗教改革,如同馬丁路德一樣,從一個唯獨教會的信仰觀抽離,轉而進入自己單單面對基督。

El Greco的基督,約1587-96,177x105 cm,油彩/畫布

El Greco的基督,約1587-96,177×105 cm,油彩/畫布

對史柯西斯而言,El Greco寒色調的基督臉孔帶來安慰,但卻也是對今日的世界提出深刻警訊。在這主流社會不斷塑造追求自我人生幸福的過程中,積極者從不會停止對外鞏固自我的安全地帶。然而,當我們在《沈默》的El Greco基督面前,實在是要再次學習如何安靜面對內在的凝視,且思想洛特里哥為他者受苦而放棄自我正義的痛苦。

「El Greco的基督」讓我們在迎接「復活節」的四月裡思想,為何聖經並未具體紀錄「耶穌復活」的榮耀場景?反倒鉅細彌遺地表現出十架上的基督?甚至在路加福音中大量地書寫人「信得太遲鈍」?(路加福音廿四章25節)

面對聖經是神親自的啟示的信仰告白,基督徒是否也該凝視著自己「信得太遲鈍」的現實處境?在面對世界的價值塑造之外,再回到聖經尋求信仰錨點時,凝視那十架上受苦的不合情理的真實,讓我們關注基督的復活不是在建構信仰的榮耀面貌,而是讓基督開啟我們的心竅,「明白聖經的字句是指著基督」(路加福音廿四章44-46節)。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幫助我們,在大使命的福音道路上,不會深陷「我站在真理這邊」的主體堅持,而忘了當以基督捨己的心去領人單單與祂相連。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