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妻密語》醜媳婦現形記

3903_醜媳婦現形記


◎穆香怡(學園傳道會同工)

編按:《韓妻密語》專欄以異國婚姻為軸心,書寫生活和婚姻層面中的文化差異,從幽默的自省中,激發出愛的動能;盼與讀者一同學習,如何將聖經論及的愛落實於生活中。

***
嫁給韓國阿里郎之後,我們夫妻在首爾住了三年,便因為先生工作調派之故搬到台灣,在此落腳邁入第六年。

對來自韓國的先生而言,台灣越來越像自己家;對身為台灣土產的我來說,心中總有一份對韓國的掛念,尤其每年回韓國婆家總是一樁盛事。和公婆同住,幫忙農活家務,拜訪親戚等,都是愉快的行程。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直到我們帶著剛滿週歲的兒子,踏上他出生後第一次的返鄉之旅。因著育兒觀念的差異,連帶文化差異的雪上加霜,一齣「醜媳婦現形記」,就這麼粉墨登場了。婆家再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地方。我才住沒幾天,就想收拾細軟,帶著小孩火速逃離。

險成韓國婆家的逃兵
我們一家三口從台灣搭機回韓國的那天,一路風塵僕僕終於抵達婆家。家人團圓喜不自勝,使人忘卻顧孩子與舟車的雙重勞頓。爺爺奶奶看到孫子,歡喜之情不在話下。然而,愉快的氣氛很快就被失望之情掩蓋過去。

其中最讓老人家不滿意的,是孫子的頭型。婆婆心直口快,對先生說:「你兒子長得好醜!」趴睡的兒子頭型前凸後圓,韓國俗諺說這是「前面鼓,後面鼓」,略有譏諷意味。爺爺奶奶覺得這樣的頭型難看極了;唯有「面大」、「額寬」、「扁頭」才顯得有福氣,才是大方得體。

第二天早上,我們還躺在床上睡覺,朦朧之際,我一翻身,冷不防地見婆婆竟站在床邊,從我身旁把孩子抱起,打算背著睡夢中的孫子下田幹活。婆婆才走出房門,孩子醒了,一聞,竟不是媽媽的味道,馬上放聲大哭!婆婆見狀只好把孫子放下,交給尾隨在後的我。

我抱孩子回房躺下。過沒多久,公公也進來逗弄孫子,想帶孫子出門蹓躂,同樣換來孫子一場嚎啕後作罷。公公離開後,我揉著惺忪睡眼看時鐘,正好是五點半。

起床後,我為了張羅兒子吃飯,從行李堆中取出小孩餐椅。婆婆看到我把孩子放在餐椅上,當場花容失色,大喊:「什麼?我孫子吃飯竟然要坐在監獄裡?」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繼續讓兒子坐在餐椅上,好不容易餵完這一餐。等到大人就座吃早飯,因婆家吃飯席地而坐,餐桌高度十分利於幼兒「上下其手」;我試圖糾正爬到餐桌上的孩子,不料被公婆禁止,接著換來婆婆連珠砲式的育兒用餐指南,像是不可坐餐椅、不可餵副食品、不可拘束孩子,倒要任由他爬上餐桌、讓他「自由地」成長。

結果,盤裡的菜餚四散在桌面上,碗中的飯粒掉滿地,筷子、湯匙已數不清掉在地上幾次。我搞不清楚飯都進了嘴裡還是鼻孔裡,總之,這讓人頭暈目眩的一頓飯終於吃完。婆婆下結論,說:「有小孩就是不能好好吃飯。下次吃飯時先把孩子帶出去。」

育兒差異引發夫妻怒火
飯後的小睡時間也走調。平常孩子睡在自己的嬰兒床上,時間到便送上床,自行入睡。到了席地而睡的爺爺奶奶家,孩子不知哪來的精力抵抗睡意,又或是不習慣沒有床?分明累的頻揉眼睛,還是繼續在地上爬來爬去,怎麼安撫都不肯睡。我抱著孩子,打算哄睡之後再抱到床上。孩子還在媽媽懷中哼哼唧唧的時候,房門無預警地打開了。婆婆走進來,說:「不要強迫他睡覺。放他下來玩,他玩累了再睡。」

晚餐過後我幫孩子洗澡,洗完後我把孩子抱到房間穿衣服,才走到房門口,公公馬上跟過來,說:「趕快把浴室清乾淨。」

小孩搞不定,長輩說不停。我滿腔怒火,在公婆面前不能作聲,只敢衝著老公來。回韓國不過三天,我們夫妻已背著公婆大吵兩次。

老公很生氣,說他拿自己家人沒辦法。我聽了更氣,你沒辦法誰有辦法?

未料這時,公公默默地從房裡走出來,作勢去把廁所門關上,又默默地回房。

原以為長輩不在家,才敢像潑婦一樣放開嗓門,這下可好,公公都聽到了!不過,我們剛才是用中文吵,公公應該聽不懂吧?事實證明,語言可以替換,氣氛卻假不了。公公怎麼會猜不出我們吵架的原因?

家裡的空氣凍結了。

我像個逃兵,只想趕快回台灣。

關鍵問句平撫內心波濤
好在我沒有逃回台灣,否則我的婚姻會留下巨大傷口。我選擇逃到上帝面前,以陪小孩午睡為由,我關在房裡安靜。

我冷靜下來,平撫心中的千軍萬馬。突然間一個問句冒出,將我點醒:「關係重要,還是育兒方式重要?」

畢竟回韓國只有一個月,當然是關係重要。我們難得回婆家,爺爺奶奶很想念孫子,孝順的先生也以父母為重。我決定暫時放下原有的育兒方式,在公婆家的這段日子,盡量配合公婆的期待和作息方式。

從此,我兒子在爺爺奶奶家當大王,如無人之境一般出入,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在台灣,他晚上七點就寢;在韓國,他晚上九點還在看電視、吃西瓜。

在台灣,他三餐定時,不給零食;在韓國,零食從沒斷過,他的肚子總是鼓的,到後來他連坐都懶得,乾脆躺在地上吃,順勢翹起二郎腿。

在台灣,媽媽說的話就是聖旨;在韓國,爺爺奶奶為他護航,大王不高興就大哭,媽媽要管教還得偷偷來。

規矩打破了,但家人的關係也恢復了。除了我一人舉手嘆息,其他人都開心莫名。不得不說這樣似乎很好──公婆高興,先生高興,兒子更是喜歡三代同堂的熱鬧。

我只要想到這一年多來的心血必須打掉重練,回台後又要重新訓練兒子的生活規矩,就不免煩悶起來。雖然我無法做到常常喜樂,但內心深處卻有一股說不出的平安,支撐著我在婆家的生活步調。

很多事超出我的控制,但我深知沒有失控,因為上帝掌權。剛回婆家時,我氣老公說他沒辦法;現在我知道,上帝有辦法。

重新看清婚姻生活前提
一天,我們夫妻帶著孩子去搭火車。距出發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公公開始催我們準備出門。說好下午一點離家,我十二點開始餵孩子吃飯。過了十五分鐘,公公見我還沒餵完,火冒三丈地罵我要餵到幾時。我以為自己該有什麼情緒,卻發現自己只是在五分鐘內平穩地把飯餵完。沒有情緒,有的只是說不出的平安。

另一個午後,我帶著孩子去老人中心玩,應公公要求去炫耀「金孫」(夫家正好姓金)。六、七個老奶奶圍坐一圈,婆婆也在其中。孩子就在圓圈中央連走帶爬又跌,把老人家逗得樂不可支。

這時,有位長輩轉過來看我,當眾說起孩子的飲食,叫我不要再餵些有的沒的粥,餵飯就好,吃飯才會長大。

奶奶們怎麼會知道這些事?一定是聽婆婆說的。想到這些長輩已耳聞我這個醜媳婦的種種事蹟,而我還得若無其事地坐在這裡哄小孩,當下我臉都紅了,覺得好沒面子。我深呼吸一口氣,這時,說不出的平安又浮現心頭。我表示感謝指教,繼續留在那裡。丟臉的感覺就像一抹煙雲,被風吹散了。

一個月過去,回台灣的時間到了。我終於可以收起媳婦醜態,回台灣重登媽媽寶座。

我還記得婆婆站在家門口,目送我們上車的神情。即使婆婆很快就走進家門,不讓我們感受到她的情緒,但是她看著孫子的表情是那麼依戀、難過,無法掩飾。

而我,回台灣之後,花了將近一個月調整孩子的作息和規矩。

原本和樂融融的婆媳關係,只是因為多了一個孩子,平坦大道上開始出現崎嶇。

除了見識到小金孫之偉大連宇宙也不敵,我也領悟到,需要打掉重練的,豈只孩子作息?作為我婚姻生活必要前提的「韓國」兩個大字,更是我一生的課題,有待我重新擦亮眼鏡,重新學習,重新看個清。

相關文章:《韓妻密語》是台灣大女人,還是韓國小媳婦?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