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凱旋曲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上週六參加了天恩出版社丁遠屏社長的追思禮拜,堪稱是近年來最感動的聚會之一。對逝者身後追贈的殊榮,並不足以增添這位一生堅持文字事奉的忠僕任何光彩,因為榮耀是從丁哥一生的堅持中所綻放出來的。其中,靈友堂廖文源牧師以「凱旋」為題的證道,如醍醐灌頂般地令人深思。矗立在巴黎的「凱旋門」,一如其他城市中以凱旋為主題的宏偉建築般,沈默卻高調地緬懷著當年凱旋的輝煌歲月。人生中,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被打敗的次數多,能得勝的機會少。若在追思禮拜中能高奏凱旋,從個人的觀點,應該此生無憾了,從天父的觀點,應該笑迎兒女回家了!

集體榮譽的追求
近期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結尾時,冠軍女兒奪得大英國協運動會55公斤組女子摔角冠軍,上台領獎時奏起了印度國歌,遭人陷害被關在後台儲藏間的教練父親雖未能在現場躬逢其盛,但遠遠聽到旋律響起時,惹得父親老淚縱橫的那一幕,令人悸動!

這一部印度電影是改編自印度冠軍摔角選手瑪哈維亞的傳奇故事,他因生活的現實而放棄夢想,無意間發現兩個女兒吉塔和芭比塔的摔角天分,於是力排眾議,開始嚴格地訓練她們。經過多年的訓練及四處征戰,吉塔順利成為國家冠軍,也在一連串的挫敗後獲得前述難能可貴的冠軍。那個冠軍打破了性別偏見的束縛與父(威)權的桎梏,代表印度社會制度的勝利,印度悠揚的國歌也成為這個國家的凱旋曲。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多久沒聽到「為國家」這個詞了?或許那是封建、八股、威權的同義詞。在台灣社會的撕裂中,失去主體認同的群眾,逐漸對於任何集體性的感動都漠然了吧!除了一個例外,年輕人對於那些偶像團體的崇拜與認同,取代了對集體榮譽的追求,所以,沒有「大我」的國家認同,只能在次文化的「中我」認同裡彌補心中的遺憾。

「多元」這個台灣顯學,發展得比其他亞洲國家強烈些,因而單一性的標的都會被裂解為多元性的次級團體,每個次級團體都擁有自己的認同,曲調各異的樂音不能合奏,一人一把號的結果就成為近廿年來的「台灣變奏曲」。

吉塔和芭比塔為了父親的愛國情操,被迫在青春歲月中剪去了頭髮(這在印度是何等羞辱、何等不堪的景象!),犧牲了年輕女孩的傳統與矜持,追求著實現一個父親的遺憾,印度國歌奏起的是顛覆數千年社會陋習的凱旋曲,也對台灣的未來奏起了不安的曲調。

盼上凱道和諧唱凱歌
受難節到復活節的週末,凱達格蘭大道上搭起了敬拜讚美的檯子,14日的凱道聚會是首度全台跨宗派的戶外、24小時連鎖禱告聚會,意義非凡!主題定為「悔改」,聽在基督徒耳裡,或許帶著強烈的信仰宣告,但其他人同不同調就不得而知。

關鍵不是其他團體的認同,而是基督徒依著聖經的真理,在權柄符號前奏起的樂音,加上如香陳列在主前的禱告與舉手所獻的晚祭(詩篇一四一篇2節),我們憑著信心支取天上的神不改變的信實,表達身為台灣人對這塊土地的摯愛。至於爭取社會中不同群體間不同議題中的認同,基督徒還需要加把勁!盼望有一天在凱道上和諧地高唱凱歌,是所有熱愛台灣的人對這片土地真誠的禮讚。

奏起凱旋曲之前,首先需要找到一個依附的標的,否則也無所謂勝負、無所謂成敗。當基督徒回天家時,不知會奏起哪一首天國悠揚的樂音,作為我們凱旋的背景音樂?可能每個人都不同吧!唱法或有不同,凱旋曲的主旋律應是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帶來的救贖恩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