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中的公義與不公

3905_年金改革中的公義與不公


【本報主筆】年金改革問題鬧得沸沸揚揚,在立法院即將審查之際,抗爭的程度更加激烈。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幾乎可以斷言,如果以此發展下去,這項法案最後的結果將是一個沒有贏家的大敗筆,因為社會付出的成本,將會遠大於改革所帶來的效益。

讓改革持續進行的關鍵
在論述這個問題時,我們必須先確定一個前提,即改革必須進行,這不只是國家財政問題,更是面對社會發展、不同時空必須思考的方向。目前的問題即在於:要如何改革才能讓被改革者心服,又使推動改革者能順利執行?這其中所顧慮的最重要關鍵在於「公義原則」。然而,從年金改革發動至今,我們卻看到其中有諸多未符公義之事,不論是被改革者或推動改革者,都以本位主義進行辯護,未必真正想到:「改革」是否照顧最大多數人、符合最大公約數的公義。

我們提出「最大公約數」的思維,乃是因為任何一個必要的改革都不可能讓所有人滿意,在改革過程中,勢必有些人會覺得損及本身的權益;而在考量國家與社會整體發展的時候,這些人的損失就成為長遠發展中的「必要之惡」。

改革應符合最大公約數的公義
以所得替代率而言,即便以目前共識較高的60%計算,仍會有些人的整體實質收入減少,甚至以銓敘部所提出的「樓地板」思維,可能已經是考量政府財政所進行的最寬鬆的調整。但是當部分人面對實質收入減少,仍難以接受這樣的「限縮」,這就是我們所呼籲的要以「最大公約數」的「公義」作為改革的思考方向。


福音是免費的!但製作優質福音新聞需要龐大經費,
我們邀請您透過訂報奉獻支持,讓福音可以傳遞給更多人。

這樣的思維其實是符合聖經的教導:「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因而我們剴切地提醒,不論是改革者或被改革者都必須注意:這個法案的最後結果,對最大多數的「眾人」產生何種影響?目前,引起社會許多詬病的是,部分退休人士的所得替代率偏高,甚至退休之後的總收入比在職期間還多,因而讓許多人感到極度不公。

所得替代率偏高、退休後領得更多,這些現象確實不符公義,然而從整體來看,我們必須慎思,有這樣待遇的人是普遍情況,抑或是特例。若是普遍情況,則表示我們的退休制度、薪資結構等都有極大問題,必須大刀闊斧修改更正;若這些情形只是少數特例,那麼在討論年金改革時,就不能刻意放大少數特例,造成假象而誤導社會輿情。這就是我們所提醒的,改革的取向應該符合最大公約數的公義。

面對需照顧者勿塞住憐恤的心
在這個思維下,一個建議的思考方向是,若退休之後,除了領取退休金外,尚有其他工作收入,則考慮以個人年收入作為改革的參考基準,亦即:退休之後的個人年收入超過一定數額以上,則考慮延緩或降低退休金給付。如此設計可避免退休後所得超過工作期間所得的現象發生,並且可以適度減少年金給付的壓力。

此項設計可能面臨的抗爭在於,退休後再尋得待遇優渥的工作,乃是個人能力的表現,怎麼能以公權力限制此種情形?當然,政府與社會不應當以制度手段限制個人能力的展現;但我們提出的思考點在於,個人之所以有能力領取優渥退休金,同時又尋得高薪工作,這絕非「個人能力」單方面產生的結果,乃是社會整體發展帶來的契機。因此之故,在面臨國家財政有難以為繼之虞時,就必須從最大公約數的公義原則,思考限縮個人的權益。

此項思維勢必觸及某些人的痛處,甚至批評陳義過高。但是,我們要指出,現今的改革思維同樣讓一些人覺得權益受損,要這些人體諒國家財政困難,對他們而言同樣是「陳義過高」。因而,一個基本的立場乃是,必須顧及最大多數人的利益,並且以公權力照顧真正需要照顧的弱勢群體。

固然在年金改革的爭論中,有一些退休制度被認定是應該被「改革」的;但我們必須指出,還有許多應該被「照顧」的對象。在思考改革的過程中,不應局部放大有違最大公約數公義的特例,而對真正需要照顧者,「塞住憐恤的心」(參約翰壹書三章17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