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淑敏:低薪當繳學費 預備好破繭而出

在工研院任職期間,吳淑敏結合科技與華人書法之美所做成的產品「行氣」。(吳淑敏提供)
在工研院任職期間,吳淑敏結合科技與華人書法之美所做成的產品「行氣」。(吳淑敏提供)


每個成功故事 都是一生時間的累積

【記者梁敬彥/專訪】「對於青世代而言,低薪不是最大的問題,怕的是害怕失敗,丟了『我一定會更好』的企圖心!」曾任工研院創新科技體驗計畫創意總監的力和博原創坊創辦人吳淑敏受訪時鼓勵青世代:「困難的時代,就是創新的最好契機」。她說,從當前的眼光看科技界的「大老」,像張忠謀、郭台銘以及胡定華等人,都可以說出很多「成功故事」,他們在職場的「起步」,跟現今大部分的青世代沒有太多不同,但他們是「用一生之久去完成現在的成績」。吳淑敏也期許現在檯面上的企業主以及CEO,更多「同理心」去思想自己年輕時候「戮力打拚」的景況,願意「有餘的,幫助不足的」,伸手拉青世代一把,給他們機會,願景及奮鬥的目標,幫助他們「預備及邁向更好的未來」。

中文系畢業跨界科技領域
本身是「五年四班」的吳淑敏,大學念的是「中文系」,卻在超過30年的職場生涯中都在「跨界」創新。吳淑敏坦言,相較與現在40歲以下的青世代,她和同年紀的同儕是「相對幸運的」,上一代為她們奠定了很好的成功基礎,在那個浪潮上,台灣的電子業、資訊業以及媒體等產業,都蓬勃發展,當時的青世代很敢「作夢」,只要老闆(或主管)願意支持就「勇往直前」。

但現今40歲以下的青世代,特別是年齡還不到30歲的,面臨的是台灣高等教育「生產大學生的速度」比鄰國的日本及韓國高出太多,但整體的產業環境並沒有預備好,博碩士生的大量增加,但學校的教職及研究職缺都已「飽和」,許多七、八年級的材料、生命科學及化工科系的畢業生,跑去服務業「端盤子」,他們心中有「學非所用」的愧疚感,但很多職場的位置現在「都有人卡位了」(五、六年級生),短期之內,這些人也不會離開,甚至社會上還有「2020時多少工作(機會)將被機械人取代」的資訊大量廣傳,青世代領著「低薪」,展望未來,也不像他們經歷台灣經濟奇蹟的父執輩以及兄姐那一代,有著「愛拚就會贏」的盼望,他們可能窮其一生,都買不起自己的「家」(台灣平均要9.5年不吃不喝才有機會買房,雙北更超過12年)於是絕大多數的青世代就陷入「集體焦慮」當中。

吳淑敏(梁敬彥/攝影)

吳淑敏(梁敬彥/攝影)

青世代優勢高教育及新媒體
從「五年級生」的眼光,來看現在的青世代,吳淑敏說,現在的年輕人比她所處的年代裏,受過高等教育的比例,以及使用網路及新媒體的嫻熟及應用與國際視野(經驗),都好得太多,在企業主的眼中,他們或許「(職場)經驗不足」,但「年輕」就是他們最寶貴的資產,他們不必每個人目標都是要進台灣百大企業,他們需要所在職場的企業家及主管願意給年輕人更多的信任及支持鼓勵,若一直「批評挑剔」他們,那麼他們永遠不會「敢於冒險」,現在職場沒有位置與空間,他們就會尋求創新突破,但「進步不是喊完,第二天就到位」,需要投資並且願意給時間,等他們成長。

吳淑敏表示,台灣社會已經邁入少子化及高齡化的「老」化世代,「每個年輕人每個孩子都不能掉」,台灣現在產業界的能力與幾十年前相較已經高出許多,雖然社會在講「國際環境困難」,但跟40年前沒有大企業,都是小型企業相比,企業主應該去思考「怎麼把口袋投資下一代」,包括給員工比較好的薪資福利及在職訓練,鼓勵青世代「向前行」。

吳淑敏也鼓勵青世代的年輕人,面對社會產業及國家的局勢,要抱持「我一定要更好」的態度,不要被太多社會上企業家及CEO的「成功故事」所影響,認為自己在職場怎麼一直在失敗,是個「魯蛇」(loser),每個成功故事都不會在第一時間成就,就像在「新創」這件事情上,她也是在大學畢業後「累積」了30年的經驗,才有一點點的成績。

領22K要鍛鍊自己有50K貢獻
談到徐重仁先生要年輕人「領25K,做50K的事,老闆看見就會給你加薪」吳淑敏說,自己清華大學中文系畢業,剛出社會的第一份薪水僅一萬出頭,但當時麵包的價錢只有現在的「五分之一」,而跟她同為五年級生的上班族,薪水可能已經「十年沒有調整」,但她想要鼓勵青世代的是:「如果現在只領22K,人生目標不要被22K限制。」有機會就去做領50K或80K的人才該做的事情(指產值與貢獻)。」

吳淑敏舉大前研一曾說的:「我的工作(產值)值50K,我的老闆只給我22K,我就把這28K當做學費!」她說,職場是個充滿無限延伸可能性的場域,卡到「位置」的人,就有機會把專業能力練得更好,當這個工作不能給我50K時,下個50K、60K的工作機會就來。若一直停留在「抱怨(只領)22K」,就會陷在「怎麼做才划算」,就沒有機會學更多的經驗,破繭而出。

談到青世代「學非所用」的問題,吳淑敏想要勸年輕人,「大學(研究所)念什麼,不會跟後來就業100%Match」就像她大學念中文,但後來卻在工研院,但她提醒,出社會,第一個工作職場的經驗卻是很重要的。

她說,第一份工作蘊含的「對自己的信心」以及「把所學在社會實踐的過程」。涵蓋人際關係、專業、其實學校學的跟職場絕對不會相等,若年輕人畢業後兩年三年,都沒有工作跟社會接觸,距離就愈來愈遠「回不去了」。

吳淑敏也不贊成現在企業主及主管對年輕人的職場「評價」太粗糙,她說,現在台灣上一代和下一代就業與台灣的產業發展,對話缺乏「細膩度」,這是不同世代間的挑戰。在吳淑敏的經驗裏,很多年輕人都很想要也很願意做事。她說,在自己20、30歲的時候,這個世界相對「簡單」一點。資訊沒像現在這麼發達,就業環境也比現在好一點,(中文系)畢業後幾個月就找到工作。現在就連念名校理工科的孩子,一、兩年都找不到合適工作的所在多有。企業家應該換一個心態去看年輕人,拉長時間軸來看,這四十年台灣的產業發展及基礎建設已經好太多,每個孩子在職場都需要「第一個開始」,上一代要扮演推手,台灣現在青世代普遍受過高等教育,更多「腦袋」的集思廣益,可以為國家的未來做貢獻。

企業主要為下一代預備好土
吳淑敏指出,台灣現在的困難在人民沒有共同的「願景」以及社會信任度在逐漸瓦解,這件事讓台灣很難往前走。台灣有科技力及豐沛的文化,不該在原地踏步彼此拉扯,不同世代間要攜手帶出「信任」和「願景」的正向力量,而非眼前所見的「工作機會」。

吳淑敏說,她從信主之後,就很看重「意義感」,她在職場的這30多年的時間,相信「上帝不偏待人」,上帝造每個人都是有意義的,我們的一生是悲?是苦?充滿理想還是一生沒有成就,每天都是自我實現的過程,每個人都是上帝在這世界上撒下的寶貴的「種子」,政府和民間產業界願意伸手預備「好土」(就業環境),種子就有機會落在土裏發芽,成長茁壯。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